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總攻

五千人悄悄渡過江水,沿著那條小道往外,最後在外面一片荒地上聚集,趙含章勒停馬,讓斥候前去探消息。

斥候不斷的回報前面的戰況,當聽說東海王的人已經攻上對岸,和茍晞的大軍在對岸激烈交戰,她這才下令進發。

她帶著兩千騎兵先行。

因為戰況激烈,東海王也到江邊親自指揮。

士氣總算回來了些,加上他們人數足夠,還有將軍建議拿出了投石機和弩機。

在這邊遠遠的朝對岸投射石頭和弩箭,總算暫緩對方的攻勢,被堵在江裏的東海王士兵抓住機會,不畏生死的攻上岸。

一直被人射殺,他們也殺出了火氣,兩邊短兵相接,立刻殺在了一起。

沖上了一撥,後面的人再上來就容易了,趙含章得知消息時,東海王的人已經沖上岸邊一半了。

她便知道他們這邊該出手了。

趙含章一抖韁繩,喝了一聲「走」,帶著人便沖了出去,直取東海王營帳。

他們這裏距離東海王營帳有些距離,但騎兵迅速,只要轉出那個山角便能看見對方營帳。

趙含章領著兩千騎兵直接殺了過去。

東海王的斥候探到他們,立即回身通知。

東海王問,「他們從哪兒渡江的,你們怎的沒探到?」

一旁的彭默跺腳道:「王爺忘了,趙含章回到豫州軍時我就說過,她必定有渡江之處,不然我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她就回到豫州軍中了?」

現在說這個還有什麼意思?

難道東海王還會認錯嗎?

另一個將軍曹武立即道:「趙家軍勇猛,又擅穿插作戰,請王爺即刻下令結兵於營前,阻止他們上前。」

東海王回神,立即道:「快去!」

曹武領命就走,至於調兵之事他來做就好。

騎兵速度快,很快就殺到了營地不遠處,集結來的士兵還不夠多,但曹武也不是吃素的,已經組織了兩隊士兵,直接長矛在手,擠在一處只等騎兵上前。

趙含章遠遠看見,略一挑眉,轉了一下馬頭就從側邊繞過了集結的長矛兵,換從北殺。

旗手跟在趙含章身後,都不用她下令,身後的騎兵一溜煙跟著她跑了。

曹武眉頭狠狠一皺,立即下令,「再調一萬兵來,北面和東面都陳兩千長矛兵,其余都手握弓箭,快!」

曹武命令下得快,但東海王的士兵這段時間懶慣了,東海王又沒給飯吃飽,大家平時就躺著省力氣,沒有訓練,此時速度集結的速度就有點兒慢。

即便趙含章繞過營帳到北邊,速度也比他們略快,而且就是這麼巧,她跑到北邊,直接殺進去時,茍純也正帶著大軍繞過了東面過來。

兩隊騎兵竟然不約而同的選擇了北面攻擊。

他們是盟軍,但戰機稍縱即逝,所以趙含章沒有與茍純打招呼,只遠遠看一眼便率先帶著人沖殺入營,而就在他們殺進去時,領命的長矛兵正好跑過來,他們沒來得及組織起來,趙含章一沖殺進來,他們立刻大亂。

曹武一看便知道他們失去了先機,立即讓後面跟著跑的弓箭手後撤,然後讓盾兵上前組織起防線,讓弓箭手不論敵我立即放箭。

他眉頭都不皺一下,拿著大刀巡視呼喝:「不準退,結陣,放箭!」

他們勉強擠在一起結陣放箭,箭矢落下,趙含章長槍一轉,將射來的箭矢都打落,然後往後吩咐了一聲秋武,「保護傅大公子!」

說罷領著人便沖殺上前,她的馬在半空中一躍,馬一近身,弓箭手中的弓箭就沒有了。

趙二郎見姐姐如此,自然不敢落後,帶著人就沖上來,直接將曹武才結的陣撕開了一個口子。

曹武見狀,知道不能再撤,不然一旦潰敗就再難挽回。

他緊握著手中的刀,大聲喝道,「結陣,盾兵在前,長矛兵在後,所有人與我同上。」

他大喝道:「攻擊他們的馬匹!」

他們人數多,以多攻少,說不準還真能擋住,要知道也不是沒有先例,北宮純都能以少量步兵圍殺騎兵呢。

曹武也是一員猛將,但壞就壞在,這不是他直屬的兵馬,而此時趙含章和茍純已經殺到眼前,士兵慌亂之下很難完全聽取命令。

他的命令沒錯,但執行命令的士兵不多,所以趙含章直沖過來,曹武便直面了她。

看著趙含章手中的長槍,他心中一顫,就是這一怯,讓他拿刀阻擋時連退兩步,趙含章長槍一戳,速度極快,他一時沒防備,直接被戳穿。

曹武瞪大了眼睛,趙含章長槍一抽,直接一挑,將他的頭盔挑起,手抓住後一舉,大聲道:「你們主將已死,還不快投降!」

有人驚慌失措下丟了武器,有的轉身往外跑,也有的繼續拿著長矛和刀劍對抗。

趙含章便只殺抵抗的人,一路朝著東海王的營帳去。

茍純只落後一步,和趙含章分兩路攻入。

而他們的步兵也趕到了,一路從東面,一路從西面,正好和曹武之前安排下的兵陣對抗。

他們一時攻不進去,但趙含章和茍純從內殺出,很快就破了他們的兵陣,步兵立時跟著攻入。

東海王收到各路匯總回來的消息,大怒,心中驚慌,連忙下令,「鳴金收兵,鳴金收兵,快讓他們回來保護主帳!」

東海王留在帳中的人也不少,看著猶如殺神一般殺來的趙含章,立即帶著剩余人退走。

趙含章一看,當即下令,「沖鋒,占了他們的營地!」

茍純也下令沖鋒,他要在趙含章之前搶下營地。

趙含章帶邊去攆東海王,讓他不能收攏後面的殘兵。

這些人可都是寶貴的財富,若都能留在豫州,她這大片大片的荒地就有人耕種了。

趙含章攆出一段,然後回身面對從江裏跑出來的殘兵,大聲喝道:「東海王已逃,繳械不殺!」

但這裏面還有領兵的將呢,他們總不能也拋棄自己軍職和家小投降,因此組織兵力想要沖破趙含章的包圍圈。

現場立即混戰起來。

傅庭涵從後面殺過來,他抽空環視一眼,和趙含章道:「擒賊先擒王,你還擒不擒東海王了?」

趙含章道:「讓他們拉開距離,先斷了他們後面的殘兵再去追!」

她一點兒也不想在追的過程中被人包餃子。

傅庭涵一想也是,正想帶兵助她從一旁沖殺,眼角的余光看見一人手持短弓瞄向這邊,他心中一緊,下意識的喊道:「含章小心!」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