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受傷

話才出口,對方的箭已經射出,傅庭涵立即瞄準箭來的方向一揮長劍,但他動作跟不上眼睛,他的劍只碰到了一下箭,它依舊朝前射去,不過方向一偏。

趙含章在他喊時便回頭,眼角余光看見飛來的箭,她心裏什麼念頭也沒有,身體先往後一側,才一動,箭便從她眼前飛過,箭羽擦過了她的左臉……

箭一飛過趙含章便扭頭去看,正好看見弓箭手第二支箭已經射出,她臉色大變,沖著傅庭涵喊道:「趴下!」

傅庭涵沒有回頭,面對著她就趴了下去,但他才一動,箭已經射中他的後肩,因為慣性,他被箭的力量帶著摔下馬去……

保護著傅庭涵,卻距離他有一段距離的秋武和傅安大驚失色,驚叫道:「大郎君!」

趙二郎回頭看,也瞪大了眼睛,大叫道:「姐夫!」

趙含章氣急,在傅庭涵落馬的瞬間瞄準了射箭之人,手中長槍沖他狠狠一擲,用的是丟標槍的巧勁兒,對方才放下短弓,見狀要策馬躲開,卻來不及,被長槍正中心口跌落。

趙含章擲出長槍後也不看結果,直接一踢馬肚子便要去接落在馬下的傅庭涵,但才伸出手,一支箭射中傅庭涵的馬,它瞬間揚蹄嘶叫,腳就要沖著落地的傅庭涵踩去……

趙含章立即控座下馬飛躍過去,在它想要落地的瞬間與它相撞,但也只是才偏離了一些,趙二郎離得最近,他想也不想,跳下馬就一拳砸向嘶叫的馬,將它掀翻,露出了被遮在馬肚子下的傅庭涵。

王臬和謝時看著這一連串的事故,意識到了什麼,隔著老遠的喊道:「保護使君,小心暗箭!」

趙家軍也經過這種訓練,秋武一聲令下,附近的騎兵立即砍殺附近的敵軍,然後結陣在一起,將中間的趙含章幾個圍起來,遮擋外面的視線。

趙含章在一撞之後便也快速的一轉下馬,幾乎是趙二郎砸馬瞬間,她彎下腰去將露出來的傅庭涵一把拖了出來,見他臉色蒼白,但人還是清醒的,便稍松一口氣。

她看了一眼他的後背,握住箭的根部,一個用力就把箭羽給折了,只留下短短的一截、

她拉起他,將他推到馬上,自己也快速的上馬,看了一眼已經占了大半營區的茍純,趙含章磨了磨牙,下令道:「鳴金收兵,所有將士退出營地,王臬,謝時!」

王臬和謝時也殺了過來,齊齊應聲,「末將在。」

「命你二人和趙二郎一起去追東海王,只追出八十裏,八十裏後不論追到與否都要回轉。」

她目光一寒,微微壓低了聲音,道:「收攏殘兵,能收多少俘虜就收多少,收不到的,將他們驅進附近的山林中,小心茍純!」

王臬和謝時應下。

趙含章冷哼一聲,和秋武道:「帶上親衛,我們走!」

趙含章一踢馬肚子,圍著他們的親衛立即散開,趙含章路過那具屍體時,伸手將自己的長槍拔出,帶著傅庭涵直接殺出去。

東海王的人自然不會攔著他們,遠遠的看見便避開了,而茍純抽空轉頭看了一眼,見她一身殺氣,眼睛瞇了瞇,很是惋惜。

但此時東海王的殘軍不少,雖是潰敗的軍隊,人數卻是比他們多好幾倍,他們兩軍合作還好,一旦有了分歧,焉知他們不會重振士氣反攻?

所以茍純眼睜睜的看著趙含章他們離開,沒有阻攔。

趙含章帶著傅庭涵出了戰場,他們的醫帳設立在渡江的那個淺灘那裏,因為只有那裏是安全的。

外面等候的軍醫看見他們回來,連忙迎接上去,「將軍受傷了?」

趙含章下馬,將臉色蒼白的傅庭涵扶下來,「是傅庭涵,他後背中了一箭。」

一行人忙將傅庭涵簇擁到醫帳,趙含章看了一眼傷的位置,稍稍松一口氣,卻依舊提著心,在這個時代,風寒的死亡率都很高,箭傷,萬一感染什麼的……

趙含章壓下心中的焦躁,扭頭和秋武道:「派出斥候盯著茍純和茍晞,他們一旦有異動,立即告訴我。」

然後又叫來兩個親衛,當場寫了一封簡單的信給他們,沈聲道:「立即送回大帳,讓汲先生他們收到信後立即依命行事。」

親衛接過信應下,轉身便走。

趙含章忍不住走來走去,時不時的去看傅庭涵。

傅庭涵的甲胄能脫的脫了,不能脫的則用剪刀剪去,很快就把後肩中箭的部位露出來了。

傅庭涵也感受到了疼痛,他只能一邊找趙含章說話,一邊轉移註意力,「此事我們沒有證據,而且,以我們現在的實力,也不宜和茍晞鬧開,我所料不差的話,這件事茍晞應該不知道。」

趙含章臉色很難看,「雖然如此,但也不得不防。」

倆人都是聰明人,甚至當時在場的王臬和謝時都是,射箭的人雖然穿著東海王一系的軍服,但對方騎馬,只手拿短弓,想也知道不可能是東海王的人。

軍醫很快研究出要怎麼拔箭,他和趙含章傅庭涵道:「大郎君的箭傷不深,得虧是短弓,若是我們常用的長弓,這樣的距離能把大郎君射穿。」

趙含章等著他說但是。

「但是這箭頭卻是特製的,會抓肉勾肉,拔出來會帶出許多的肉來,到時候必會大出血。」

趙含章皺眉,「不能用刀一點一點的挖出來嗎?避開那些血肉。」

軍醫直接搖頭,「回將軍,我等沒有那個本事,只能蠻力拔箭。」

趙含章磨了磨牙,傅庭涵眼前已經發暈,他和趙含章道:「讓他們拔吧,這箭頭留的越久越不好,營帳裏最好的軍醫都在這兒了,你總不能把握送回西平再動手。」

而且西平的大夫未必就比得上軍中的軍醫。

趙含章沈默下來,思慮片刻後點頭,親自拿起布條纏了一塊木塊給他塞嘴裏咬著,然後和兩個士兵一起按住他的身體,她和軍醫道:「來吧。」

軍醫松了一口氣,哄著傅庭涵盡量放松身體,然後在他一松懈時一把拔出箭頭,一道血飈出,他立即拿過止血布包按壓住,傅庭涵整個後背一緊,然後緊緊咬著的布條一松,他靠著枕頭暈了過去。

趙含章有些著急,「他暈過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