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詰問

「那不是驚世之天才,而是睡夢裏的神仙了。」趙銘嗤笑道:「蠢人是不會聽聰明人勸告的,更不會聽蠢人的,所提除非是神仙,沒人能夠讓東海王退兵。」

趙含章糾結起來,東海王必定是銘伯父口中的蠢人了,那姬先生是聰明人,還是蠢人?

趙銘已經冷笑一聲道:「茍晞倒是聰明了,只是聰明過了頭。」

正說著,有人進來稟報:「將軍,茍將軍派了人過來,點名要見您。」

趙銘臉色更加冷凝,冷冷地道:「看到了吧,比東海王不知聰明多少去,你才回來呢,他就知道了,而你是從東海王那頭過來的,都渡過了一道江水,他都能什麼都不知道。」

趙含章輕咳一聲道:「伯父,這就不能是我太聰明,瞞天過海瞞住了東海王嗎?」

「那茍晞那裏怎麼解釋?」

「哦,我讓人去告訴他的。」

趙銘輕輕地掀了一下眼皮看著她,「果真嗎?」

當然是假的,她回來當然是要先見趙銘和汲淵這幾個自己人,然後見豫州的將軍和官員們,最後才想見盟友。

可惜,茍晞的確太厲害,她剛偷溜著進營地呢,屁股都沒坐下對方就招來了。

看來對方的斥候還是厲害,他們這邊還得再練。

趙含章沖趙銘討好的笑了笑,扭頭道:「請使者進來吧。」

又道:「去請各位將軍過來,還有何刺史身邊的於盛幾個。」

那是何刺史的幕僚和班底,趙含章是要換人,卻不想貿然換掉,所以她得先見一見人,看看人是什麼樣子的。

士兵應聲而去。

趙銘起身將上位讓給她,自己隨意的在一側找了個位置坐下,問道:「你們追至何處?北宮將軍呢?匈奴都退幹凈了?」

趙含章從後面逐一回答:「都退幹凈了,北宮將軍回西涼去了,就追到了上黨邊上,再往上就不好追了,所以我們派人給劉琨送信便回來了。」

趙銘皺了皺眉,「怎麼讓北宮將軍回西涼去了,他領兵之能可堪比茍晞,若能留下他……」

趙含章就嘆氣道:「我如何不知呢?但他歸鄉心切,由己度人,我便不願勉強他了。」

她的家還遠在千年以後呢,她都想著回去,為此不惜做了這麼多事,只要有一絲希望她都想蹦回去,何況北宮純的故鄉是在西涼而已。

他總不能和張軌的那些政敵一樣攔著不讓人家回去。

趙銘一聽,沈默了下來,沒有再提。

他看向在對面落座的傅庭涵,臉上露出淺笑,和煦地問道:「庭涵一路上可還適應?有沒有受傷?」

傅庭涵搖頭道:「挺好的,未曾受傷。」

趙含章忍不住有點兒小嫉妒,「銘伯父,您看看我,我才是您的親侄女。」

趙銘沒好氣的瞥了她一眼,臉上盡是嫌棄。

傅庭涵忍不住輕笑一聲,才要說話,士兵已經領著茍晞的使臣進來了。

明預一進來,看到如此其樂融融的場景,不由的微楞,回過神來後忙和坐在上位的趙含章行禮,口稱:「趙刺史。」

趙含章對他的稱謂很滿意,頷首免禮,立即請人坐下,「明先生請坐,先生親自過來,可是將軍有何吩咐?」

明預露出笑容道:「將軍得知趙刺史一路往西而去,憂心您和東海王的人馬撞上,因此特派明某來看望,也想再問一問趙刺史,昔日應承將軍的諾言,可還作數嗎?」

趙含章立即嚴肅道:「自然作數,我趙含章豈是失信之人?」

她解釋道:「我和北宮將軍追擊匈奴一路追到了上黨,從劉淵處得知東海王派兵圍了支援豫州的傅中書。」

她嘆氣道:「要是別人也就算了,我怎敢為援軍就得罪東海王呢?但領兵的是家祖父,那就不能坐視不理,所以我們只能先往西去找人救人,沒想到只是幾天時間,將軍便和東海王對峙上了,唉,此是含章之過。」

明預這才一臉恍然大悟的模樣,看了傅庭涵一眼後道:「原來領兵的竟是傅公子之祖傅中書嗎?」

傅庭涵對他們的明知故裝很無奈,他沒有這個演技,因此直接面無表情的點頭。

明預趕忙問道:「那不知傅中書此時陳兵何處?我們將軍想要拜見一下中書,也好托他拜候陛下。」

誰不知道茍晞和皇帝有聯系渠道啊,要問候皇帝,用得著通過傅中書嗎?

趙含章想到此時傅祗雖走了一段時間,但他不擅領兵,又多是新兵,就是急行軍速度也不會很快。

這事要是讓東海王知道了,很可能會分兵去追。

茍晞也不見得就喜歡皇帝擁有自己的勢力,為了不讓茍晞背刺,趙含章沖明預意味深長的一笑,「傅中書想要勸將軍和王爺克製,只是依我看將軍和王爺都很難再克製住,為了不讓他老人家傷心,我便說服他先藏兵起來,之後能以文說服將軍和王爺還好,若不能,他手中有兵,也可遵照自己的心意來。」

明預就瞇著眼睛問,「但不知傅中書的心意在誰那邊?」

「我雖不知傅祖父的心意在誰那裏,但我想,東海王把持朝政,囂張跋扈,多次侮辱皇帝,傅中書素來忠義,他的心意一定不會在東海王那裏。」

明預嘴角微翹,繼續追問,「那不知趙刺史的心意在誰呢?」

趙含章哈哈大笑道:「明先生問的是公是私?」

她笑道:「要是私,我的心意自然在傅公子這裏,若是公,」趙含章的笑臉一沈,甚至有些發寒,「我已應承了將軍,東海王對我豫州見死不救,放任匈奴在我豫州肆虐,難道我還能卑躬屈膝的去舔他司馬越嗎?」

明預感受到了趙含章的不悅和憤怒,識趣的沒有再追問,而是展開笑容和煦的道:「我們將軍自然相信趙刺史。」

他道:「將軍得知趙刺史平安歸來,高興的笑了好幾聲,特意遣我來請趙刺史,想要和您在軍前相見。」

如今三軍對陣,都帶了不少人馬,茍晞當然不可能冒險獨自進別的營區,哪怕趙含章是盟友也不行,誰知她會不會突然背叛他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