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民生多艱

趙含章毫無心理負擔的給他們打完針,這才走出醫帳,範穎興沖沖的來稟報,「女郎,他們說沿著官道往東去六十裏有個山寨,裏面的人特別厲害,所以他們村好多青年都跑去那邊當山匪,不願留在村中和他們一起。」

趙含章:「不還是匪嗎?」

「良禽擇木而居,或許那邊的山匪頭頭比較厲害,賺的比較多?」

趙含章:「那就去打聽清楚,我們下一個要剿的匪窩就是他們了。」

範穎跟在趙含章身邊一段時間了,知道每起戰事前都要斥候先收集信息,用趙含章教趙二郎的話說是,信息是一場戰事勝負的關鍵。

所謂知彼知己,方能百戰不殆。

範穎領命而去,又紮進剛收服的匪民們中去。

兩匪窩距離不是很遠,裏面落草為寇的又多是鄉親,所以很多消息都是流通的,見範穎和善,又是個漂亮的小娘子,他們也幹脆,她一問就竹筒倒豆子一般的說了,「我表兄就在那山上當匪,吃的比外面好多了,每日都能吃兩頓,頓頓都能六分飽。」

範穎:「你們不行?」

他們直接搖頭,「我們一天就吃一頓,現在天冷了,糧食更不好找,只半飽就能過一天。」

有和範穎差不多大的少年紅著臉道:「其實我們是吃不飽飯才如此弱的,以前比現在厲害多了。」

範穎擡頭瞥了他一眼,「怎麼,你們還想打我們刺史不成?」

「不敢,不敢,」一旁的中年人給了少年一個一掌,把人的腦袋拍下來,討好的沖範穎道:「年輕人就是喜歡口胡,我們怎敢打刺史呢?」

範穎哼了一聲,沒有之前那麼客氣了,直接問道:「連頓飯都吃不飽,為何要當土匪?」

中年男子便嘆氣道:「要是不做土匪,那是連這一頓稀粥也沒有了。」

他道:「我們也不是奔著土匪去做的,就是家裏沒糧食了,那匈奴兵惡得很,把村子裏的東西都搶光了,我們沒辦法,這才往外走。」

「我大姑家在此處,我們父子過來投奔,結果他們家人都死了,我們便把他們埋了,住了他們家的房子,和這村裏的人結伴活著,」他道:「就是餓,所以忍不住出去搶糧食。」

其實他們心中惴惴,也不知怎樣是好。

「你們來前,外頭不止一次的說起,說新任的刺史心狠,不許治下出匪徒,所以見之皆殺。」

範穎生氣,「這是誰傳的流言?我們使君心善著呢,看到沒,繳械不殺,主動投降免罪,還給你們治傷,這天下還有比我們使君更好的刺史嗎?」

「是是是,我也覺得這消息不靠譜,因為後頭還聽人說,其他地方的匪村被剿後都好好的,還是在原來的地方耕種,」他小心翼翼地問道:「女郎,像我們父子這樣的,可以留在這個村裏嗎?」

範穎就皺眉看他,「你家不是三石村的嗎,距離這裏又不遠,為何不回原村?」

中年男子苦笑道:「三石村的地比較貧,遠比不上這邊,而且我們村已經空了,把我們遣回去,滿打滿算也才三戶。」

範穎就低頭翻了一下冊子,發現登記上的三石村的村民還真的有三戶在這裏,她面無表情的合上冊子,「我會和使君提此事的,不過第二個傳言倒是挺靠譜的,我們使君善待治下每一個百姓,也希望爾等能回報使君。」

中年男子連連稱「是。」

範穎便把話題扯回來,和剛才說話的青年道:「你表哥在那山上當匪能吃得這麼好,你怎麼不去?」

青年正認真聽他們說話呢,心神都還在留在原地耕作上,聞言「啊」了一聲後連忙道:「我是想去來著,但他們嫌棄我太瘦了,力氣不夠大,不要我。」

範穎仔細打量了一下對方,的確是瘦,但這個時代就是以瘦為主,誰要是胖乎乎的,那才稀奇,那得多富裕呀?

但見他還算高,連這都應征不上,範穎微微皺了皺眉,問道:「那你知道他們哪兒來的這麼多糧食嗎?你們就沒想過學他們,也多存些糧食?現在天冷了,後面需要的糧食會越來越多吧?」

「哎喲,我們可學不來,他們是直接搶鄔堡的,」他道:「大部分的村莊日子都不好過,大的村莊都建了鄔堡,不好搶,我們也就能打些邊鼓,不似他們,能直接沖進鄔堡裏搶糧食。」

他道:「他們搶了好幾個鄔堡呢,所以不缺糧吃。」

範穎一聽,若有所思起來,「他們人多嗎?」

「肯定多,起碼能有三四百人。」

中年人立即道:「不止吧,他們打陳家鄔堡的時候我們不是去看了嗎,我看著起碼得有五六百人。」

等範穎問了一圈下來,山上土匪的人數已經從三四百漲到了三四千。

範穎:……

趙寬看後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來,樂道:「這倒是和二郎的十萬兵馬有異曲同工之妙。」

範穎一聽,立即「啪」的一聲合上冊子,皺眉看向他,「女郎怎麼把你叫回來,反倒把孫姐姐留在西平?」

懷疑他走了後門。

趙寬:……以為他想來嗎?

自回到趙含章身邊,他睡過哪一個安穩覺?

趙寬一臉嚴肅的道:「使君但有所需,讓我去何處都行。」

範穎一聽,滿意了,還主動邀他,「一起去和女郎稟報吧。」

趙寬一臉嚴肅的點頭,在範穎先行一步後在她身後露出無奈的表情,誰不知道範穎極度崇拜趙含章啊,誰敢在她面前說趙含章的壞話,她事後必找人麻煩。

兜兜轉轉,從汝南郡到豫州刺史府,範穎主管的還是戶房,趙寬現在說是偏將,但在軍中做的卻是後勤的事,最需要和戶房打交道了。

倆人一起去趙含章匯報。

趙含章翻著範穎的冊子,聽她說起今天收集到的各種信息,忍不住嘆息一聲,「民生艱難啊,我們任重而道遠。」

趙含章看向趙寬,「知道我為何讓你做這個偏將了嗎?」

趙寬微楞。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