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舉薦

傅祗松了一口氣的模樣,正要點頭,傅庭涵已經看了一眼趙含章後道:「祖父,何刺史死前將豫州刺史位傳給了含章,刺史印現在在她手上,豫州的兵馬也都聽她號令,現在只缺朝廷的正式任命了。」

趙含章也看向傅祗, 目光有點兒眼巴巴的。

一路上,一直擔憂兩個孩子成為一代梟雄,走東海王老路的傅祗凝滯住了,他不想為兩個孩子提供幫助的,他覺得這簡直是在通過他的手造梟雄。

但看了眼前面的滾滾大江,想到從不肯聽勸,總是一意孤行的東海王, 再想到日漸獨斷的茍晞,傅祗還是艱難的點了一下頭道:「我會向陛下上書的。」

罷了, 大江水去從不受控製,一個人攔不住水流,自然也攔不住歷史往前走。

而要怎麼走,會走出一段怎樣的歷史來,誰也不知道,但僅從目前來看,他家的這兩個孩子爭權,總比把一切都交到東海王和茍晞手上要好。

而且他還在皇帝身邊呢,含章和庭涵若真能擁有與他們相抗的勢力,到時候為皇帝爭取過來,豈不是可與東海王茍晞分庭抗禮, 到時候處理國事也不至於處處收到掣肘,皇帝和百姓都能好受點兒。

想法閃過, 傅祗心情通達了許多,他臉上一直帶著的郁氣消散,露出笑容來,再次應承趙含章, 「我一定和陛下提。」

見傅祗一下爽朗起來, 趙含章楞了一下後便道謝,「多謝傅祖父。」

她頓了頓後道:「傅祖父手上要是能用的人不多,可以去找我叔祖父,他應該很樂意和您合作。」

趙仲輿自然樂意了,趙含章做了豫州刺史,那趙氏一族在豫州就算是暫時安全了。

對家族的發展也是利遠大於弊,所以匈奴人一退,他就花錢在京城裏為趙含章造勢,如今她的名字在京城已是家喻戶曉,和北宮純一起成為普通百姓心中的戰神。

北宮純一直是洛陽百姓心中的戰神,他兩次救洛陽於水火之中,雖然在朝堂上總被打壓,但在民間,關於他和西涼鐵騎,那是有一首歌謠的。

和趙含章揚名需要趙仲輿花錢請人不同,北宮純的揚名是自發的。

所以趙含章能和北宮純排在一起,可見她被吹得有多厲害。

連深居宮中的皇帝都聽到了趙含章的名字, 於是召趙仲輿進宮詢問。

得知是趙長輿的孫女, 且從小習武和熟讀詩書,被當做男兒教養,皇帝還惋惜了一下後道:「可惜不是男兒身。」

趙仲輿立即道:「陛下用人為何拘泥於男女呢?趙含章能力卓絕,既有領兵之能,又有治民之才,連何刺史都認同她,陛下何不幹脆封她為豫州刺史,也全了何刺史的忠義。」

皇帝道:「女子當官,只怕朝中諸臣不會答應。」

「陛下是擔心東海王不答應嗎?」趙仲輿壓低聲音道:「但是陛下,您才是皇帝,不能什麼事都聽東海王的呀。」

皇帝臉上的笑容消失,沈著臉沒說話。

趙仲輿:「陛下,趙含章手上有兵馬,若能收服她,有她幫助茍晞,或能助陛下遷都。」

所謂的遷都,其實就是救皇帝出去。

他一直想要遷都,東海王一直不同意,皇帝就被困在皇宮裏出不去,像個傀儡一樣被隨意擺弄。

所以遷都就相當於救皇帝。

皇帝心動了一下,但還是沒立即答應,他決定再等等看,看群臣的反應。

群臣的反應就是沒反應,朝廷早就控製不住地方了,出個女刺史有啥稀奇的,現在匈奴都自稱是漢室之後登基當皇帝了,所以有一天出個女帝都不稀奇。

目前最要緊的不是東海王和茍晞又要打起來的事嗎?

絕大部分朝臣都在觀望,實際上除了觀望,他們也做不了什麼。

勸嘛,倆人都不聽,還有生命危險,所以大家幹脆就都不勸了,但其實心裏還是挺擔憂的,生怕他們打著打著又禍害到洛陽來。

不過現在雙方是陳兵在豫州,要禍害,也是先禍害的豫州。

趙含章能讓他們在豫州裏打起來嗎?

豫州剛經歷過匈奴入侵,百姓死傷慘重,還有許多百姓避入山林裏到現在都沒出來呢,再在境內打一場,她的豫州還能要嗎?

所以前腳把傅祗勸走,後腳趙含章就悄悄繞過東海王回到了豫州。

趙銘等人也駐紮在江水邊,沒辦法,他們過來收趙含章他們打下的失地時被茍晞拖住了。

用茍晞的原話說是,「趙含章答應了本將要用豫州之力助我,如今她雖然不在豫州內,但你們卻在,你們若是不遵守她的承諾,本將看她也就沒必要回來了。」

茍晞的能力擺在那裏,趙銘等人還是挺怕他讓趙含章回不了豫州的,所以沒敢跑,而是帶著他們近十萬的大軍等候在江水邊,看著隔壁兩軍每天對罵,時不時的打一場。

趙銘都看煩了,忍不住發火,「要打就痛痛快快的打一場,兩邊都有十幾萬的人,每次就派幾百人出來打有什麼意思?這是打仗還是打架?」

趙含章壓住要稟報的下人,大踏步進來,樂哈哈的大聲笑道:「伯父,誰惹您發這麼大脾氣,告訴我,我替你去打架,打仗也行!」

趙銘叫她嚇了一跳,看到她抱著頭盔和趙二郎傅庭涵進來,呼出一口氣來,沒好氣的道:「東海王和茍晞,伱去吧,一對二,把他們全打了給我出氣。」

趙含章只當沒聽見一樣,左顧右盼後問道:「怎麼只有您在這兒,汲先生呢?」

「前線呢,」趙銘面無表情的道:「在前面勸說東海王和茍晞,希望他們能夠和氣生財。」

趙含章眼睛一亮,忙問道:「有用嗎?」

要是有用,那就可以和平解決了。

趙銘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你覺得呢?」

趙含章就知道結果了,嘆息一聲道:「我以為汲先生會是驚世之天才,洋洋灑灑一勸說,東海王和茍晞便能為之折服,然後就同意退兵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