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放任

可惜時機已經失去,傅祗便建議皇帝掌握京城城門,然後緊閉城門,拒絕東海王入內。

皇帝猶豫起來,雖然他手上現在有兩萬兵馬,但京城裏東海王留下的人更多,他不覺得自己的這點人能打得過他們,到時候……

這麼一想,皇帝便膽怯了,於是什麼都沒做,放任東海王回京,自然,重新擬好的旨意又被東海王攔下了。

笑話,皇帝要是封趙含章為豫州刺史,那才和趙含章打了一仗的他算什麼?

於是,趙含章的正式冊封又沒了,在文武百官面前,她這個豫州刺史便名不正言不順,誰都能夠以討伐逆賊的名義討伐她。

不說其他州治的人,便是豫州內都有不少人蠢蠢欲動。

不過他們多數是有賊心而已,暫時還沒賊膽,畢竟趙含章可是能打敗匈奴的人。

但沒有正式冊封的弊端還是顯露了出來,除陳縣所在的梁國、趙氏掌握的汝南郡,沒了太守的汝陰郡,和曾經被她重點關照過的潁川郡外,其他郡國都不太聽她調令。

趙含章的命令下去,他們接了是接了,卻不遵從,而有的郡國,更是直接將她的公文退回,明目張膽的表示不服從。

趙含章收到退回來的公文,也不著急,丟在一旁後便專心在她已徹底掌握的四郡國裏搞內政,哦,順便把還算聽話,又被夾在中間的南陽國給收服了。

曾經何刺史掌握的五郡國分別是梁國、汝南郡、汝陰郡、潁川郡和南陽國,而剩余的五郡國,都被其他勢力,尤其是茍晞給拉了過去。

雖然名義上屬於豫州,實際上卻是聽兗州調遣。

趙含章接手豫州後,一直在試探各郡國的意思,這會兒試探出來了。

何刺史沒有掌握到的郡國,她短期內休想掌握,而何刺史已經掌握到的郡國,她還得再收服收服。

其中一直偏安一隅,老實呆著的南陽國便進了趙含章的眼。

這個郡國有意思,何刺史下令各郡國支援陳縣,他也出兵了,卻只出少量兵馬,在後方打一下醬油,由一個偏將領命前來。

哦,南陽國是南陽王的封地來著。

趙含章這才想起這事兒來,難怪它一直這麼遊離呢。

不過此時南陽王不在封地內,那位王爺現在長安呢,於是趙含章給南陽國刺史去信,讓他和其他郡國一樣,安撫百姓,賑濟災民,有什麼困難和她提。

當然,她答應不答應,答應到什麼程度是另一回事了。

隨著趙含章命令一起下發的還有她給各郡國的糧食和金錢支援,趙含章特別大方,大方到掏空了手上所有的錢下發。

隱約猜到了什麼的汲淵和傅庭涵沈默不語,等著她發作。

晉國的爛是從上到下,為民者有,但更多的是為私利的官員。

趙含章大批的物資下去,直接幫她試探出了一批不能用的人。

她什麼都沒說,似乎不知底下有人私匿她下發的支援物資,依舊留在新宋縣內。

隨著第一場雪落下,新宋縣的房屋也起了小半截,便是五六歲的小孩兒也每天跑到工地上搬磚。

他們人雖小,但只要肯來,縣衙也用他們,給他們記了名冊,只要完成一定量的工作便可以領到吃食,他們沒有銅錢拿,但隨著天越來越冷,十歲以下的孩童都分到了一套衣裳和鞋襪。

分到衣裳和鞋襪時,孩子們都驚呆了,一再確定這是給他們的,不會再收回後,他們當即脫下身上的破爛衣裳,冒著寒風先把新衣服穿上,然後套上自己的破爛衣裳……

穿好了衣服,他們就蹬掉腳上的草鞋,先穿上襪子,然後套上鞋子,一群孩子便相對著傻樂。

發了衣服的士兵見他們都穿戴好了,立即揮手驅趕,「去去去,別在這兒擋道,來來來,所有人都看過來了,今兒珍寶閣有成衣鞋襪出售,凡是領了以工代賑工作的,都可憑借條子來買,價格優惠,數量有限,先到先得啊。」

「孩子全都一邊去,別在這兒擋路。」

孩子們一哄而散,但也沒有走遠,就站在一旁往這邊看。

就見士兵們搬出一個個大箱子,從裏面拿出一套又一套灰色或者青色的衣裳,掏出不少大鞋子和襪子擺在一旁。

當即就有大人捂著銅錢上前問價。

趙含章似乎想要把珍寶閣開遍豫州,新宋縣她賣東西的地方就叫珍寶閣,專門出售糧食、布匹和鞋襪等東西。

就只是一個寬敞的木棚,東西都是擺在棚前的,只有入夜或者下雨下雪的時候才會搬到木棚裏去,特別的簡陋。

趙寬等人不理解,趙含章是哪來的臉能將這樣一個地方取名叫珍寶閣的。

但這裏的難民們卻輕易接受了,因為這裏有糧食,可不就是珍寶閣嗎?

這裏是每天下工後最熱鬧的地方,就算不買糧食,只是看到木棚裏一袋又一袋的糧食,那也能讓他們安心。

看到真的有大人上前買衣裳,孩子們便豎起腦袋湊上去聽。

士兵道:「這一套麻布衣裳,二十文一件,褲子十文一條,鞋子也是八文一雙,襪子便宜,五文錢三雙。」

「這一套貴些,暖和,要二十五文一件……」

有記性好的孩子很快記下了價格,轉身就跑。

他一路跑到磚窯那裏,沖還在加班幹活兒的工人們喊道:「珍寶閣出禦寒衣裳了,便宜的二十文一件,貴些的二十五文一件,數量有限,先到先得!」

正在燒磚的工人聽見,立即跑出來問道:「是成衣嗎?」

「是成衣,」小孩兒大聲道:「是汝南郡的女工趕製出來的,針線細密,布料也好,很是耐穿呢,要買的趕緊了。」

有人抽不出空來,家裏又沒什麼人,當即在孩子群裏一掃,找到自己認識相熟的孩子,立即伸手把那孩子拽過去,從懷裏數出錢來道:「幫我去買一套衣裳,就要便宜的就行,重要的是鞋襪,給我多買兩雙,買好了我給你一文錢當報酬。」

孩子一口應下,記下他要買的東西後便去看其他人,「還有誰要買的,我只能買五套!」

他只記得住這麼多,多的他就記不住了。

使君說了,他以後得讀書,讀書以後就識數,能記住的東西就多了,所以他得攢錢讀書!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