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會面

趙含章討好的將望遠鏡遞給趙銘,「銘伯父您看看。」

趙銘皺眉看她手中的東西,這是用木製的一對小鏡子,從趙含章拿著往對岸看的時候他就在疑惑了。

此時伸手接過,便也學著趙含章的模樣放在眼前往對岸看去,模糊的東海王一下就蹦到了他眼前,趙銘一下放下手中的望遠鏡,他低頭看著手中的東西,再次拿起來看,心情忍不住高高揚起……

「這是……哪來的?」

趙含章指著傅庭涵笑道:「庭涵讓玻璃房的人琢磨出來的,我們出門前還在琢磨呢。」

趙銘看向傅庭涵正要說話,耳邊便聽到了馬蹄聲,他回頭去看,正好看見茍晞帶著一隊人馬過來。

他立即握緊了手中的望遠鏡,直接塞到了寬大的袖子裏。

他整理了一下袖子,再擡起頭時臉上已經帶了淡笑,他低聲警告趙含章,「在茍晞面前,你謹慎些。」

趙含章也沖茍晞揚起了笑臉,用氣音回答道:「我知道!」

茍晞帶著兵馬過來,倆人在對岸東海王的註視下正式會面,雙方都揚起了笑臉,足以讓對岸的東海王看到的模糊笑臉。

東海王氣壞了,原地轉了兩圈,大怒問:「趙含章是什麼意思,豫州軍是在和我,和朝廷正式宣戰嗎?」

左右都沒說話。

茍晞上下打量了一下趙含章,頷首招呼道:「趙將軍別來無恙啊。」

趙含章臉上帶著燦爛的笑,「茍將軍還如往昔,依舊這麼精神。」

倆人都不是婆婆媽媽的人,一聲招呼過後,趙含章便開始介紹他們這邊帶來的人,「豫州之困多虧了茍將軍出手,豫州上下皆感激不盡,我特意帶了將士們過來拜見將軍。」

趙含章先介紹了趙銘,笑道:「這是我趙氏脊柱,含章的伯父,趙銘。」

「原來是趙山君,久仰大名。」

趙含章微楞,不由去看趙銘,啥趙山君,她怎麼不知道她的銘伯父有這個名字?

趙銘只在馬上微微點頭,「趙某亦久仰茍將軍大名。」

趙含章忙介紹起汲淵,然後是荀修等人。

也不知道為啥,倆人都沒下馬,其實趙含章是想下馬的,還想去碰一碰江水,但見茍晞沒有下馬的意思,她便只能繼續坐在馬上。

茍晞也看到了對岸高臺上的東海王,微微擡了一下下巴,一邊看著對岸,一邊問趙含章,「趙將軍猜,東海王會怎麼猜測我們這次見面?」

趙含章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對岸,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茍晞是為了不顯得比對岸站在高臺上的東海王矮,所以才坐在馬上的吧?

趙含章心中無語,臉上卻很嚴肅,「他必認定我們二人結盟,恭喜茍將軍。」

茍晞偏頭看她,「只恭喜我,怎麼,趙將軍心中不願與我結盟嗎?」

趙含章和他道:「茍將軍,我心中只有豫州和大晉的利益,東海王倒行逆施,而茍將軍能夠為了大義暫時放棄與他的恩怨,助我豫州脫困,此情此義,含章永不會忘。」

茍晞聽明白了,也就是說,她現在與他結盟是因為對豫州和大晉有好處,但有一日,他的存在反過來威脅到了豫州和大晉,結盟之類的事也就不存在了。

他扯了扯嘴角,心中思慮的事卻已經飛快閃過,他點頭算應下了趙含章的話,問道:「以他現在的布防,趙將軍覺得我們要從哪裏動手?」

趙含章微微蹙眉。

茍晞看到了,便道:「趙將軍不會以為將豫州軍陳列於此便能嚇退東海王吧?」

他冷笑道:「他是個驕傲的人,這兩年又獨斷專行,受不得一點兒委屈,你覺得他會主動退兵?」

「這一場仗,趙將軍打也要打,不想打也要打!」

趙含章眉眼舒展開來,笑道:「茍將軍說的不錯,你想從何處出手?」

茍晞也不客氣,直接道:「要打他,須得渡江,但我們渡江便先弱了三分,他們若趁勢發起進攻,於我們不利。」

「所以?」

茍晞瞥了一眼對岸,見東海王已經被他們氣走,便一躍下馬。

趙含章便也跟著下馬,倆人站在河邊,茍晞隨手取來一根木棍在地上畫,「這一處,趙將軍應該很眼熟吧,你們偷偷渡江回來的地方。」

趙含章點頭。

茍晞翹了翹嘴角道:「東海王的軍隊戰意不盛,這一片他們都沒探查到,所以趙將軍可以從這裏再渡江。」

他手中的棍子一轉,在地上畫了一條長長的線,順手用棍子往河道上指,「那上面還有一處易渡江之處,我的人會從那裏渡江,從另一處進攻東海王營帳。」

趙含章沒有表示反對,而是問道:「僅憑我們兩支軍隊嗎?他們再沒有戰意,也有二十萬人吧?」

茍晞就翹了翹嘴角道:「趙將軍放心,此戰是我和東海王間的爭鬥,我自然不會拿你做馬前卒。」

他目光掃過她身後的荀修等人,趙含章便笑道:「將軍放心,我這些將軍都是信得過的。」

茍晞就微微笑道:「我自然是相信的,能被趙將軍帶到這裏來的,總不會有二心。」

他狀似無意的問道:「不知汝陰郡的章太守今日為何沒來?說起來,我與他也算舊相識。」

趙含章臉上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依舊笑吟吟的,「章太守生病了,正在營帳中養病,不過茍將軍要想見他,我想他是很願意來見將軍的,不然我讓他晚上去拜見茍將軍?」

茍晞拒絕了,笑道:「不必,替我與他問一句好就行。」

趙含章身後的荀修等人臉上冷汗都快下來了,就是趙駒都忍不住提起了心,臉上神色幾度變化。

能夠始終如一的也就趙銘和汲淵,還有……傅庭涵。

趙駒忍不住看向傅庭涵,沒想到他也能有這份定力。

打完機鋒,確定來的人都是可以信得過的以後,茍晞這才說出自己的計劃,「我想趙將軍拔營離開,豫州軍做出回陳縣的姿態,而我帶人佯攻,將他的大軍吸引過江。」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