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相爭

軍醫卻很穩,一邊用藥包按著傷口一邊去摸他的脈,見趙含章實在著急便道:「將軍可以試著喚一下他,若能喚醒自然最好,喚不醒也不要緊。」

趙含章:「……疼暈過去不會有危險嗎?」

「有,但他現在脈象還好,區別不是很大。」

雖然是這麼說,趙含章還是去喚傅庭涵,見他眉頭皺著,眼皮稍動,想醒卻又不醒來的模樣,便知道他聽到了,更加用力的喚他。

軍醫等血稍稍止住,這才拿開藥包,開始拿刀為他清理傷口,這是為了預防有箭頭碎片和臟東西遺留在傷口裏。

但一拿開藥包,趙含章變看到那大大的血洞,裏面血肉模糊,顯然,拔箭的二次傷害很嚴重。

她眉頭緊皺,也不叫傅庭涵了,拿起盤子裏的箭頭看起來,若有所思。

軍醫看了她一眼,一邊處理傷口一邊和她介紹道:「這是特製的箭,戰場上也很少見的,一般是拿來對付將軍這樣的大人物,只要中招,這箭拔出來便是一個大傷口,無可避免。」

「大郎君運氣好,對付用的事短弓,傷口不深,又避開了要害,這箭要是用長弓射,便是不射中要害,再深一些,拔出來也不好拔,到時候須得先往裏挖一些肉再拔,它能勾出半碗肉來,那血嘩嘩的流,血止不住人也就沒了。」軍醫道:「就是血止住了,這傷這麼大也不好恢復,一不小心人就沒了。」

趙含章握緊了手中的箭,問道:「可知道什麼人的軍中有這樣的箭?」

軍醫想了想後道:「我跟過不少軍隊,好似除了胡人,我們晉軍裏都有。」

行了,看來這種箭頭是公開的秘密。

趙含章低頭去看軍醫處理傷口。

他動作還算快,很快就把傷口裏的碎肉給清理出來,傷口因為清理又除了不少血,他簡單的一抹,直接就要用藥包按上止血。

趙含章忙攔住,「就這麼止血?那得多久?」

「不久,不久,這藥包效果很好的,再按一按,一刻鐘這血就開始減少,兩刻鐘應該就止住了,就是不能移動,一動就出血,所以這藥包得固定上一天。」

趙含章:「……這藥包不得和肉黏連在一起?再拿開換藥不也還是會出血?」

軍醫:「到時候出的血就少了,不值一提。」

他道:「男子漢大丈夫,豈會連這點兒傷都受不起?」

說罷就要按下藥包,趙含章總覺得二次傷害是一件很殘忍的事,於是攔住他道:「這麼大的口子,先縫合吧。」

「將軍說的是用桑皮線或羊腸線縫合吧?」

趙含章點頭。

「我只聽說過,從未在人上試過,軍中將士都不肯給我試,您願意把大郎君給我試嗎?」

趙含章:「……你把針線拿來,我來縫。」

軍醫:「您縫過?」

趙含章:「小時候學過。」

她小時候對什麼都感興趣,尤其是實驗一類的東西,所以跟著縫過兔子的傷口,後來更是跟著老爸去軍隊裏參加親子互動,當時除了打槍和打軍體拳外,和軍醫叔叔阿姨們學習也是他們的必備項目。

而且久傷成醫,她是摔打著長大的,別的病一般,對外傷一類的處理卻是很有經驗的。

軍醫見她堅持,也不拒絕,藥包還是按到了傅庭涵的傷口上,他解釋道:「還是得先止一下血。」

趙含章這次沒再反對,等著軍醫去把他珍藏的針線取來。

趙含章不是第一次給人縫合了,但中間隔了許多年,而且經驗不多,只有過兩次,這次算第三次。

但她心不慌,手不抖,在藥包拿開以後便認真的分離他的肉,然後拿著針就縫合起來……

她父母曾經評價過她這一手,說她是天生當兵和當醫生的料。

夫妻倆還為她將來到底是隨他們一樣當兵,還是去當醫生吵了一架,最後夫妻倆達成一致,覺得她應該當軍醫。

但趙含章一點兒也不想當軍醫,她和她爺爺想法一致,以後她要當科學家,專門研發武器的那種。

可惜,最後她三個誌向都沒當成,先是去做了音樂老師,但老師也沒當好,最後去做了圖書管理員。

沒想到會在另一個時空裏一下做了父母都希望她做的事。

趙含章把傷口縫好,退到一旁把後續交給軍醫,才站了一會兒,秋武來稟報事情,趙含章便出去。

「東海王兵敗,茍晞俘虜了不少人,此時還在打,只是大部分是在收攏東海王殘兵,這邊茍純占了營地,我們的人去追東海王,現在還未有消息回來。」

他道:「斥候照您的吩咐沿路查探過,沒有伏擊的痕跡,路上是安全的,倒是茍純,他占下營地後在堅固防線,還悄悄讓人挖陷馬坑。」

趙含章臉色一沈,低聲吩咐道:「現在就派人去追二郎他們,讓他們適可而止,帶著人回來,不要原路返回,繞道我們之前回來的路。」

秋武應下,轉身離去。

趙含章冷笑一聲,招來親衛,「去,給領著步兵的陳偏將傳令,讓他即刻對準江邊的東海王殘軍,助茍將軍打壓殘軍,收攏俘虜,清掃戰場。」

「是!」

說是打壓殘軍,收攏俘虜,那自然是誰收的算誰的,清掃戰場也是,誰拿到的兵器、馬匹,便是屬於誰的。

趙含章本來不想和茍晞爭這點東西的,畢竟今年豫州時真的很困難,糧草有限。

她暫時只想把散落在山林裏的百姓哄出來,再收攏四散,沒被茍晞俘虜的殘兵,那點人數她應該可以消耗掉。

卻沒想到茍純來了這麼一出,既如此,她自然要努力一番,不讓他們太得意了。

而且,豫州的實力現在遠比不上兗州,她需要人手發展。

大家一並過得苦點兒,勒緊了褲腰帶過日子吧。

戰鬥一直持續到了晚上,茍晞收了不少殘軍,而趙二郎他們也追著東海王回來了,帶回來不少俘虜。

他們沒有沿路返回,而是走了之前趙含章他們從長安外回豫州的那條路,悄悄繞過了江邊的營帳。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