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求同存異

「這是戰後的豫州,其艱難更甚之前的灈陽,」趙含章道:「如今豫州北部和東部,匪民參半,汲先生說,僅東部被石勒走過的一帶,大小鄔堡被克七十二座,裏面百姓大多被掠走,勉強逃出來的,不是在山林中為匪,就是逃出故鄉,四處流量。」

「而今天下,像這樣的情況比比皆是,作為官員,其責便是治理地方,管理百姓,」趙含章道:「我認為治理地方也和打仗一樣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趙寬,你既不夠了解自己,也不夠了解當下的民情,又怎能做好一個官員呢?」

趙寬楞住,認真的思考起來,「使君為何單點我,而不提範記事她們呢?」

趙寬很敏銳,他看得出來,每每教他們做事,對範穎和孫令蕙幾個,她都是誇獎居多,就是他妹妹趙雲欣都比她得的誇獎多。

「因為她們如一張白紙,熱情盎然,凡我教授的都接受很快。」

或許是因為女子少有當官的,範穎幾個一旦坐到這個位置上便唯她命是從,凡是她給出的舉措,全都不質疑,努力百分百的去完成。

但趙寬不一樣,他從小學習儒法,自有自己的思想,且又受這個時代的思想影響很重,趙含章的許多舉措是和他的認知和習慣相悖的,這讓他一度很痛苦。

有時候覺得趙含章是對的,有時候又覺得她是錯的,偏他還不能說服對方,以至於不管他心中願不願意,總要照著她的想法去做。

趙含章道:「寬族兄,我只問你,家國宗族,誰輕誰重呢?」

趙寬:「何來輕重之分,自然是一樣的?」

趙含章一臉嚴肅,「若三者,不,應該是四者,你個人,家,國,宗族,四存其一,你選擇什麼呢?」

趙寬沈默下來,許久後道:「雖萬難,但我依舊希望宗族永存。」

趙含章微微點頭,扭頭看向一旁站著的範穎,問道:「你以為呢?」

範穎:「自然是女郎第一了。」

趙寬:……馬屁精!

趙含章也忍不住一囧,卻聽出了範穎的認真,她忍不住笑起來,嚴肅的氣氛頓時一消,她扭頭和趙寬道:「寬族兄,我提出這個問題不是讓你在我和宗族中選其一,而是為了讓你明白我的心意,我們二人,我與銘伯父,我與整個趙氏,甚至這整個豫州求同存異。」

趙寬先是松了一口氣,然後疑惑起來,「求同存異?」

「不錯,」趙含章頷首道:「我們不可能只有一個目的,正如族兄四選其一也很艱難,若四個可兼得,又何來選擇呢?」

趙寬不由笑道:「這世上哪有這樣的好事,竟可以樣樣兼得?」

「所以我們才要求同存異,」趙含章一臉嚴肅的道:「在我這裏,國為第一,我所謂的國不是洛陽的大晉,而是這天下的百姓,第二方為家,宗族在我這兒,且排第三。」

趙寬驚訝的看向她。

趙含章道:「我不要求寬族兄將家國排在宗族之前,寬族兄自然也不必要說服我視宗族為首,此是存異。」

「現階段下,家國宗族的利益是一致的,我們都希望豫州越來越好,百姓能安居,兵力雄厚,再無人敢來犯,守住豫州,便是守住我趙氏生存之本,寬族兄,不知我說的對嗎?」

趙寬略微沈思後點頭。

趙含章翹了翹嘴角,頷首道:「這就是求同了,所以當務之急是安頓百姓,我讓你做我的偏將,便是讓你看這破碎山河,知道這裏面的百姓想要的東西,而作為官員,我們要做的就是安撫他們。」

趙寬明白了,躬身退了出去。

等他走了,趙含章才看向範穎道:「範穎,你認為你和趙寬,誰更厲害呢?」

範穎看著趙含章的臉色,斟酌的道:「趙寬?」

趙含章笑了笑道:「他厲害,不僅在於他多讀了幾年書,多漲了幾年的見識,還因為他會思考,他敢質疑我。」

趙含章道:「聖人都有犯錯和思慮不周的時候,何況我還不是聖人呢,你得像他一樣會思考,我做出來的決策,便都是適合百姓,適合這個地方的嗎?」

範穎張大了嘴巴,最後由衷的感嘆道:「從未聽過誰讓人質疑自己的,女郎不愧是女郎,其心胸之寬廣非我等所能及。」

趙含章:……你高興就好。

她點到即止,沒有再繼續談下去,不然顯得她多希望他們質疑她似的。

趙含章又不傻。

範穎出了營帳就一直在思考,趙寬也在思考,但他思考速度很快,幾乎是立即就拿定了主意。

他覺得趙含章說的對,他們之間是應該求同存異。

同時他也想明白了,她這番話可不只是說給他聽的,恐怕更是說給銘伯父聽的。

有些話趙含章一定不敢當著趙銘的面說,比如宗族排在第三的話。

所以這時候就需要一個中間人了。

趙寬苦逼的發現了自己就是那個中間人。

現在趙含章掌握了豫州,汝南郡只是其中一個,她和趙氏的關系也變了,從趙氏扶持她居多變成了趙氏依靠她居多。

所以其中的度要怎麼把握呢?

趙寬抿了抿嘴角,任勞任怨的去給趙銘寫信,同時在頭疼,老師帶著師弟們到底上哪兒去了,不是說來支援三娘的嗎?

怎麼他們仗都打完了,他們卻還不見蹤影呢?

他要是在,他可以先把這件事先告訴老師,再由老師去和銘伯父說。

面對銘伯父,壓力好大呀。

教了一波下屬,趙含章背著手走出營帳,正巧看見趙二郎正四處亂竄,立即把人叫過來,問道:「你跑什麼呢?」

趙二郎:「阿姐,他們說山上的匪窩易守難攻,我們就是有十萬人也打不下,所以這次還是讓我做前鋒吧。」

這兩天剿匪,說是讓趙二郎做前鋒,但真正動手卻沒幾次,他好閑啊。

趙含章看出了他的意思,幽幽地道:「我讓銘伯父派人送阿娘過來了,算一算日子,應該過不許久就到,到時候你就不會有空閑無聊了。」

王氏沈迷於讓趙二郎認識更多的字,哪怕她中間一再接受兒子不是讀書認字的料的看法,但轉過身依舊忍不住想要他認字。

趙二郎打了一個抖,不再提沖前鋒的事。

但最後趙含章還是讓他做了前鋒,並教他如何打這場叢林戰,將山裏的土匪或引或圍,從正面佯攻後從側面攻入。

趙二郎打得是酣暢淋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