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不是那樣的人

攻破匪窩,趙二郎帶兵沖進去,趙寬和範穎也緊跟其後,他們要統計土匪,這可是他們目前打過的比較像樣的土匪窩,還以為裏面多少會有些財物呢,誰知道除了一些糧食和亂七八糟的瓷碗和布料外,依舊和山下的村莊差不多窮。

將士們都很失望。

在背後指揮的趙含章卻不急著進去看戰果,她在戰場上走了一圈,微微皺眉。

有士兵來拖屍體。

像這種不是很大戰役,又勝利的戰鬥,士兵們會很好心的挖個大坑把敵人也給埋了。

趙含章見他們擡著屍體就要走,忙攔住,想了想後道:「搭個帳篷放著,請程軍醫過來。」

程軍醫一臉疑惑的過來。

趙含章指著地上排成兩列的屍體道:「這些送給你。」

程軍醫瞪大了眼睛,一時沒能理解趙含章的意思。

趙含章道:「上次你給傅大公子去箭頭的時候,手上不熟,這些便給你練手。」

程軍醫瞪圓了雙眼。

趙含章見他驚訝,微微皺眉,「除了箭傷,你也可以琢磨一下其他的傷,還有縫合。」

她道:「當你們對人體足夠了解後,也就知道一些傷病要怎麼治療了。」

「可,可這有違天和呀。」

趙含章就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和他道:「所以我們要尊重這些身體,做完以後把屍體縫合回去,好好的把人安葬了。」

「我會讓人去查他們的生平,到時候你們給他們單獨立個墳。」

在這個屍橫遍野的地方,能有個坑一起埋著就算不錯了,要是那個坑獨屬於自己,更是很高的待遇了,馬加恩一個將軍,死了也只得一個獨立的坑而已。

程軍醫一時不能接受,但見趙含章臉色冷凝,這位軍醫也不敢反抗,因此應了下來。

趙含章滿意,將屍體交給他後便上匪窩去。

這是一座稍顯險峻的山,所以易守難攻,但在距離這裏不遠的地方有一座鄔堡,鄔堡主姓陳,不過他們比較倒黴,先是被匈奴搶掠,後又被土匪光顧,不過他們依舊收留了不少路過的難民,盡量匠人庇護在鄔堡裏。

一聽說隔壁山上的土匪被剿了,陳堡主立即哭著奔出家門,套上牛車就要去拜見趙含章。

趙程聽見哭聲從旁邊奔出來看,見陳堡主拉著牛車往外走,忙上前攔住他,「莫非是土匪又要來了?」

「不是土匪,」陳堡主哭道:「是使君來了,山上的土匪被剿滅,我鄔堡安全了。」

趙程楞了一下,陳堡主趁著他楞神的功夫已經拉上牛車和兒子出去,趙程身後跑來兩個少年,楞楞地問道:「先生,使君是我們家三娘嗎?外頭不都說我們家三娘做了豫州刺史嗎?」

趙程道:「她才接手豫州,這兒距離陳縣可不近,事忙,應該不會親自過來,剿匪這樣的事應該是派的手下將士來。」

「說不定是我們認識的人,」少年眼睛發亮的道:「先生,我們也去看看吧,若真是認識的人,我們可結伴去陳縣!」

趙程略一思索就答應了。

於是他們拎上行李往外走。

跟著他們來的難民們見狀,略一思索便也都拖家帶口的跟上。

這裏的山並不能耕種,所以山匪窩裏的人全被帶到了山下,因為他們頑抗,他們的待遇也和之前的土匪不一樣。

他們會被入刑,直接拉去做苦力,現在犁地、修路、修水利都需要人,甚至礦場裏也需要不少人。

趙含章正在看趙寬和範穎統計出來的人數,聽到外面一陣哭聲,不由一楞,「這時候才哭是不是太晚了?」

都打下來老半天了。

趙寬便出去看,不一會兒趕忙進來道:「使君,是陳家鄔堡來人了,他們來了好多人,先到的是陳氏父子,他們正在營地門前哭呢。」

趙含章一聽,忙起身出去。

陳堡主正在營地大門前拉著趙二郎的手大哭,趙二郎臉都漲紅了,卻一點兒辦法也沒有,對方也沒幹壞事,他總不能把人甩開吧?

正一臉為難,一道熟悉的大叫聲傳來,「二郎!」

二郎立即尋聲擡頭去看,就看到了他的好朋友——九歲的趙正!

他眼睛登時大亮,大叫道:「正弟!」

他再顧不上拉著他哭的人,手一甩就直奔趙正跑去,無視靜默看著他的趙程,一把抱住他身後的趙正,哈哈大笑後一臉嚴肅道:「你得叫我二郎哥,我是哥哥!」

趙正不由的提醒他,「二郎哥,你快拜見我阿父。」

趙二郎這才看到趙程,擡手就抱拳,一臉嚴肅道:「程叔父。」

趙程問他,「領軍之人是誰?」

「是我啊!」趙二郎挺了挺胸膛,等著他誇。

趙程卻皺眉,「你阿姐讓你做領軍的將軍?」

那不是胡鬧嗎?

趙二郎敏銳,聽出了他的質疑,不高興了,「我怎麼就不能當了?我立了好多戰功呢。」

趙含章帶著趙寬他們急匆匆趕來時,看到的就是趙二郎一臉不高興的面對趙程,咦,趙程?

趙含章立即加快了腳步,遠遠的便叫了一聲:「叔父!」

趙程擡頭看去,看見趙含章,臉色頓好,他威嚴又矜持的點了點頭。

趙含章立即笑著迎上去,「拜見叔父,實沒料到會在這裏遇見叔父,叔父快裏面請。」

她暗暗看了一眼趙二郎,小聲道:「楞著幹什麼,還不快請叔父進帳。」

趙二郎不情不願的請他入內。

一旁的陳堡主楞楞地看著,眼淚無意識的從臉頰滑落,他真傻,真的,趙程說過他是從汝南郡來,帶著子侄來投奔侄女的。

而汝南郡最大的趙姓不就是西平趙氏嗎?

使君出自西平趙氏呀!

陳堡主轉而拉著趙程哭起來,「趙兄弟,你怎麼不明說你要投奔的侄女是使君啊……」

趙程一臉無奈,忙安撫他,「盜賊橫行,這裏距離陳縣又不近,未必就能投奔到人,怎好掛在嘴邊呢?」

別朋友沒招來,卻招來了仇敵,要知道趙含章當豫州刺史,可也沒少結仇。

趙程在鄉野間都聽說了,很多人都猜測章太守病死是她的手筆呢,還有人說,她是直接把章太守給殺了,簡直什麼猜測都有,且毫無根據。

趙程略微生氣的想,三娘怎會是那樣的人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