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轉移仇恨

趙含章定定的看了他們一會兒,這才淡淡出聲道:「起身吧。」

眾人這才站直身來。

趙含章略一思索便叫道:「趙寬。」

趙寬立即上前一步,「下官在。」

「趙駒。」

趙駒立即出列,躬身行禮,「末將在。」

「著你們二人去收攏汝陰郡兵馬,喬參將,蔡參將從旁協助。」趙含章看向喬蔡二人,問道:「匈奴人才走,我不願內戰,兩位可以幫助趙寬趙駒二人收服汝陰郡兵馬吧?」

汝陰郡只有兩萬兵馬在此,而豫州郡十多萬,趙家軍更是占了近一半,他們豈敢說不?

喬參將和蔡參將低頭應了下來。

趙含章便讓四人帶著親衛離開。

汲淵一揮手,立即有侍從上前將章太守擡了下去。

趙含章轉著酒碗,臉上重新帶上笑,「諸位,我們繼續來飲酒吧。」

將士們立即笑開,強顏歡笑的和趙含章同飲,只是心中惴惴,心情不似之前輕松。

傅庭涵也不高興,任是誰在這樣的日子裏殺人都不會高興的,殺人狂魔除外。

但這到底是個特殊的地方,特殊的時期,兩碗酒下去,氣氛重新活躍起來,眾人一松,開始拎著酒壇四處敬酒起來。

趙含章收了臉上的笑容,轉身離開。

傅庭涵和汲淵等人連忙跟上。

他們也沒有走遠,就站在陰影處說話,四周都是趙家軍親衛。

「魯錫元還沒找到嗎?」

汲淵:「人不在營帳內,親衛問過,說是天黑前曾有人看到他和他的隨從往營門外去。」

趙含章揉了揉額頭,酒喝得有點兒多,這會兒有點兒頭疼,她問道:「章太守死了嗎?」

汲淵:「……死了,正中心口,女郎的劍法超群。」

趙含章並不是很高興,道:「將人收殮了,送回汝陰郡去交給他的家人。」

汲淵應下。

趙含章這才看向傅庭涵,「軍中的防務……」

「我讓秋武管著呢,今晚吃酒的人不少,他們那一支在巡邏,沒有參加飲宴。」

趙含章這才放心,「那就好,軍中一旦生亂很容易營嘯,今晚大家都辛苦一些。」

連趙銘也跟著應下。

趙含章看時間不早了,便出面結束飲宴,讓各將軍的親衛將他們送回營帳。

除了真憨的,大部分人都沒醉,一回到營帳便清醒過來,荀修甚至往門簾外探了探腦袋,確定附近都是他的人以後才縮回腦袋,呼出一口氣和親衛道:「今晚真是嚇死爺爺我了。」

親衛也被嚇到了,臉色到現在都還有些發白呢,畢竟當時那把劍離他們家將軍那麼近,說插出去就插出去了。

「將軍,那我們還留下嗎?要不要跑?」

荀修就給了親衛腦袋一下,「你蠢啊,這時候跑,你是想當第二個章太守?」

他咽了咽口水道:「老老實實待著吧,之前以為她是女子之身,為人要溫柔善良些,今日來看,她還是心狠手辣啊,果然,能當刺史的都不是什麼好人。」

「您是說何刺史也……」

何刺史對荀修有知遇之恩,他當然不能說何刺史的壞話了,於是怒瞪親衛,「我何時這麼說過了?滾滾滾,還不快打水去,一點兒眼力見也沒有……」

難怪他當不上刺史,全是手下跟不上,看看趙含章的人,趙寬就不必說了,那孫令蕙都比他機靈。

這一夜,豫州軍營裏許多人沒睡著,汝陰郡的營地裏死了好幾個人,但大體上算是平穩的過渡了。

從今天開始,汝陰郡就沒有章太守了,只有趙刺史,他們直接聽命於趙刺史。

魯錫元在後半夜被抓了回來,他跑得太急,有些狼狽,隨從因為和趙家軍砍殺搏鬥,身上見了血,但被捆綁起來依舊兇巴巴的瞪著他們,恨不得一口咬死他們的模樣。

趙含章一直在等消息呢,所以便是睡覺也沒有熟睡,人一抓回來她就清醒了。

當即讓人把他給拖,哦,不,是請進來。

魯錫元和他的隨從被請跪坐在地上,趙含章則盤腿坐在席子上,因為才醒,聽荷又貼心的給她送了一碗酸酸的解酒湯。

她齜牙咧嘴的喝完以後把碗隨手一放,就湊上去看魯錫元,「你跑什麼呀?」

魯錫元沒說話,好一會兒他才酸澀的問道:「趙將軍,我家太守呢?」

趙含章:「死了。」

她說得平淡,魯錫元卻是心中一痛,畢竟是認識多年又追隨的人,他簌簌落淚,和趙含章道:「將軍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你不為自己爭取一下嗎?」

魯錫元道:「我是章太守的心腹幕僚,將軍豈能容我?若是容我,放我跑就是,何必大費周章的派人去抓我。」

「我好奇呀,」趙含章忍不住拍腿,「我就好奇,你跑什麼?你天才黑的時候就跑了,那會兒章太守還在呢,東海王的信也沒送過來。」

都到這個地步了,魯錫元也沒什麼好瞞著的了,直接道:「章太守寫信給東海王自薦為豫州刺史。」

趙含章點頭,示意他繼續往下說。

魯錫元道:「但刺史之位已經是趙將軍的,趙將軍能力傑出,又有趙家軍在手,怎會輕易相讓?」

他道:「我認為太守此事不成,因此勸說他放棄,只是他不聽我的,我便只能走了。」

果然,章太守現在就死了。

不過連魯錫元都沒想到他死得這麼快,他以為他至少能撐兩天的,這樣他也跑得足夠遠了。

他了解章太守,他跑了,章太守不會派人抓他,趙含章便是要抓他,那也是兩天之後的事了,他那會兒早跑沒影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章太守連一個晚上都沒撐過去。

趙含章自己都沒想到,「你知道東海王的回信落在了誰手裏嗎?」

魯錫元猛的瞪大了眼睛。

趙含章就嘆息道:「不錯,就是在我手裏,只是章太守能夠悄無聲息的把信送去對岸東海王手裏,怎麼東海王的回信就不能悄無聲息的到章太守手中,而是有人特特的給我送來》」

魯錫元瞪圓了眼睛,直接下結論,「東海王在借刀殺人!」

趙含章冷笑,「他這是想讓我和章太守今晚就亂起來呢,可惜了,這一次不能讓他如願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