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疑兵計

趙含章挑眉,「今日我們當著他的面見面,又如此親密,他能相信我真的退走?」

茍晞自信的道:「若換個謹慎一點兒的大將,或許會懷疑,但對東海王,我有信心讓他相信,趙將軍只管帶著人退走,在八十裏外等我消息。」

趙含章垂下眼眸思索片刻,點頭應下,「好!」

她一臉嚴肅的道:「我聽將軍調遣。」

見趙含章如此爽快,茍晞瞇了瞇眼,問道:「趙將軍想要點多少兵馬渡江?」

趙含章沈吟道:「江對岸也是我豫州治下,我不願將戰局擴大,因此宜速戰速決,渡江的人貴精不在多,所以我會帶兩千精兵,再有三千步兵,待我沖殺營帳,若能擒獲東海王自然好,不能,我還可以在撤退時阻斷江中回援的人,打掉他們最多的有生力量。」

茍晞都忍不住驚訝的看著她,見她一臉認真,顯然就是這麼打算的,不由道:「趙將軍好計,此一來,凡渡江的人,我們前後夾擊,至少可以留下六成。」

這樣一來,東海王再難東山再起,甚至可能會交代在這裏。

茍晞興奮起來,和聰明人合作就是好,他當即就敲定作戰計劃,「便如此吧,具體的,我們見機行事。」

趙含章笑著應下,問道:「但不知另一路渡江的人茍將軍派了何人領軍,要多少人?」

「一萬人,是我從弟茍純領兵,趙將軍可放心了?」

趙含章露出笑容,放心了。

茍晞身後一個青年走出來,沖趙含章抱拳道:「在下茍純,請趙將軍多加指教。」

趙含章忙笑道:「不敢當,不敢當,論行兵打仗,我們豫州軍所有將士加起來都比不過茍將軍,小茍將軍哪裏用得著請教我等呢?」

趙含章拍茍晞的馬屁,「茍將軍可是我大晉韓信呢。」

雖然茍晞為人嚴苛方正,但聽到這樣的話也不由地翹了翹嘴角。

倆人商量好作戰計劃和時間,茍晞便先告辭了。

趙含章領著一眾將士站在原地目送他們離開。

荀修等人還有點兒慌,問道:「使君,我們就這樣對東海王動手?朝廷會不會將我們豫州軍定為叛賊?」

趙含章道:「怕什麼,天塌下來有個高的盯著,茍將軍與陛下關系親密,手中有皇帝的密詔。」

荀修等人心中吐槽,皇帝那密詔都鬧得天下皆知了,那還能是密詔嗎?

而且皇帝早在東海王的逼迫下否認那封密詔,雖然沒人相信皇帝的話。

但茍晞手中的那封密詔在公開下就是假的。

趙含章:「何況還有我呢,茍晞頂不住,那先砸到的也是我。」

荀修等人就放下心來,不是那麼著急了。

趙含章笑瞇瞇的道:「走吧,回去準備準備,大家應該拔營離開了。」

她一邊走一邊和眾人道:「我們人多,八十裏外我記得是在許昌城外,我們這麼多人不能進城,但在城外駐紮也沒那麼大的空地,還是得分為幾波,反正過不了多久就要打仗,讓大家先擠一擠營帳,便少支些帳篷……」

荀修等人覺得為了不使士兵厭戰,還是應該盡量讓他們住得舒服一些的,正要勸說,趙含章已經道:「但飲食不能少,一定要保證糧草供給……」

糧草可是大事,幾人立即把此事押後,先和趙含章談起糧草的問題來,反正就是各位將軍都和趙含章要糧草。

畢竟她現在是刺史了,糧草的事本來就該她負責的。

一行人邊談邊回營帳,當天趙含章就下令拔營離開。

將士們收到命令,先是最邊上一些營帳的將士拔營離開,向許昌而去,他們會先在那裏駐紮,搞好營帳,確定安全後大軍才會陸續過來。

畢竟十幾萬人,趙含章總不能同一天出行,她很有序的讓人退走。

等對岸的東海王察覺到時,已經是第三天了,豫州軍的營帳幾乎少了一半。

他問底下的將軍,「這麼大的動靜,你們直到此時才知道?」

眾將士低頭,本來洛陽連續兩年打仗,大家都很累,這一趟又是主動出來打,偏打的還是茍晞。

曾經被茍晞吊打的眾將,一點兒作戰熱情都沒有。

將軍如此,更不要說士兵了,大家都怠戰,懶惰得很。

東海王蹙眉,「他們前兩天不是剛結盟嗎,趙含章怎麼會此時退走?莫非是在引蛇出洞?」

他的將軍們聽到他如此說,紛紛松了一口氣,立即點頭,表示他們都如此懷疑,所以此時一動不如一靜。

東海王也決定暫時按兵不動,吩咐道:「派人出去查探,看他們是不是真的退走。」

但他們之間隔著一道江,茍晞和趙含章的斥候都不是吃素的,他們的人一過江就被人發現好不好?

別說帶回來消息了,簡直是有去無回。

雖然士兵不值錢,但能力強的斥候是很難培養,很值錢的。

幾位將軍都互相推諉,皆不想接過這個任務。

東海王直接指派了人負責,然後他就想坐著等消息,結果當天晚上茍晞軍隊便悄悄渡江發起了進攻。

突然響起的喊殺聲讓東海王在睡夢中嚇得一激靈,反應過來後便大怒,下令道:「打回去,打回去!將攻過來的人都給我留下!」

茍晞的人立即後撤,此時對岸亮起了火把,為江中的人指明了方向。

因為是夜晚,東海王的人不敢下江去追,便是如此,茍晞派出去的人也損失不少。

趙含章聽到斥候匯報,點了點頭後表示知道了,讓斥候退下,繼續盯著。

「茍晞開始了。」

傅庭涵皺眉:「他這樣拿士兵的命去填,得幾次才能引誘東海王上當?」

「最少五次吧,」趙含章道:「茍晞名聲太盛,東海王也不是傻子,除非茍晞當著他的面給我一刀,不然他是不會相信我們決裂的。」

趙含章說到這裏一笑,由衷的感嘆道:「茍晞這一招疑兵計用的是真好,除非是很有耐心的老將,不然很難經得起他這麼撩撥。」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