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心照不宣

荀修和米策作為主將都被留了下來,不過他們的副將帶了一部分人回陳縣去了。

趙含章的命令不是集中下達,而是一個一個的分開下達,所以他們也不知道趙含章竟然調走了這麼多人。

等知道的時候,已經是快到作戰的時候了。

連內部都如此,外部就更不得而知了。

趙含章特別雞賊,讓人埋鍋造飯時,一口鍋,旁邊要多壘兩個竈臺,也不必費很多柴火,就拿出兩根燒著的濕木頭放著,濃煙滾滾,讓人遠遠看著像是在做飯就行。

他們的營帳空了一大半,加上趙含章當初離開江邊時的那番話,外面盯著他們的兗州斥候一直認為他們是很多人擠一個營帳,見每天做飯的炊煙沒有少多少就沒有懷疑。

消息報回到茍晞處,茍晞卻盯著幾張紙上的信息蹙眉,那上面說,有幾條道路都有疑似大軍出沒的痕跡。

但看著似乎被人清掃過。

只要走過就必有痕跡,趙含章也知道這一點,也沒想著完全掃除痕跡,不過是想著,痕跡少一點兒,給出的信息就少,或許就有人沒註意到呢?

一開始斥候和茍晞的確是沒註意到,但茍晞看著遞回來的情報,總覺得趙含章過於謹慎,卻又不夠謹慎。

說她過於謹慎,是因為對方在防備東海王斥候時也在防備他的斥候,不許他的人過於靠近,為此幾次抓捕和軀幹他的人;

不夠謹慎是因為,明明是對東海王行疑兵之計,她卻好似篤定東海王不會查到這裏一樣,營帳一直佇立不動,不曾更換過。

趙含章:……當然不換了,她就五萬人不到在這兒,每天要折騰十六萬人的帳篷,她是有多閑得慌。

有這功夫去做別的事不好嗎?

比如見一見許昌裏的官員,考核一下,該換的就換掉了。

和以前西平一個縣的縣令都要上報朝廷做主不同,現在趙含章換郡守和太守都是自己做決定了,更不要說換個縣令。

不過她也不會隨便換官員,尤其是縣令這種直接管理者。

她能用的人還是少,所以只要為官者不觸及她的底線,她認為都可以調教和容忍。

而且不可否認,縣令們都是很靈活的,會根據上位者的喜好調整自己的做事方式。

看柴縣令就知道了,趙含章這次還讓趙寬帶回去一封誇柴縣令的公函,在這次保衛豫州之戰中,柴縣令後勤做得還不錯,既大部分完成了攤派下去的糧草任務,又沒有讓治下的百姓餓死,這就是進步了。

進步就應該嘉獎。

天要冷了,因為戰爭而產生的難民需要安置,百姓的傷口需要撫平,她有許多的事要做。

傅庭涵也開始忙碌起來,為她整理各地陸續遞送上來的數據,「陳縣以北的豫州境內,十不存一,剩下的人還都躲到了山林裏不出來,大片大片的荒地,你要想讓豫州安定下來還有許多事要做。」

趙含章也預見到了,倒是並不怎麼驚訝,「當務之急是讓豫州真正的安定下來,東海王和茍晞的兵馬都得離開。」

趙含章擡頭問範穎,「茍將軍那邊還沒消息嗎?」

「茍將軍說還得再等一等,」範穎頓了頓後道:「但很奇怪,汲先生說,近來兗州軍派出來的人有點兒多,也不全是盯著我們這邊的,還有人往汝南汝陰一帶探去,汲先生派人攔住了,但不排除有漏網之魚。」

趙含章便輕笑一聲,和傅庭涵道:「茍晞這是懷疑我了。」

傅庭涵:「你打算怎麼做?」

趙含章略一思索道:「我雖然把人調回去了,卻不是因為背約,明天我們就潛回江邊等待,以表達我的誠意。」

五千人,她有信心躲過東海王的眼睛。

傅庭涵點頭應下。

汲淵訓練出來的斥候並不比茍晞差多少。

至少在他的勢力範圍內,他能夠最大限度的掌握信息,所以當時東海王的斥候前腳把信給章太守的隨從,後腳就被盯著河岸的斥候發現了。

因為他們動作太神秘,斥候都沒上報,直接就拿了那隨從,把信給搶了。

事情要交給擅長的人去做,那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所以趙含章直接把此事交給了汲淵,「茍晞顯然懷疑我了,我不願與他交惡,我明日便帶兵出發去江邊,先生想辦法傳遞我的意思吧,就說我會不惜一切代價打敗東海王的。」

汲淵糾正她,「是助他打敗東海王。」

趙含章笑嘻嘻的道:「一樣的,一樣的,總之,我和他是一夥的。」

汲淵沒表示反對,他朝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魯錫元從營帳前路過,他便道:「女郎可以帶上魯錫元,他謹慎小心,正好輔佐女郎。」

「女郎做事還是過於冒險了一些,傅大公子什麼都好,就是什麼都聽您的,膽子和您一樣大,身邊還是需要一個謹慎之人提點。」他道:「您既然把人騙來了,那該物盡其用才是。」

趙含章:「怎麼是騙呢?我與他分明是互取所需,他願意跟隨我施展抱負,我也要用他了解汝陰郡。」

汲淵揮揮手,不願與她深究這一點兒,只讓她帶上魯錫元。

趙含章沒有反對,第二天便帶了五千兵馬離開。

他們悄悄從另一條路返回江邊,距離對岸東海王駐紮的地方有一段很長的距離,可以讓他們悄悄渡江也不被發現。

茍晞收到了這一消息,沈默片刻後決定不深究那些可疑的痕跡,他對茍純下令,「你即刻點兵一萬,也去江邊等候渡江吧。」

茍純不悅,問道:「兄長,這些痕跡是怎麼回事,是有其他兵馬出沒,還是她趙含章違背盟約,私自調走了兵馬?」

茍晞洞察人心,趙含章這一出兵他就確定了,「私自調走兵馬是真,遵守盟約也是真。」

他道:「她沒有違背盟約,不過是做了一個對豫州最有利的決定罷了,只要她肯出兵與你共擊東海王營帳,此事我們可以略過不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