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意欲何為

胡直看著人裝好了車,天也暗沈下來了,他這才搖了鐘收工。

大家這才停下手中的活兒,把東西略一收拾便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去,不過他們臉上並不麻木,反而三三兩兩湊在一起,邀約道:「晚上去我家吃飯吧,你們帶點兒菜過來,咱可以湊一桌。」

這麼說的多半是單身漢,因為非單身漢的,已經快步往家裏走了。

胡直也快步往莊子裏走,他進了一座燈火通明的宅子,院子裏擺了不少箱子,長工們正在固定貨物,叮叮當當的響個不停。

趙通一邊清點箱子一邊叮囑道:「都仔細著些,凡是裝箱的琉璃都要檢查過,這可是給貴人們的東西,不許有瑕疵。」

「固定好了,不許松動,路途遙遠顛簸,路上若是撞壞了耽誤女郎的事……」看到胡直,趙通就停下腳步,問道:「你那邊貨物點齊了?」

胡直道:「點齊了,天一亮就能啟程。」

趙通滿意的點頭,道:「讓巡夜的人註意著些。」

雖然胡直不覺得有人敢來趙氏莊園搗亂,但依舊應了下來。

他掃了一眼院中的貨物,沒有再打攪趙通,而是躬身退了下去。

而與此同時,隔壁西平縣的許多人也沒有休息,甚至連晚食都沒吃。

胡錦看著學徒們把書用油紙包好,便讓他們把書放到箱子裏去,「都收仔細一點兒,這是要送往北地的,路上可能會遇到雪水。」

學徒們應下,更加仔細的包裹起來。

距離書局很遠的縣衙也是一片燈火通明,汝南郡的郡治依舊在西平,不知是真的缺錢,還是趙銘習慣了在西平縣衙裏辦公,他沒有再建造郡守府,現在郡守府和縣衙都擠在西平縣衙裏辦公。

這讓常寧壓力非常大,尤其是面對趙銘時。

此時他就跪坐在趙銘對面,低著頭匯報事情。

趙銘隨手拎起酒壺,自酌自飲,愜意的問道:「所以茍晞還沒回兗州,你們刺史就已經打算往他那裏做生意了?」

常寧暗道:那不只是我們的刺史,也是您的刺史。

他面上卻一派嚴肅,頷首道:「是,使君說,今年我們豫州的流民尤其多,急缺糧食和布匹,而兗州有幸沒有卷入戰爭中,年節將至,郎君們都好風雅,這些送去,或許可以換些豫州急需的東西回來。」

趙銘冷笑道:「就憑那些書和琉璃,她能換得多少糧食布匹?世人也不都是傻子,一二還罷,東西一旦多了,誰還肯跟她換?亂世之下,還是黃金白銀最實惠。」

常寧就嘆氣道:「但不知使君還有多少錢財,據下官所知,不論是豫州刺史府還是汝南郡郡守府,似乎都沒有余產啊。」

趙銘沒說話,一樣垂下眼眸思考。

不過他並不著急,以他對趙含章的了解,她不可能沒有應對之策。

不過,她手上應該沒有多少錢了,大伯再有錢,也不可能給她留下這麼多金銀,這段時間折騰的錢多半還是她自己的產業賺的。

趙銘輕輕地敲了敲膝蓋,突然笑起來,「罷了,告訴她,我會聯系能夠聯系得到的親朋故舊,只要她拿得出金銀,我讓他們作價便宜些把東西賣給她。」

常寧松了一口氣,躬身應了一聲「是」。

他好心累啊,明明女郎姓趙,他們才是一家子,結果卻要他來做這個中人。

但他還是要說,「使君說了,不論郡守能說服多少人,拿出多少東西,她都能買下來。」

趙銘似笑非笑的問:「金銀嗎?」

常寧雖心虛,但依舊肯定的道:「金銀!」

這可不是他說的,是女郎說的,他只是轉告了而已。

趙銘就忍不住想,趙含章哪兒來的這麼多錢呢?

她雖然整日嬉皮笑臉,看似臉厚膽大,實際上卻很謹慎,若無把握,她是不敢做這樣的承諾的。

茍晞也在想這個問題,趙含章的動靜太大了,豫州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在恢復,在散發著和這個時代格格不入的勃勃生機。

就算他還在洛陽外和東海王膠著,他還是關註到了豫州的動靜。

兗州不斷的有消息過來,和茍晞稟報道:「趙含章收攏流民,安撫百姓,如今豫州上下一心,外五郡百姓紛紛去往內五郡國,假以時日,趙含章必能收服十郡國。」

兗州的謀士將豫州分為內外五郡國,內五郡國掌握在趙含章手裏,外五郡國責在茍晞手中。

不過他們也沒有催促茍晞回去,如今他們最大的敵手還是東海王,都走到了這一步,要是不趁機把東海王按死,就是茍晞答應,他手底下那幫人也不會答應的。

所以他們提醒茍晞小心趙含章,並道:「此子雖是女郎,卻雄心偉略,聰慧非常,若是不能將人扼殺在未起之時,將來恐成大患。」

催促茍晞,「盡早結束與東海王之爭,收攏民心要緊。」

茍晞也想,但東海王殘兵依舊不少,他據守洛陽,又手握皇帝,他一時也拿他沒辦法。

茍晞想到趙含章,心中抑郁,她當時退得幹脆,東海王一退她便也走了,是不是就已經預料到今日的膠著?

他拆開另一封信看,依舊是匯報趙含章動向的信,信上說,趙氏正在替趙含章大量收購糧食和布匹等物資,且全都承諾以金銀交易。

兗州內的商人聞風而動,正在調集糧食和布匹往豫州去,寫信的幕僚建議茍晞下令,不準兗州內的物資外流。

「若不加以克製,只怕假以時日,兗州會成為豫州的田舍奴啊。」

茍晞煩躁的將信團起便扔到一旁,「一個個只會催催催,倒是想出別的好主意來呢?」

一旁的茍純見狀,立即道:「所以我早說殺了她,兄長偏仁義,您是君子,她可是女子!」

說罷瞪了閻亨和明預一眼,覺得都是他們妨礙了他。

閻亨沒說話,明預卻道:「趙仲輿就在禦前當差,將軍心中若有疑慮,何不讓陛下問趙尚書,趙家這是意欲何為呢?」

茍晞眼睛微亮,他怎麼忘了,趙仲輿才是趙氏的族長,可以通過他入手啊。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