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發現

驕傲如荀修,在趙含章拎著酒壇子上來時也忍不住端著碗起身。

趙含章給他倒了一碗酒,笑吟吟的道:「聽說荀將軍收許昌時,只身領著八百將士便殺入城中,在許昌收復上首功!」

荀修自得起來,但對上趙含章還是謙虛了一下,「這也多虧了趙將軍將駐守許昌的匈奴人引走, 那守城的牙門將是喬晞的手下,喬晞一死,他們人心渙散,又派出大量兵馬去追趙將軍,我便在後面撿了便宜。」

米策擠上來笑道:「如此說的話,我們誰沒撿趙將軍的便宜?這豫州半數匈奴軍都是趙將軍和北宮將軍引走的。」

說到這裏, 眾將士才想起來問,「將軍, 北宮將軍呢?」

趙含章惋惜道:「北宮將軍思鄉心切, 已經回西涼去了。」

荀修便打探道:「這次豫州之戰,北宮將軍算首功吧?」

眾將士都豎起了耳朵,雖然現在他們基本不受朝廷控製了,但若能積累軍功,被朝廷加封,他們還是很高興的。

趙含章笑著頷首,一邊給自己倒酒,一邊道:「不錯,茍將軍和北宮將軍乃首功,若沒有他們二人,我們豫州之困不會那麼容易解。」

她用酒碗碰了碰他們的碗,「遙敬北宮將軍和茍將軍。」

趙含章一飲而盡。

眾將士對茍晞和北宮純的功績也是打心裏服氣的, 見趙含章已經定了基調, 便也舉碗道:「遙敬北宮將軍和茍將軍。」

趙含章與他們笑道:「但諸位將軍功勞也不小,我都記著呢, 待此間事了, 我便和朝廷上書,為諸位將軍請封。」

眾人目光閃亮,高興的一一應了下來。

章太守被落在身後,見他們一副趙含章已經是刺史的模樣,不由氣悶,他一把將碗中的酒喝光,轉身就要走。

他下午已經悄悄派人去聯絡東海王,現在還沒消息過來。

趙含章瞥眼看見他轉身,立即拎了酒壇子上前,攔住他道:「章太守,將士們正同樂,何故氣悶呢?來來來,我來敬你三碗酒。」

她笑哈哈的道:「我今日才知道,這酒可真是好東西,樂中更樂,悶中開懷,實在是良品啊。」

眾將士聽她這麼一說,豪邁的大笑起來道:「將軍已得酒中真意!」

坐著喝酒的趙銘翹了翹嘴角,扭頭和汲淵道:「她這一點兒倒是像我。」

汲淵一點兒也不想他家主公變成一個酒鬼,但喝酒的確能拉進和將士們的感情, 因此他默默地沒說話。

傅庭涵沒有喝酒, 他就靜靜地坐在一旁喝水。

趙含章喝了一圈回來, 人還精神得很,她招呼著眾人吃飯吃肉,「酒雖美味,但多飲傷身,還是應該多吃肉!來,諸位吃肉!」

大家就快快樂樂的吃起肉來。

被拉著的章太守一時竟不能走脫,更加郁悶了。

趙含章是真心想和章太守說說話的,所以她緊緊地拉著人,還連敬他三碗酒,感謝他的大度和寬容,嘆氣道:「章太守願意放下成見,先與我驅逐匈奴,可見太守心裏還是裝著百姓的,就憑這一點,我就該敬太守。」

說罷,她又給自己和章太守倒了一碗酒。

章太守感動不感動不知道,但身邊圍著的將軍們感動了,荀修嘆氣道:「趙將軍能如此想,可見胸懷更廣闊。」

心情才略微好一點兒的章太守心情立即又不好了。

趙含章看著尷尬,她是真心誇章太守的,畢竟她就要把人辭了,唉,人家畢竟在汝陰郡裏幹了好些年,她一上位就辭了人家,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所以想著先把人誇一誇,後續再談辭退的事氣氛也能緩和點兒,誰知道又弄巧成拙了。

趙含章頭疼,對於這種事她是真的沒有經驗呀,以前只在書上看到過,她實際上就是個老師和圖書管理員,理論知識再豐富,也沒有過實操啊。

話說,她後面把人辭掉,不會發生流血事件吧?

章太守看著是真的很不喜歡她呀。

正頭疼,一個士兵小心的避過人群去到汲淵身邊,將一封信遞給他。

汲淵展開一看,和煦的臉色瞬間冷沈下來。

一旁坐著的傅庭涵不由扭頭看去,「怎麼了?」

汲淵就把信遞給他看。

傅庭涵接過,一目十行的掃過,臉色也有點兒不好。

看了一眼還在一臉糾結頭疼拉著章太守要解釋的趙含章,他直接起身走了過去。

汲淵一驚,忙道:「大郎君,此事可過後再處理,今晚是……」

傅庭涵卻已經走到趙含章身邊,拉住她的手扯到一邊來道:「不必頭疼了。」

「嗯?」

傅庭涵將手中的信遞給她,「有人替你做出了決定。」

趙含章已經有些許醉了,聞言接過信笑哈哈的看,她看得撲哧一聲笑出來,樂得眼淚都快要出來了。

她把酒壇子一把塞進傅庭涵懷裏,上前一把拍住章太守的肩膀,樂道:「章太守,你還想當豫州的刺史啊?」

章太守心一提,目光落在她手中的信上,面上不動聲色的道:「刺史之位現在空懸,只要德才兼備,誰都可取之……」

「但伱有德有才嗎?」趙含章笑吟吟的看著他道:「你一沒有百姓力薦,二無平亂之能,三嘛,整個豫州都知道,茍晞是我付出極大的代價請出山來的,他助我豫州驅除匈奴,我們豫州就算不能投桃報李,也不至於在此時對他落井下石吧?」

趙含章單手甩了甩手中的信,笑嘻嘻的問章太守,「章太守,你說德才二項你占了哪一項呢?」

她雖然是笑著的,但圍著她的士兵都感受到了她的憤怒,對上她冷冽的目光,章太守脊背發寒,就要甩開趙含章離開。

趙含章卻一把按住他的肩膀,讓他動彈不得,「別動,」

趙含章壓低了聲音,輕輕地道:「我如今正生氣,可不確保手上有分寸,章太守,你還想留著這只胳膊嗎?」

章太守感受到疼痛,頓時一動不敢動了。

荀修等人也聽到了,面面相覷起來,於是大家你推我,我推你,最後已經和他們混熟,這一次也立了不少功勞的趙寬被一把推到了前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