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一臉崇拜

不愧是富可敵國的趙長輿,對財富的保存很有心得,裏面的財寶都貯存得特別好。

剩下五個大罐子也被挖了出來,和這五個一樣,也是一罐金餅,三罐銀子和一罐珠寶。

因為密封得好,它們就好像剛做出來一樣光澤亮眼, 讓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打心中生出歡喜。

汲淵已經一派淡定,但剛過來的於盛幾人卻是看得目瞪口呆。

同樣目瞪口呆的還有義伯,他在這裏看守宅院許多年,從來不知道後花園藏著這東西。

趙含章確定底下沒東西以後便一揮手,「把土都給填上,這地方甚好呀,回頭找幾棵桃樹種上,過兩年我們來摘桃子吃。」

義伯呆呆地應下。

罐子被擡到前院, 聽荷領著下人們拿了一卷麻布上來鋪在地上, 罐子裏的金餅和銀錠都被一一拿出來放在麻布上。

趙含章問汲淵,「汲先生,這些錢夠了嗎?」

汲淵沈默了一下後道:「我這邊的是一定夠了,卻不知趙子念那邊夠不夠。」

趙含章笑了笑後道:「總會有辦法夠的,現在你們可以將此消息外傳了,告訴天下人,我趙含章不缺錢,誰有貨,盡管往豫州送來!」

汲淵眼睛閃閃發亮,總算領悟到趙含章要做的事, 他躬身應道:「是!」

趙含章愉悅的挑起嘴角,沖著眾人一揮手,道:「找幾個箱子,把東西都裝上,我們明天就回西平。」

她大方的甩開手,帶著傅庭涵去了上蔡莊園。

這裏生機勃勃,與第一次見已全然不一樣,因為這裏有磚窯, 有琉璃坊,還有製作香皂的作坊等,往來的客商多,加上莊園的佃農、長工和部曲,如今莊園騰出了一塊地做集市。

一開始還是露天的集市,後來趙通覺得寒磣,在那裏搭了個木棚做茶寮,專門給過路的客商和趕集的人就坐;

到現在,那裏已經起了幾座磚房子,茶寮還在,只是多添加了一個飯館,一個客棧酒樓,還有一個珍寶閣。

不錯,這裏也有一個珍寶閣,專門放著琉璃製品和香皂等,供來此進貨的客商挑選後下單。

趙含章他們的馬匹進莊,莊園兩邊正勞作的人立即擡頭看去,看見趙含章, 楞了一下後立即丟下手上的鏟子, 把腿就往莊園跑, 一邊跑一邊大聲喊道:「女郎回來了,女郎回來了——」

正逛著集市的人立即擡頭,有的人自來莊園就沒見過趙含章,但他們每天都能聽到女郎的名字,知道他們能有如今安定的生活靠的都是她,因此一激動,丟下手上的東西便往莊園入口跑去。

還有的攤主直接把攤位也丟了,跟著人一起往外跑。

見房子見了,趙含章變壓了壓馬速,以免撞到人。

結果她還沒到別院,迎面就呼啦啦跑來許多人,雖然這是自己的莊園,但趙含章還是將手放在了馬側的長劍上。

傅庭涵也嚇了一跳,問道:「你的莊園被人占了?」

她怎麼沒聽說?

正遲疑,聽到消息離得又近的胡直最先跑來,遠遠地就沖趙含章興奮揮手:「女郎,女郎!」

趙含章略微放松,聽這聲音也不像是造她的反。

莊民們也跟著胡直呼啦啦跑到了馬前,大家仰著頭,閃亮著雙眼看馬上的趙含章,這就是他們的女郎啊,果然英姿颯爽!

有人一激動,直接雙膝撲騰一下跪在地上,雙手擡起便是一拜,「拜見女郎!」

有一人跪下,其他人便也跟著呼啦啦跪下,聲音並不齊整,呼啦啦的分開叫著,「拜見女郎!」

趙含章嘴巴微張的看著,伸手安撫住略微受驚的馬,她側身跳下馬,上前將跪在最前面的幾人扶起,臉上露出笑容,擡手道:「快快請起,你們這是做什麼來?」

大家七嘴八舌的回答:「我正擺攤呢,聽到女郎回來,想著怎麼也要來拜見女郎,便過來了!」

「我堆肥呢,也是聽到說女郎回來了……」

「我正在逛集市,女郎,我是今年三月來的,未曾拜見過女郎,小的要再拜一拜,謝女郎收留活命之恩。」

「女郎,女郎,我是十月來的,才來一月不到,是受匈奴南下才逃出家鄉的,謝女郎活命之恩。」

「我也是!」

「我亦是……」

大家七嘴八舌的應著,又呼啦啦跪了一片,這一次齊整了許多,大家沖著趙含章便擡手叩下。

趙含章扯開笑容,眼中卻忍不住充滿了淚水,她忍著沒落下,上前將拜到一半的人扶住,張了張嘴,喉嚨有些幹澀,便頓了好一會兒才道:「很好,既然來了,那就好好的住下,這世道活著不易,我們既然活下來了,那就要努力的繼續活著,活得更好才行!」

眾人齊聲應下,一臉崇拜地看著趙含章。

趙含章見他們不願離去,幹脆把韁繩丟給聽荷,回頭和馬上的傅庭涵笑道:「我們也去逛逛集市?」

傅庭涵點頭,下馬與她同行。

大家這才看到傅庭涵,紛紛問道:「這就是傅大公子嗎?」

趙含章笑著頷首。

眾人便紛紛拱手行禮,叫道:「大郎君!」

傅庭涵沖他們躬身回禮,和趙含章走到了一起,人群頓時分開一條道來,大家簇擁著趙含章去逛集市。

集市上什麼都有賣,最多的是各家的一些東西,這裏交易的貨幣多是銅錢,但也接受以物易物。

尤其是布匹一類的東西,算硬通貨。

趙含章一路看過去,看見有個攤位上放了兩大筐的雞蛋,驚訝不已,「好多的雞蛋,攤主是哪位?」

「我,我,我……」一人用力的從人群後面擠上來,他就是丟下攤位跑去看趙含章的人之一,面對趙含章,他樂陶陶的問:「女郎要吃雞蛋嗎,我給您撿一籃子。」

說罷就要動手。。

趙含章忙攔住,笑道:「我不吃,就是好奇,伱這是養了多少雞呀?」

莊園裏已經有規模養殖雞鴨了嗎?

「這不是我一人的,是我們那一屯七八戶人家湊在一起的,」攤主解釋道:「女郎大恩,容許我們在地裏養雞,所以各家都養了不少,這些雞蛋都是各家存了有十天的,他們事忙,便一並托了我帶來集市售賣。」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