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頭疼尷尬

他覺得,聰明的趙含章也不會想要去他的營區,所以他都沒提,直接提議軍前相見。

趙含章一口答應了下來,她道:「我才回來,還未見過豫州將士,待我見過他們,便帶上幾位將軍去拜見茍將軍。」

茍晞的人一直緊盯著豫州的營區呢,自然知道趙含章剛進營,算一算時間,的確沒來得及見荀修等人。

明預笑著應下,做主將時間往後推移了一些,雙方商定好見面的時間後他便告辭離開。

趙含章讓秋武送他出去。

等人一走,她臉上的笑容才落下來,「看來茍晞派人盯著各道江面,卻沒能盯到對岸。」

趙銘擡起眼看她,「東海王是蠢貨,卻也不至於如此無能,何況他手底下也是有能人的,茍晞的人要是連對岸的消息都能了如指掌,那這場仗也用不到找你了。」

趙銘說到這裏一頓,微微坐直了身體,「傅中書也牽扯進來了?」

趙含章揮手道:「我把人勸回去了,他就兩萬人,夠幹什麼的?東海王隨便派出一隊人馬就把他們收了。」

趙銘手指輕輕點了一下膝蓋,「所以,傅中書回洛陽了?」

趙含章沖他笑。

趙銘就問,「那你呢,你果真要和茍晞合力攻打東海王?」

趙含章:「那要看東海王敢不敢動手了,他要是主動,那我必和茍晞合力收了他,他若是老實退回去,我自然不會給茍晞當刀使。」

「你能拗得過茍晞?」

趙含章便微擡下巴,自傲的道:「雖然豫州兵力不及兗州,但我們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茍晞敢對我出手,東海王會放棄這個好機會嗎?」

所以茍晞是腦殘了才會對她動手。

她是答應了茍晞要站在他這邊,但那也是在東海王主動的情況下,嗯,雖然當初這個前提條件沒有點明,但不妨礙她這樣加上去。

趙銘還能說什麼呢,此事於豫州有利,也不算失信,他自然不會阻攔。

荀修等將軍和官員收到通知,急忙回營拜見趙含章。

趙含章坐在上位,那裏之前一直是趙銘坐著的,但荀修等人並不是很服氣他坐在那個位置上,不過是因為趙家軍人數不少,而趙含章又捷報頻頻,所以他們才暫時忍了下來。

此時看到上面端坐的趙含章,眾人低下頭來,再沒有意見,舉手行禮道:「拜見趙將軍。」

趙含章頷首,就看到了混在人群中不甘不願的章太守。

哎呀,這個卻是熟人,一年前,她在灈陽城外就是如此拜見他的。

趙含章露出笑容,擡手道:「諸位免禮吧,快請坐下。」

眾人在兩邊按照官職大小分坐,趙含章便看向章太守,露出笑容,「章太守何時來的?汝陰郡現在情況如何?你手下現在還有多少兵馬?」

章太守許多的話就被這些問話給堵在了胸中。

趙含章此三問,完全把自己放在了刺史的位置上,但……章太守還沒承認她是刺史呢,朝廷也沒承認!

所以章太守悶悶不樂的沒作答,還把頭扭到一邊去。

這一刻,趙含章在心裏做下決定,她要換掉汝陰郡太守。

她笑了笑,毫不在意的模樣,轉而看向荀修,問道:「現在是誰陳兵江邊?」

荀修微微躬身道:「是末將。」

「陳兵幾何?」

「兩萬人。」

趙含章:「動過手嗎?」

荀修搖頭,「未曾。」他頓了頓後道:「沒有將軍的命令,我等不敢貿然動手。」

趙含章滿意的點了點頭,「由著他們對峙,我們不急著做出決定,讓將士們克製,只管在一旁看戲。」

米策不由苦著臉道:「可軍中的糧草也不多了,總囤兵在此處,將士們心中浮躁,不免生事。」

於盛也道:「才與匈奴交戰,將士們思鄉心切,厭戰情緒很高,並不願長留此處。」

趙含章點頭道:「我知道,這幾日就當是休息,先安撫將士們,待東海王一退,大家便可回鄉。」

章太守沈著臉問,「趙將軍何故將豫州拖入東海王和茍晞的爭鬥中呢?這不是置豫州於水火之中嗎?」

趙含章:「我自然也不願如此,奈何朝廷不派援軍,匈奴鐵蹄之下,我們還有別的選擇嗎?」

眾人沈默。

趙含章道:「豫州危難之時,只有茍將軍願出兵相助,便是為報恩,在茍將軍有難時,我們也該回報一二的。」

從軍之人,多少有些義氣,荀修等人雖然不願摻和進東海王和茍晞的紛爭中,但也同意趙含章的這個觀點,於是點頭應道:「我等聽將軍調遣。」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道:「匈奴退去,我們豫州算大捷,但此次百姓流離失所,將士們死傷慘重,我實在難以開懷,傳令下去,三軍俱哀,晚上以酒水肉食祭奠此戰死去的人,並犒勞三軍。」

眾將應下,也高興起來,瞬間把章太守的挑撥之言拋在了腦後。

軍隊中的犒勞總是與祭祀連在一起的,每每大犒三軍,大家都要先把酒肉先祭給戰亡的同袍。

這也是中原一帶喪葬中總是吃席的原因之一。

吃席,一是解晦,二是犒勞,三則是代表了生者要振作起來,向前看。

豫州才經歷過慘烈的戰鬥,如今東海王和茍晞十幾萬的大軍又在豫州對峙,軍民情緒低落,他們需要一場宴席來提振士氣。

趙含章命令一下,三軍立即動起來,淘米煮飯,殺雞宰羊,好不熱鬧。

連對岸的東海王都知道了他們的動靜,不由問左右,「對面豫州軍裏怎麼這麼熱鬧?」

立即有人下去,不一會兒上來稟道:「王爺,趙含章得勝歸來,正下令犒賞三軍呢。」

東海王聞言坐直了身體,問道:「那北宮純呢?既回來了,為何不先來拜見?」

雖然不願承認,但在天下人眼中,東海王就是代表朝廷,代表正統,趙含章和北宮純得勝歸來,的確應該先來拜見東海王。

但……

「北宮純似乎不在軍中,而趙含章……」幕僚頓了一下,趙含章現在跟茍晞穿一條褲子您不知道嗎?為什麼要問出這種讓他頭疼尷尬的問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