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拿捏

還有一個是趙程的表外甥,是趙家一個姑奶奶的孩子,算是趙含章的表兄,他母親早逝,父親不到一年便再婚,他在家中日子過不下去了,便自己偷跑出來,一路摸索著回了母族。

據說他剛到趙氏塢堡時,大家都覺得他是乞兒。

五叔祖憐惜他,將他留在家中居住,後來把人養回來後就送到趙程身邊讀書,也一直跟著趙程。

他叫寧玉。

去年趙含章從趙程身邊選人,他沒有報名,甚至躲開了趙含章的選拔,所以趙含章一開始都不知道有這麼個人存在。

趙含章便笑問:「寧表兄也願意嗎?」

趙程點頭,「他很欣賞你,我想他是願意的。」

趙含章點了點頭,追問道:「那趙澤幾個呢?」

她還是更喜歡趙澤和趙正,又活潑又有智慧,不僅和她,和二郎都能說到一塊去,這樣的人才不用才心痛呢。

趙程無奈的看著她道:「他們還小呢。」

「不小了,也就比我小兩歲,我去年就能領兵打仗了,二郎更小,他才十三呢,和趙澤一般大,現在已經累積軍功到偏將了。」

趙程微楞,目光掃過趙含章的臉,不再開口否定。

得了趙程的默認,趙含章笑著就要起身告辭,去招趙澤幾個。

趙程卻叫住她,問道:「你打算怎麼用他們?」

趙含章就又坐了回去,和他道:「我想把他們留在這裏,協助陳縣令建造縣城,叔父沒去過宋縣縣城,不知道裏面的情況,我從那邊過來時,城中大部分被付之一炬,剩下的也是殘垣斷壁,城中只有零星人家還在,連郊外的村莊都十不存一。」

「這樣的縣城,重建不僅要耗費很大的人力物力,還使人傷心。」趙含章道:「在那裏,我只感受到死氣,不似陳家塢堡,這裏雖小,又只是個小塢堡,卻生機勃勃,在這裏建造縣城,也能把宋縣的其他人吸引過來,讓他們安居樂業。」

趙程沈默後問道:「僅僅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趙含章便一笑道:「還有,這裏距離宋縣縣城不遠,將來人口若是增多,便可以把人往那頭分區;這裏往前便是個三岔路口,是很關鍵的位置,很巧,和宋縣一樣可以據守此處。」

陳家塢堡過了三岔路口,再走差不多距離便到宋縣縣城,她想,當初宋縣選擇那裏作為縣治也有這個考量,而她現在換個地方,同樣也要考慮這一處戰略要地。

「除此外就是塢堡不遠處的山了,」趙含章嘆息道:「如今天下大亂,雖然我希望豫州再無戰亂,但僅憑我一人之力是做不了這個保證的,所以我要想最壞的結果。」

「若有一天我受不住豫州,那我希望宋縣的百姓能夠從此處退入山中。」趙含章道:「山上的匪窩我還留著,他們退入山林便可據險而守。」

趙程見她想了這麼多,便點了點頭,「好,我讓他們留下。」

他嘆息一聲道:「只是他們到底年幼,只怕難以完成你的大計,罷了,反正你都要在此處再建個學堂,我就留下幫他們看一下吧。」

趙含章翹了翹嘴角,翹到一半忍住了,她一臉為難的道:「這樣不好吧,叔父不知,七叔祖又來信催促我送您回西平了。」

趙程立即堅定了想法,臉色一沈道:「就這麼說定了,你給我們找個房子吧,我們是客,總不能這麼多人都住在陳家,沒見人一家子都擠在了偏房裏。」

趙含章財大氣粗的揮手道:「叔父既然要留下,怎能住那些舊房子?我這就讓人去建房子。」

不等趙程反對,趙含章轉身就跑,大張旗鼓的招來趙寬和範穎,「快快快,快讓人去找建房子的石材和木料,叫上將士們出去挖地基,我要建房子。」

趙寬一呆,「我們不走了?」

趙含章看了他一眼道:「想什麼呢,我這是要建學堂、縣衙和官吏們的住所。」

她道:「這三處是最要緊的,要立即動起來。」

趙寬咽了咽口水,「使君啊,這建房子非一日之功,我們不會要一直留在此處建造房子吧?」

範穎:「你傻呀,你能想到的使君會想不到嗎?必定是先把基礎打下來,先給個樣兒,陳縣令才好照著做。」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範穎總算會思考了,雖然這次的思考還是贊同她,反對趙寬。

她道:「陳縣令沒有以工代賑的經驗,雖然我與他定了章程,但沒有實際做過,還是不免手忙腳亂,所以我們給他打個樣兒。」

「如今塢堡內收留的難民不少,靠他們完全可以建起一個縣城,何況還有我們的支持呢?」趙含章告訴他們一個特別好的消息,「程叔父打算帶趙澤等人留下幫忙。」

範穎替趙含章高興起來,「恭喜女郎又得良才美玉。」

趙寬則是復雜不已,他這兩日天天被先生說教,心都生了膽怯,但一聽說先生要留在此處,竟然不跟他們走,他心裏還是失望不已。

以後又是他一人直面趙含章和銘伯父了。

唉~~

縣衙的位置趙含章和陳蔭已經選好了,並不在塢堡之內,而是在外面。

因為塢堡很小,之後他們肯定要擴建的,加上她有意將縣城往山的那邊靠,讓那座山城外新宋縣的後門屏障,所以她縣衙選在了外面,到時候再把塢堡囊括在內。

陳蔭一開始不太樂意,但在看到趙含章計劃建設的東西外只能答應了。

因為她要建的東西是真的很多呀。

縣衙隔壁是官員們的住所,隔了一條街則是縣學,在縣學周邊是學生和老師們的住處……

總之是很龐大的建築體系,他這小小的塢堡根本盛不下,更不要說還有居民區和商業街這樣的地方。

陳蔭答應了,趙含章便帶著人去照著圖紙去劃地盤,直接把縣衙和縣學給劃出來,「先建這兩塊,拿石灰來,把地圈出來便動工。」

陳蔭應了一聲,但其實有點兒懵,不知道該先做什麼。

還是趙寬和範穎有經驗,先是找來工匠測量,確定好以後一邊用石灰劃線,一邊讓人在不遠處搭建木棚,好給做工的人歇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