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心太急

碑文是趙含章親筆寫的,寫得很快,胸中似有萬千悲意,壓得她喘不過氣來。

從進入陳縣開始,她看到了太多的流離失所和生死離別。

尤其是驅逐匈奴之後回到陳縣,沿路看到的慘狀,更讓她沈默和悲傷。

她知道,在中國人的骨子裏,鄉是一個特別的存在,哪怕它已是廢墟,依舊想要它存在。

何況,它的確很有意義,當它佇立在那裏,離鄉回來的遊子看到,就會想起曾經在裏面的快樂日子,想到它是如何變成今日的廢墟,總能激勵他們努力,努力的去保護更多自己在意的地方和人。

前一日的苦難,終能成為今日之師。

趙含章從自己的感受,和事情起因寫起。

「永嘉二年七月,匈奴漢國南侵,豫州首當其沖,而宋城在豫州之東,漢國分兵三路南下……百姓十不存一,為生存不得不逃離故鄉,至今日,驅逐匈奴於豫州之外,然而民生雕敝,宋城已成廢墟。」

「含章決定另選縣址,重建宋縣,因所需木料石材巨量,冬日寒冷,春耕在即,故需加快時間,含章鬥膽,讓人拆除舊縣城,以資新縣城。逝者已矣,生者如斯,願宋縣上下百姓都能走出悲痛,取前日之教訓,以為今日之師,從今日起,努力耕作,努力生活,強身健體,保衛故鄉,再不使外敵入侵……」

趙含章寫完了碑文,檢查無誤後交給陳蔭,「找幾個工匠,找塊大石頭刻上,趙澤,你帶人去舊縣城拆東西吧,撿能用的用上。」

趙澤和陳蔭躬身應了一聲「是」。

趙寬看完了碑文,眼眶微濕,和趙含章行了一禮後也跟著退下。

趙含章平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伸手將左手邊堆積的公文拿過來攤開看。

這是汝陰郡各縣和她求賑濟糧的公文,凡是被匈奴占領過的地方都很艱難,不說人,至少財物是不會給剩下的。

匈奴漢國這一次從豫州卷走了大量的財富。

這麼多東西,不拿回來,她心難安啊。

趙含章略一思索,便提筆給汲淵寫信,道:「您一直準備著的商隊可以往並州走一趟了。」

收到信的汲淵一邊叫來伍生,一邊整理出不少的信件、公文和消息給趙含章送去。

他也認為他們應該往並州走一趟了,不僅可以和匈奴漢國做一些生意,也能何人劉琨聯系上。

這一次豫州能驅除匈奴,劉琨亦有一份功勞在。

在趙含章聯合茍晞大反攻時,劉琨請動了鮮卑的軍隊,一起向匈奴漢國發起進攻,連下對方五座城池,來了一出圍魏救趙。

也正是因為劉淵感受到腹背受敵,他才退得這麼幹脆。

劉淵匈奴大軍一撤,劉琨就帶著鮮卑的軍隊後撤,將那五座城池中的漢人全都救回晉陽,差不多給劉淵留下了五座空城。

趙含章承劉琨的這一番情誼,戰事結束後便給他去信感謝過,劉琨也回信了,雙方一直想要加強經濟和政治上的往來。

劉琨算是東海王一系的人,但他許多想法和東海王背道而馳,可以說,他更加願意承認皇帝為正統,維護的是大晉的統治。

他希望茍晞和東海王能夠和睦相處,共同輔佐皇帝治理好大晉,然而這樣天真的想法,連趙二郎都知道不可能吧?

所以他想要聯合更多的人,迫使東海王和茍晞和平談判,共同合作,說白了,他就是披著東海王的皮,其實是在給皇帝拉贊助。

只不過這都是他的一廂情願而已,不論是東海王、茍晞還是皇帝,他們都不想共存。

趙含章也不贊同他的政治主張,但欣賞他的手段,真要趙含章點評,這位劉琨可比聞名遐邇的名士王衍更名士。

汲淵叫來伍生,將商隊出使的事交給他,「除了在劉琨面前,在外不要提女郎的名號,我會選一隊兵馬護送商隊,便當做是商隊的護衛。」

伍生認真地聽著,問道:「那我們主要售賣什麼貨物呢?」

「琉璃和瓷器,」汲淵道:「匈奴人愛好奢靡,尤其是劉淵的幾個兒子和幾大將軍,他們都喜歡中原的奢靡之物,越是稀罕的東西,他們越願意傾盡所有。」

汲淵道:「他們才從中原卷了一波財富離開,這次過去,除了兌換金銀銅錢外,就是將這些財寶都交換回來。」

伍生點頭,不過他還是不懂,「女郎不是說我們最缺的是糧食,而不是奢靡之物嗎?這用琉璃瓷器去換那些財寶,不還是奢靡之物換奢靡之物嗎?」

「南方士族也喜愛中原的財寶,這些東西可與他們交換糧食,何況,你這次去又不只是換些財寶而已,還要交換金銀,這世上,金銀什麼都可以買。」

伍生就明白了,立即點頭道:「我這就去準備。」

「去吧,我讓人準備你這次出行的貨物。」汲淵臉色嚴肅下來,沈聲道:「不論是什麼情況,你們都不能暴露是女郎的人。」

伍生也認真的應下。

汲淵很快湊齊伍生出行需要的貨物,各式各樣的玻璃鏡子,琉璃瓶,琉璃壺和琉璃杯,只有匈奴人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出來的東西。

除此外還有瓷器和香皂等物,都是匈奴人會喜歡的東西。

汲淵準備好這些東西時,給趙含章的包裹也到了她手中。

她先拆開汲淵寫的信,信中告知她會讓伍生帶著商隊擇日出發,然後便是各種消息。

比如,茍晞兵臨洛陽城下,逼東海王出來一戰,而皇帝有了傅祗帶回來的一萬兵馬,底氣略足,沒有為茍晞和東海王之前調停,竟然也讓東海王出城去和茍晞談一談。

如今東海王是腹背受敵,很不好受。

趙含章看了卻只有嘆氣,忍不住和傅庭涵寫信道,「晉帝到底意氣用事了,我要是他,我就出面為茍晞和東海王調停,讓茍晞不準對東海王興兵,然後說服東海王讓茍晞入京,封他做大將軍。」

「與其任由他們在外面興兵而鬥,不如放在眼皮子底下,他有了傅中書的一萬人馬,又有茍晞相助,東海王就動不了他,」趙含章道:「茍晞好名,又有東海王在一旁虎視眈眈,他一定會支持皇帝的許多決定,此一來,他的政令就能出京,下到地方,慢慢培植起自己的勢力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