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 懷疑

果然,豫州軍在漸漸退走,到第五天,他們的營地已經空了,而茍晞在兩天時間裏向他們發起了三次進攻,雖然都是很小的規模,且沒有大的成果,但依舊讓對岸的將士惱火起來。

尤其是東海王,他已經快氣得失去理智了,昨晚上對岸敲了五次鼓,就在他們以為又是偷襲時,卻發現人只是在江中心咚咚咚的敲鼓和打鑼,即便懷疑他們是在故意折騰,但聽到鼓聲,他們還是害怕對方又突襲,所以只能起身準備迎戰,來回折騰了五次,東海王及其帳下幾乎一晚上沒睡。

而在此之前,他們已經無眠一個晚上了。

兩天沒睡好覺,任是誰脾氣都不會好的,就算東海王帳下有人認為茍晞這是行疑兵之計,卻也不敢勸誡暴怒的東海王忍耐。

缺覺的東海王在遠望也看不到豫州軍的蹤跡,悄悄派出去的斥候跑回來了兩個,他們道:「我們沿著他們退去的方向追了四十裏左右,的確是走了,更深就追不去了,兗州軍正在大肆搜查我等,對岸連普通百姓靠近江邊都會被抓起來。」

「如此嚴厲,可探得到豫州軍為何退走嗎?」

「沒有,一點兒消息也探不到。」

這句話本身就含有很深的信息量了,到底是什麼事,竟讓斥候特意查探的情況下都探不到丁點呢?

東海王越來越懷疑趙含章和茍晞鬧翻了,雖然不知是什麼原因鬧翻的,但很顯然,那天他們當著他的面見面,卻似乎沒有談妥,反而鬧翻了。

東海王想到這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還懷疑,「難道是章太守把握住了豫州軍,壓下了趙含章?」

這是他隨手的一步棋,他沒想章太守能壓住趙含章的,畢竟,這兩月來趙含章的功績太過耀眼,他手下的將軍馬加恩稀裏糊塗死在了趙含章手中,兩萬兵馬盡歸她,而章太守手上才多少人?

他能鬥得過趙含章才奇怪。

但現在看來,可能章太守還是有些用處的,至少豫州軍是真退去了。

東海王問道:「給章太守的信是誰送過去的?讓他來見我。」

他要仔細的問一問當時的情況,可能有些線索呢?

當時去送信的斥候小心翼翼地進來,單膝跪在地上回話,「……約在了河邊見面,確認來的人是章太守的隨從後,小的就把回函交給了他,當時就轉身上船回來了。」

他頓了頓後道:「不過當時不遠處的豫州軍營很是熱鬧,說是正在辦慶功宴,所有人都去喝酒了,小的也不敢久留,當時便上船離開了。」

「那隨從沒說章太守打算如何行動?」

「沒說。」

他們就是傳遞信件的,不管是送信的,還是接信的,都知道一個道理,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所以他們恨不得一句話都不說,確定雙方身份後交接完信就走了。

東海王得到的信息少,心中就不免把情況往自己這邊傾靠,越發認定趙含章和茍晞就是鬧翻了。

不過他也不是莽撞之人,於是道:「選兩千人出來,準備渡江,試試看茍晞是什麼意思。」

茍晞可比東海王穩多了,他是名將,又了解東海王,對他這種心理再了解不過。

他有條不紊的組織反擊,既沒有很出彩,但也沒失敗,只是小勝對方。

但這也給了東海王信心,他甚至感覺到了茍晞的急切,他似乎想要速戰速決,莫不成是豫州或者兗州出了什麼事。

就一個晚上的時間,東海王想了許多,各種懷疑都冒了出來。

茍晞這招疑兵計用得極好,趙含章決定和他學習一下,於是從大軍開始拔營時,她就在做一些布置。

輪到誰拔營離開,她便見一見主將。

他們這一批是最後一撥人,走到半路,趙含章招手叫來趙寬和孫令蕙,吩咐他們道:「你們沒必要去許昌,到了前面便領兵南下,回汝南去。」

趙含章道:「帶兩萬兵馬回去。」

趙寬張大了嘴巴,問道:「我等不參與作戰嗎?」

趙含章瞥了他一眼道:「我們豫州軍,算上後勤足有十六萬人在這裏,茍晞也有近二十萬,東海王號稱有三十萬,就是有水分,我估摸著也有二十萬上下,這麼多人還能一股腦的打在一處嗎?」

她道:「這可都是我豫州境內,我豫州還要不要了?」

趙含章揮手道:「趕緊走,悄悄地,沿路讓人掃去痕跡,前後都留斥候,小心兗州的斥候,別讓他們探到了你們的行跡。」

孫令蕙:「下官願留下伴使君左右。」

趙含章拒絕了,「趙寬心夠細了,卻不夠果決,你隨他一起走,你們帶走的皆是趙家軍,回去後安頓好他們,我這裏人夠多了。」

孫令蕙雖有不能留下的惋惜,但想到自己被委以重任,又興奮起來,高興的保證道:「使君放心,我們一定安全將他們都帶回汝南安頓好。」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

孫令蕙是悄悄走的,他們隊伍落在了後面,悄無聲息就轉了一條路,以至於她連和範穎說保重的機會都沒有,只能寫了一封信托留下的人轉交。

等範穎知道孫令蕙離開時已經是駐紮下來之後的事了。

營帳搭了不少,但她去找孫令蕙時發現沿途的營帳大半是空的,一個帳篷裏住著十人,然後是兩個空的帳篷,過去便又是一個住著十人的帳篷。

範穎嚇得冷汗都出來了,來不及去找孫令蕙,自然也沒拿到孫令蕙留給她的信,她轉身便疾行回主帳,找到趙含章稟報道:「女郎,營帳竟空了一半還多,我們的兵馬不知被何人隱藏了。」

懷疑是有人躲藏起兵馬暗中對付趙含章。

慶功宴那天晚上輪到她值班,她沒有去,所以錯過了站在趙含章身邊的機會,事後她從無數人的口述中知道了女郎那天的狠辣和帥氣,心中無比後悔,同是也警戒不已。

看來豫州之內還有很多人不服氣女郎,她須得小心一些。

趙含章聽到範穎的匯報,微微一笑,頷首笑道:「你做的不錯,發現得很快,不過他們是我調走的,不必驚慌。」

十六萬人呢,每天耗費的糧草就是一個極大的問題,她沒有東海王和茍晞那麼富有,也不會讓這麼多將士卷入內戰之中,所以調走了大半,讓他們各自領兵回去了。

如今剩下的只有五萬人不到,這還是防備著戰事擴大化,不然她能只留下兩萬人參戰。

疑兵之計嘛,誰還不會用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