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喊話

趙含章也在,正領著一幫人興趣昂揚的看著這一甕發黴的饅頭呢,在大冷的天裏想要饅頭發黴可太難了。

一看到傅庭涵,她立即高興的招收,「快來看,它發青黴了。」

傅庭涵上前看,和趙含章道:「陳縣這裏距離上蔡太遠了,我需要做些東西,來回傳信耗費時間,所以我想在這裏也建一個玻璃坊。」

趙含章立即點頭答應,「我立即讓人去建,工匠就從上蔡那邊挑選,等人一到就可以上手。」

趙含章道:「把常規的量杯都做出來,在統一度量上加上它,既然我們要做藥,以後免不了用到它做研究。」

傅庭涵點頭,伸手拿過一雙幹凈的筷子,將發黴的饅頭取出來看了一眼後道:「可以取了,你把這個營帳給我吧,我來弄。」

趙含章一聽,立即問道:「你還帶傷呢,會不會太累了?」

「不會,」傅庭涵道:「我會註意休息的。」

趙含章便卷了袖子道:「我來助你。」

傅庭涵自然不會拒絕,倆人都知道要怎麼處理這些青黴,但以後這種東西總不能一直是他們處理,所以趙含章還讓人把軍醫和他的徒弟們都找了來。

程軍醫過來看到趙含章和傅庭涵盤腿坐在席子上,拿著木片輕輕的刮掉發青的黴菌,不由地張大了嘴巴。

「……將軍,大郎君,你們是認真的嗎?難道你們真打算用這個做藥?」

趙含章連忙沖他招手,「快來,快來,這藥可是很要緊的,只要做出來,將來我軍中將士起碼能活一半。」

程軍醫和他的徒弟們一起看向倆人手中的發黴饅頭,就憑這發黴的饅頭嗎?

傅庭涵道:「去洗手吧,一會兒我教你們怎麼操作。」

他道:「我知道原理,但只有很多年前做過兩次,現在器具不一樣,可能不能一次成功,但研究不用害怕失敗,我們可以多試幾次。」

趙含章點頭。

這東西還是他們上初三參加市裏舉行的生物競賽時做過一次,嗯,私下練習幾次。

所以……

趙含章不由看向傅庭涵,他私下裏也只做一次就完成了?

那是挺妖孽的,她還做了三次才成功呢。

趙含章是老大,軍醫即便心中有懷疑,但還是帶著徒弟跪坐在側,和倆人學習怎麼處理這些青黴。

青黴刮出來還有好些步驟,等傅庭涵終於成功做出青黴素,他要求玻璃坊和鐵鋪做的東西也一起送到了。

量杯,各種方便製作青黴素的玻璃製品,還有十個針筒,空針是鐵匠打造的,廢了很大的勁兒。

針筒只有十個,但針頭有不少,更換掉就行。

不過資源有限,傅庭涵只能暫時忽略掉傳染性的問題,打算將針頭消毒後循壞使用。

只不過,這會兒他的傷已經結痂,最近正在慢慢脫落,他已經用不上這青黴素了。

之前試驗過用藥,但用藥的士兵都是舊傷,而且就五個,數量太少,他們又同時在吃其他的藥,試驗數據有點兒不做準。

傅庭涵只能去找趙含章,讓她想辦法。

趙含章一聽,想也不想道:「這個簡單,你待我去剿個匪。」

傅庭涵一楞,「陳縣有土匪?」

「那可太多了,基本每一地都有,」趙含章道:「亂世裏,攔路打劫搶東西殺人不是很正常的嗎?」

「所以走商很少,有些土匪多的地方甚至商路斷絕,就是最大的商號都不願走那些路。」趙含章道:「我一直想要肅清豫州內的土匪,讓商路暢達起來,這樣才能帶動經濟。」

要不是她現在能力有限,她還想把豫州之外的主要官道也肅清呢。

結束戰爭後,趙含章便帶著人回到了陳縣,雖然她還是更喜歡住在西平,但此時豫州北部更經歷過戰爭,百姓十不存一,她要是把州治搬到西平,頗有種放棄北部的意思。

所以她沒有動。

在傅庭涵的傷勢穩定下來後,趙含章就開了大會,主要是論功行賞。

她兩次出面,終於說服了她親愛的銘伯父出任汝南郡郡守。

然後還換了灈陽縣縣令,把趙寬留在了身邊。

她現在很缺人才,因為和匈奴的這一場戰爭,豫州失去了許多人才,被攻占的縣城,縣令不是死了就是跑了。

還有郡守戰死和跑路的呢。

死了的,比如章太守。

所以這些地方都需要安排郡守和縣令過去,更不要說,郡守和縣令下面還已對官吏呢。

所以趙含章又發了招賢令,這一次應試的地點定在了陳縣。

她的人才們過來也需要安全的官道啊,總不能讓他們冒著巨大的生命危險來應聘,這也太為難他們了。

趙含章不打算為難她未來的人才們,所以決定去為難各地的土匪。

這些土匪有一部分是躲在山林中,但更多數是結群在村落裏,直接占了村落做土匪窩。

當然,村裏的剩余的村民也就自動加入土匪隊伍中。

他們原本是為了對抗四處劫掠的匈奴,或者是為了抵抗官府下派的糧草任務,到後來,他們缺吃少喝了,便搶劫過路的人。

但這世道外面能有幾個人走?

知道這邊在打仗,連鳥都躲著這邊飛,所以他們開始劫掠附近的村莊,人數越聚越多,最後能搶劫附近的小鄔堡。

不過他們都是搶東西,很少殺人,加上又是迫於生存的原因才落草為寇,趙含章對他們便溫和了許多。

大軍抵達村莊門口,看到路上橫著的關卡,趙含章擡了擡下巴,示意趙寬上前喊話。

趙寬默默地打馬上前,他到現在都是懵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好好的縣令不當,竟然要留下給趙含章當偏將。

他為什麼會當偏將呢?

他是治民的啊,怎麼跑來治軍了?

趙寬上前,開始高聲和裏面喊話,「豫州刺史前來巡查問話,你們還不出來迎見……」

趙含章一聽,忙叫停他,「你這個縣令當的一點兒也不親民。」

她扭頭叫來趙二郎,「二郎,你上。」

趙二郎就屁顛屁顛的跑上前去,掐腰就沖著裏面大喊,「裏面的人聽著,你們現在已經被包圍了,刺史府出了十萬大軍圍你們,識相的就趕緊出來投降!」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

趙寬:……哪裏來的十萬大軍,他們明明只帶了兩千人,五百騎兵,一千五的步兵,怎麼就十萬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