第415章 為了女郎讀書

趙含章一聽,滿意的點頭,「不錯,不錯。」

她和眾人道:「要是有條件,還是應該多吃雞蛋,尤其是孩子,吃好一些,身體才康健,也才更聰明。」

大家一口應下,這時候甭管她說什麼,他們都說好,先應下再說。

趙含章一路看下去,對集市上的商品就有數了,她瞇了瞇眼,「布料還是太少了,明年開春多在旱地和地頭種些桑麻,桑樹可養蠶,麻可製麻布,你們誰會養蠶嗎?」

人群靜了一下,然後兩只手顫顫巍巍的舉起來,然後陸續又舉起來三只手。

趙含章便讓五人上前來,三個是女子,兩個是男子。

趙含章笑瞇瞇的問了他們的姓名和家鄉,然後才問養過多少年的蠶。

五人一一回答,趙含章就讓跟在後面的範穎記下他們的名字,然後道:「現在是冬天,不必著急,先種桑樹,待桑樹長起來,我讓人給你們找蠶種。」

她道:「如今莊子裏的糧食已能夠自給自足,那穿衣上也不能落後太多,要是能夠有多余的還能賣出去,如今我們豫州什麼都缺,尤其缺糧食和布匹。」

「所以要侍弄好農田,還要多種桑麻。」趙含章一路看,一路勸課農桑,她自己都沒想到,她當上刺史以後卻又跑回來做縣令的工作了。

看完了集市,幹脆就再去看一眼莊園裏的學堂。

莊園裏也有一個學堂,和上蔡的學堂不一樣,上蔡的學堂主要是為上蔡縣和汝南郡培養人才,莊園裏的學堂只有一個目的。

為趙含章培養人才。

如果上蔡和西平縣學堂是時不時的培養學生們對趙含章的忠誠度,那麼莊園的學堂就是當做日常來做。

這裏所有的人都屬於趙含章,不管是莊主趙通,還是孩子們的父母長輩,他們每日都會告訴他們,他們的主子是趙氏的女郎,行三,字含章,現在是西平縣令(汝南郡丞、郡守\豫州刺史),沒有女郎就沒有他們,他們所有的一切都屬於女郎。

他們在這裏學的東西也和上蔡縣西平縣學堂裏學的有一點兒不一樣,但他們很快樂就是了。

在這學堂裏,男女參半,每日還要勞作,剩下的時間才是學習。

而且他們是有針對性的學習,最聰明的一個班,跟著先生學習四書五經,剩下的則是根據自己的長處學各種東西。

其中有一個班裏面有四十人左右,全是女孩子。

她們學的是服侍人的本事,還得學騎術和武藝,是學堂裏地位最高,所有學生都想去的班級。

趙含章都是第一次知道有這麼個班級,一時目瞪口呆,問道:「服侍人……學什麼?」

趙通不知何時趕到的,他躬身回道:「學的可多了,針織女紅,裁縫做飯,梳洗打扮,還有培香烹茶,她們都要學,且要精通才好。」

趙含章不由的看向她身後跟著的聽荷。

趙通留咧開嘴笑道:「不錯,這些人正是為了女郎準備的。」

趙含章:「……這是誰的意思?我怎麼不記得學堂裏有這麼一個班級?」

「是夫人的意思,」趙通道:「夫人說,您現在戰場拼殺,以前家中養的侍女已經不適合再留在您身邊了,但您身邊也不能一直只用聽荷姑娘,所以讓小的給您找幾個會武藝的女婢。」

「只是這會騎馬射箭,還要會武藝的女婢也不好找,找到了她們也伺候不好女郎,所以小的便另開設了一班,挑選些機靈的女孩來學,」趙通很自豪,「待她們學成便可到女郎身邊伺候了。」

趙含章一聽,許久不曾言語。

她看了眼排成四排,眼巴巴等著她檢閱的小姑娘們,略一沈思便道:「那你們好好學習武藝,最好再學一些兵法,趙通,給他們安排個先生教她們學兵法。」

趙通:「啊?」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道:「我身邊的人,便只是一個婢女,那也得文武雙全,你們好好學習,說不定將來能與我一樣上戰場殺敵,只要你們能殺敵立功,我予你們將軍之位。」

女孩子們一聽,全都眼睛大亮起來。

這就太驚喜了。

能擠到這個班級來的,誰沒有野心呢?

小姑娘們齊聲應下,目光炯炯地盯著趙含章,表示一定不會辜負女郎的信任。

因為學堂是為趙含章開的,學習是為了趙含章學的,所以莊園裏不論男孩女孩,只要有機會就到學堂裏讀書,家長們絕對不會有女孩子不該讀書,這個兒子蠢笨不應該出來讀書的想法。

因為,他們所有的一切都是屬於趙含章的,趙含章讓他們讀書,那他們就讀,讓他們學本事,那他們就學。

當趙含章了解到他們的這一想法時,她一時間都不知道要不要改掉他們的這個思想了。

見她難得的沈默,傅庭涵開口道:「過程其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而且人長大後會思考,有些道理,待他們長大到一定歲數,自然而然就懂了,」傅庭涵道:「到時候只怕你讓他們一心為你,他們也會為自己,為家人生出私心。」

他道:「希望到時候你也能如今日這樣,想要他們為自己,為這個國家讀書,而不是為你一個人。」

趙含章挑眉,「我要是忘記了,你提醒我。」

傅庭涵點頭,「如果我能不改初衷,還能記得這件事,我一定提醒你。」

「你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呀,」趙含章擡著下巴道:「我就不一樣了,我覺得我一定能夠從一而終,不忘初衷。」

傅庭涵:「……從一而終是這麼用的嗎?」

「自然,我覺得很貼切呢。」

倆人一邊說著悄悄話一邊往別院去。

到了別院門口,趙含章便沖著後面還緊綴著不走的莊民們揮手道:「該幹活的幹活,該回家的回家去了,我這也到家了,你們人多,我就不請你們進家坐了。」

眾人笑了一陣,也放松了許多,紛紛表示他們要目送趙含章入內再走。

趙含章也不和他們扭捏,拉上傅庭涵就進門,大門一關,門外的莊民這才開始散去,只是每個人臉上都很興奮,談興甚濃,他們幹脆三三兩兩湊在一起,興奮的談論著才見到的趙含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