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心境開闊

「怎能不提呢,您用十萬大軍助她驅趕匈奴,結果她就用了五千人回報您?」茍純很生氣,「她這算盤也打得太精了。」

「而且由此可看出她的狡詐,兗州和豫州相鄰,現在若不趁著我們占上風給她一些教訓,將來她還能尊敬兄長嗎?」

茍晞沈思,摸了摸胡子道:「想要收服她,且還有的磨呢,我不急,這次的事就算了,只要她不背盟,我就不問過程,只看結果。」

第一次和趙含章見面時,她提出以豫州相報,他的確下意識將她當做從屬來看待;

但之後看她驅逐匈奴,繞道後方救援北宮純,遙控豫州軍,可謂運兵入神,他便知道,她不是那麼容易收服的。

尤其是在趙含章未曾回豫州時,他和趙銘汲淵隔空交過手,這讓他知道,趙銘和汲淵不能為他所用。

兩個謀士尚且如此,何況他們的主子?

這段時間他也看出來了,外面的傳言大多不正確,至少,趙含章做的這些事不是傳言中的趙銘授意,只怕趙銘才是被授意的那個人。

茍純顯然還沒能正確認識趙含章,因此憤憤不平,頗為不滿。

但茍晞做了決定,茍純便是再不滿也只能暫時忍下,轉身去點兵。

趙含章正在用望眼鏡觀察四周,等她看夠了便轉手遞給傅庭涵,「這東西好,回頭讓玻璃坊多做一些,給軍中的將軍都配上。」

傅庭涵應下,也用望遠鏡觀察起地形來,然後在紙上寫寫畫畫。

趙含章就往後一靠,倒在了草地上,雙臂枕在腦後,一條腿翹起,一晃一晃的道:「現在就等茍晞的命令了,他的命令一下我們就能出兵,到時候你留在這邊嗎?」

傅庭涵一邊在紙上畫圖,一邊抽空回道:「我和你一起渡江吧,你領著騎兵,二郎不是領兵之人,我可以為你看著全局。」

趙含章就笑道:「那你更應該坐鎮後方才對,哪有統帥沖鋒陷陣的?」

傅庭涵回頭看她,「你才是統帥啊。」

趙含章很雙標,直接道:「我要身先士卒,不然將士們哪裏肯為我拼命呢?」

傅庭涵繼續低頭作畫,不在意的道:「我現在也能上馬殺敵了。」

這倒是,雖然他手上的人頭不多,但的確不是一開始看見死人就臉色發白的傅教授了。

趙含章沒再反對,就枕在手臂上看著頭頂的樹木,威風吹過,帶上些許涼意,但她卻愜意不已。

傅庭涵時不時的回頭看一下她,見她怡然自得,便專心的畫自己的圖,倆人難得的放松安靜下來。

趙含章也不困,就這麼躺著發呆,一直略顯浮躁的心安定下來,看著樹枝綠葉間透出來的藍天和白雲,她一下就想明白了,歷史有它必然的進程,她可以努力,但改變,怎麼變卻不是她一個人說了算的。

她完全不必急,做了自己能做的便好。

趙含章一下通達起來,傅庭涵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回頭來看她,見她笑瞇瞇的,渾身放松,便也不由的笑起來,問道:「想通了什麼事嗎?」

趙含章點頭,坐起來,「生命還是應該時不時的安靜一段時間,這樣才能有空隙去思考平時思考不到的東西,反而能想通。」

趙含章正要分享自己的所得,瞥眼看見他面前的畫,楞了一下,就忘記了自己要說的話,「這是……」

傅庭涵將畫拿起來遞給她,笑道:「是你。」

趙含章伸手接過,覺得這上面的人既像她又不像她,仔細看了看後目光定在那披散的頭發上,楞楞道:「像我以前。」

傅庭涵點頭,「你剛才就很像從前,意氣風發,卻又很寧靜。」

趙含章仔細看了看,這上面的衣裳是她現在穿的,環境也像,只是發型不一樣,但她看得很仔細,她已經很久很久沒見過「自己」的模樣了。

傅庭涵由著她看,將其他畫稿收起來,聽到動靜探頭往下看了一眼後道:「二郎來了。」

趙含章回神,將畫像折了一下想塞袖子裏,發現自己穿的窄袖,幹脆就拿在手上。

趙二郎一路奔上來,無視一路上站崗的親衛,越過聽荷就奔到趙含章身邊叫道:「阿姐,茍將軍使人送信來了,這次你讓我做前鋒好不好?」

趙含章想了想後點頭道:「好。」

這一次出征趙含章同樣沒帶趙駒,但特意把王臬和謝時叫來了,她既想見識一下兩位的本事,也想讓他們見識一下趙二郎的本事。

這兩人都是狡詐能幹之人,二郎還是太單純了,在戰場上總是橫沖直闖,她想讓倆人教導一下趙二郎,起碼讓他學得聰明點兒,學到半分就足夠他用了。

所以趙含章道:「我讓王臬和謝時助你。」

趙二郎歪著腦袋想了好一會兒才道:「可以是可以,那是我聽他們的,還是他們聽我的?」

之前趙含章給他指派助手,全是讓他聽他們的,趙二郎覺得束手束腳,好不舒服。

趙含章便沖他一笑,在他也跟著露出笑臉後笑容就垮的一下落了下來,「自然是誰有理就聽誰的,你既然要做前鋒,那就不能只顧自己沖殺,不僅要帶好自己的士兵,還要顧好大局,你要是做不到,現在便可以把話收回去,我以後也不讓你再做前鋒。」

趙二郎心一緊,立即道:「我,我知道了,要聽他們的。」

趙含章就拍了一下他腦袋:「也不能全聽他們的,你得學會自己想,你有理就堅持自己的想法,他們有理就聽從他們的意見。」

趙二郎摸著腦袋委屈不已,覺得姐姐反復無常,結果也沒說到底是聽他的,還是聽他們的。

他不由偷眼去看姐夫,希望他能給他一些提醒。

傅庭涵就伸手輕柔地摸了摸他的腦袋道:「當你不能判斷一件事是正確還是錯誤的時候,就聽你姐姐的,如果你姐姐沒有給出意見,那就聽身邊智者的。」

他道:「王臬和謝時都是很聰明的人,又是你姐姐給你指派的,所以不會有問題,你可以聽他們的,等你學會了思考,學會了判斷一件事正確與否,你就可以照著你姐姐教你的做了。」

趙二郎就認真的將這段話來回念了好幾遍,確認自己背下來後就狠狠點頭,「姐夫,我記下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