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勿忘初衷

「他還是太急了,想利用茍晞一把擊退東海王,卻忘了,沒了東海王,卻又多了一個茍晞。」

趙含章的判斷不僅來源於歷史上的相關記載,也來源於她對茍晞的了解。

上次茍純刺殺她,茍晞的處理方式便讓她知道,他已不是昔日的公正嚴明的茍晞。

人都是會變的,尤其是在掌握權利之後。

歷史上多少人便是在權勢欲望中遺失了自己,遠的不說,就說魏晉時期的這些英雄梟雄們,有多少最後沈溺與聲色奢靡之中。

就是她一直贊賞有加的茍晞和劉琨也沒能幸免。

趙含章一邊給傅庭涵寫信,一邊暗中警醒,將來她一定不能學他們,忘了初衷,要從群眾來,到群眾中去。

趙含章將信封好,然後將案上的信息挑出一些來丟進火盆裏燒掉,有的則收進盒子裏鎖好。

等一切做好,她轉了轉脖子走出營帳,不遠處的正有人在挖地基。

趙含章踱步走過去,坑裏的人紛紛與她行禮,高聲打招呼,「使君又出來散步啊?」

這幾天他們都在這裏幹活兒,已經習慣趙含章時不時的出來走一走,據說她是看公文看多了,出來散散心,順道讓眼睛休息一下。

但他們覺得這只是趙含章的借口,她多半是出來看望他們的,只是臉皮薄,不好明說,大家都很貼心的沒有戳破她。

看,她又蹲在坑邊問話了,「今日天冷,晚上恐怕要降霜,你們睡覺的地方可都準備好了?」

「已經照您的吩咐搭了草棚,大家擠一擠,晚上熱乎著呢,別說降霜,便是下雪,我們也不怕的。」

「對對,我們是不怕的。」

「算一算日子,我們這一塊兒也該下雪了,但今年怎麼還沒下?」

「雖說沒下雪,但天氣還是這麼冷,昨晚上我睡著,後來感覺冷颼颼的,楞是給冷醒了,往外一看,天還是黑乎乎的,一點兒亮光也沒有,也不知是幾時。」

趙含章靜靜地聽著,心中也思慮起來,她是知道的,這個時代正好處於小冰河時期,各種天災頻發,不僅中原,草原也損失慘重。

遊牧民族大舉進攻中原也有這個原因在,寒潮來臨,草原上的牛羊死傷大半,加上遊牧民族的特性,他們便南下劫掠漢人。

趙含章心中嘆息,臉上卻露出笑容,和他們笑道:「天冷了多準備一些茅草,知道哪兒有茅草嗎,我與你們去割。」

她笑瞇瞇地道:「正好,我的營帳也要添置些茅草呢。」

眾人一聽,有些驚詫,又有些不敢置信,忙問道:「使君也用茅草取暖嗎?」

趙含章笑著頷首,「茅草鋪床不錯。」

這一下大家便覺得和趙含章拉進了不少,紛紛笑起來道:「是啊,是啊,茅草鋪床很軟和的,使君要是缺,回頭我給您割一些來。」

趙含章沒有表示反對,看了一下他們挖的地基,滿意的點頭,「今天應該就可以挖好了。」

「是,明天就可以打木樁了,就是磚頭還一時不湊手,不過略等一等也有了。」

趙含章便指了這一片土地問,「要是木料和石材都能供得上,這一片你們多久能建好?」

幾人就討論起來,「起碼得五十天吧?」

「不要這麼久吧,我們這麼多人呢?」

「也差不多,我們這地基便挖了兩天,時間不能太短,而且磚頭一類的還得燒製,磚坯還得曬……」

趙含章聽著他們的議論,從中提取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笑道:「若是五十天內能完成,大家就不會錯過春耕了。」

一聽說春耕,大家都豎起耳朵來,紛紛問道:「使君,陳縣令說您要分我們土地和種子,這是真的嗎?」

其實大家並不缺地,現在到處死人,所以到處是地,看那些地裏長滿野草的地便知道它的主人不在此處了,隨便誰都可以占去。

但地有了,難的是沒有種子啊。

他們總不能憑空種地。

趙含章就笑著頷首道:「對,糧種我來提供,你們想種什麼?」

「麥子吧?可惜冬天過了,但春天也能種,可以種春小麥。」

「對,種個春小麥,明年運氣好,要是沒有戰亂,收了春小麥還能種豆子。」

趙含章:「為何不繼續種冬小麥呢?我看我們這邊都是種冬小麥的多。」

「到時候自然是會種的,不過卻是另外選地,」一個年紀稍長一些的中年男子道:「地力有限,肥少,種完一季小麥就要休息一季,最多也就種些豆子養地,不至於把地荒蕪了。」

另一個青年則道:「反正現在地多的是,這塊不適合種麥子了,換一塊就是,這樣春小麥,冬小麥我們都能種。」

「水多的地方還能種水稻,使君,我擅長種水稻,您應該會給水稻種子吧?」

趙含章肯定道:「自然要給,我也很喜歡吃白米飯的。」

「白米飯啊,」眾人想象了一下,恍惚道:「我隱約記得它的味道,別說,還真好吃。」

趙含章嘆息道:「可惜我能力有限,只能給你們吃雜糧饅頭和粗糧粥。」

眾人忙道:「使君已經很好了,這世上如使君一樣的官不多了。」

「不是不多,我是沒見過。」

趙含章就喜歡聽他們誇她,聞言笑瞇瞇起來,同時心中一再告誡自己,以後可不能為了聽這些好話做錯事啊。

果然啊,人都是有劣根性的。

皇帝也喜歡別人誇自己,聽傅祗說趙含章很推崇他,她不僅救出傅祗這一萬大軍,也是她堅持讓傅祗帶兵回洛陽護衛他。

於是對於傅祗提出的正式加封趙含章為豫州刺史的事,他略一猶豫就答應了。

不過這封公文還是被扣下了,東海王雖不在京城,但他的人在。

現在趙含章和東海王打得如火如荼,他的人自然不會讓這封聖旨流出去。

等皇帝和傅祗終於利用手上的這一萬兵馬勉強穩住京城,替換掉好些官員後,東海王班師回朝了。

連傅祗都忍不住感嘆一句,老天爺沒有站在皇帝這邊啊。

東海王但凡晚上幾天回來,他們就能安排好斷了他的後方。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