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 我有錢一

趙含章終於回陳縣了,汲淵一早收到消息,立即就趕出來見她。

她一路帶人輕車簡從回來,風塵仆仆的,坐在馬上目光一掃,沒看到傅庭涵,就一邊跳下馬一邊問汲淵,「汲先生,庭涵呢?」

汲淵:「傅大郎君正在藥坊呢,根據您送回來的數據,大郎君和大夫們調配了一張新的藥方,聽說可以口服。」

趙含章一聽,立即轉身,「藥坊在哪兒,我們去看看。」

汲淵張了張嘴,見她已經轉身朝大街上去,便只能跟上,任勞任怨的給她指路,「在那邊,女郎,您和二郎君回來不先去和夫人請安嗎?」

趙含章這才想起王氏來,腳步不由一停,她看了眼汲淵指的屋子,發現不是很遠了,幹脆繼續走,只是轉頭吩咐跟在後面的趙二郎,「二郎,你先回去。」

趙二郎聽懂了,立即拒絕,「我不要,我要和阿姐一起去看姐夫。」

他才不要獨自一人回去面對母親呢。

「你離家這麼久,難道就不想阿娘嗎?」趙含章說他,「離家歸來就應該第一時間報平安,如此一點兒也不孝順。」

趙二郎反駁道:「阿姐不也沒回去嗎?」

「我是有正事!」

趙二郎堅定的跟在趙含章身後,「我也是,我要去看姐夫……煉藥。」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煉的什麼藥啊,以為是修仙嗎?

藥坊就在刺史府不遠處的空房子裏,雖是早上,但裏面也開始忙碌起來了。

汲淵熟門熟路的帶著她往一個房間去,輕聲道:「一般大郎君就在此處煉藥。」

窗戶大開,應該是為了光線,不然這大冷的天誰願意開著窗幹活呢?

趙含章一擡頭便看到了站在窗裏不遠處的傅庭涵。

他戴著口罩,正拿著試管不知在調試什麼,才滴完液體,似乎是感覺到趙含章的目光,他偏頭看過來。

目光一對上,他眉眼便笑開,隔著窗戶和她點了點頭,繼續手上的動作。

趙含章就站在窗外等他,還偏開身子不遮擋視線。

趙二郎見倆人只是對視一眼便不再說話,不由撓了撓腦袋,從後面湊上去和趙含章道:「阿姐,你怎麼不進去呀?」

趙含章微微回頭瞥了他一眼,「無聊了吧?讓你回去與阿娘請安非要跟著……」

她道:「沒看見他正忙嗎?我們再略等一等。」

傅庭涵一直將手上的工作做完,這才將試管放在架子上轉身出來。

他摘掉口罩,不動聲色的上下看過趙含章,這才微微笑道:「何時回來的,路上平安嗎?」

趙含章點頭,正要開口,她身後的趙二郎已經嘰嘰喳喳的搶先道:「姐夫,我們一進城就來找你了,連阿娘那裏都沒去呢。」

他有些抱怨道:「本來我們不應該回來的,新宋縣的縣城才開了頭,我才建好一棟房子呢,陳縣令說那是給犯人住的牢房,只要結實就行,窗戶可以少些,唉,也不知道以後住進去的人能不能記住我,我在墻角那裏刻我的名字了……」

趙含章:「……誰教你在建的房子裏刻名字的?」

趙二郎言辭振振,「很多人都這麼做了,說是要後來住房子的人記住我們。」

趙二郎身後的呂虎忍不住拽了拽他的衣服,讓他少說一點兒。

見趙含章瞪著眼睛,傅庭涵就笑著插在倆人中間道:「那是該回去拜見一下夫人的。」

他和倆人道:「夫人月前便到了陳縣,一直等你們回來,走吧,我與你們同回。」

趙二郎現在機靈得很,知道他娘喜歡傅庭涵,只要傅庭涵在,母親的目光就會在傅庭涵身上,而且對他也寬容許多,不會訓他,所以他一聽說傅庭涵和他們同行,立即高興的甩著手走在前面。

趙含章和傅庭涵便落在他身後,幹脆就說起話來,「藥坊的生產規模有提高嗎?」

傅庭涵要建藥坊,以規模化的生產青黴素是得到她批準的,這段時間通過藥坊生產出來的青黴素全部用於試驗,試驗結果還不錯。

只不過生產效率不是很高,他這段時間一直在想辦法。

傅庭涵點頭,「是一對總是收潲水的老夫妻給了我建議,現在效率高了不少,但想要提供軍中和地方,一個藥坊是不夠的。」

趙含章頷首:「那就在西平和上蔡也各建一個藥坊。」

她頓了頓後道:「還有新宋縣,這三個地方都完全在我控製之中。」

一直沈默跟在後面的汲淵忍不住道:「女郎,再建三個藥坊花費不會少,最要緊的是,你之前讓我們聯系的物資,該付錢了。」

趙含章知道汲淵的憂慮,略一挑眉,自信的道:「汲先生放心,我有錢。」

汲淵:……

趙含章的所有財產他都知道,甚至比她本人更了解。

從洛陽開始,她明裏暗中的嫁妝便都是他打理,也是他帶著她暗中的那些嫁妝離開洛陽,到現在,她明裏暗裏的嫁妝,包括這一年多來賺的錢,基本都填了進去。

女郎花錢如此大手大腳,他一度擔心她會窮得換不上新衣。

不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王氏都替趙含章做好了。

王氏也是有錢的!

她個人的嫁妝,丈夫留給她的私房,還有這些年趙長輿時不時的補貼,她手上也有一份不小的產業。

只不過這份產業在趙氏的家產面前不值一提罷了。

但在趙含章花光積蓄的前提下,這份產業便很夠看了。

她也聽說女兒兒子回來了,因此早早的便梳妝打扮好在堂屋裏等著兩個孩子過來見她,等了不到一刻鐘,便忍不住站到了堂屋門口向著院子忘……

然後不知何時就換到了大門口,開始墊著腳尖往遠處張望。

等了許久,終於看到了迎面甩手走來的兒子,她大松一口氣,臉上就不由露出了笑容,想到了什麼,又板起臉,端站著等孩子們上前。

趙二郎遠遠地看到母親,撒腿就跑上去,「阿娘,我們回來了!」

王氏終於繃不住表情,一臉笑的接住趙二郎,擡著頭打量他,「高了,高了,就是怎麼這麼瘦了?」

趙二郎一臉傻笑的看她。

趙含章也快步上前,笑吟吟的行禮,「阿娘。」

傅庭涵則是作揖行禮,叫了一聲「夫人」,唉,對方的年紀和他之前的太過相近,嬸娘二字實在是叫不出口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