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去哪兒呀

傅祗苦笑道:「我們和馬家恩的人常起沖突,一天打上七八趟都是正常的,不過都是肉搏,一開始淳於定還會跑來看,後來就懶得來了,今天動靜雖然有些大,但他應該也不會知道你殺了馬家恩。」

趙含章覺得這個理由太牽強了, 「我八千兵馬轟隆隆的過來,這麼大的動靜他的斥候都能探不到?」

傅祗被她逗笑了,心中的沈重去了一些,他解釋道:「馬家恩霸道,這邊是他的防線,淳於定不好越過他總是窺探這邊的情況,而且他知道我不會有援軍,也沒膽量突圍……」

傅祗說到這裏微微一嘆, 失落的道:「是我不夠果決,反正他知道只要守住那頭的關隘,不讓我後退換一條路去豫州就行,自然不會多關註這邊的事。」

這樣的話,趙含章就決定好好的收拾收拾了。

大家急行軍兩天也很累的。

於是她借用馬家軍裏的糧草,讓人埋鍋造飯,又好好的餵了一頓馬,將士們飽腹了一頓。

做飯的炊煙升空,二十裏外的淳於軍隊看得一清二楚,副將趙染覺得不對,連忙跑去稟報淳於定,「將軍, 那邊炊煙的數量不太對, 似乎是增加了幾千人的用度,」

天氣已經開始變冷, 淳於定不想出帳, 懶洋洋的擡起頭來道:「匈奴退兵了,王爺圍了茍晞, 不日就要去除心腹大患,他們多半在高興慶祝吧。」

趙染:「那也不可能多出幾千人的用度,我剛仔細看了看,那多出來的炊煙數,差不多是六千人的用度。」

這會兒炊煙還未完全散去,也就是說這是不完全統計,他覺得對面增加的人數還要更多。

淳於定不在意的道:「那或許是東海王又派了援兵過來。」

趙染覺得不是,「傅祗並不是良將,沒有領兵之能,這兩萬人也沒有作戰經驗,我們便能困他五天,何至於再派援軍?」

「那總不能是豫州和洛陽給傅祗派了援軍吧?」淳於定問道:「豫州現在派得出援軍嗎?洛陽有援軍給傅祗嗎?」

趙染不說話了。

匈奴雖然退了,但豫州現在應該還是自顧不暇的狀態,而洛陽,皇帝連身邊隨從可能都是東海王的人,怎麼可能會有援軍給傅祗?

淳於定不在意的揮手道:「我們也該吃晚食了,埋鍋造飯吧,別管人家做飯的事了。」

但趙染心中還是有些不安定,躬身道:「請將軍給我一些兵馬, 我去查探一番,沒出事自然好,若是出事,我們也好及時反應。」

淳於定覺得他太麻煩,皺了皺眉,還是同意了,揮手道:「去吧。」

趙染應下,出去點了一隊兵馬便朝前摸去。

因為中間是傅祗的軍隊,他們需要從側邊繞過才能往前查探。

這是山間的小路,也就能過一隊人,其實都不是秘密,三軍都心知肚明,就比如傅祗也派了斥候緊盯兩支軍隊,只要不是很過分,大家都睜只眼閉只眼當看不見。

反正他們又不是死敵,甚至算得上是一家的。

只要傅祗不想著帶人從這條小路溜走就行。

傅祗倒是也想,奈何這路太小,根本走不了這麼多人。

等趙染帶著人摸到馬家軍那裏,趙含章他們已經吃飽飯,天都快要黑了。

將士們吃飽喝足,也攤開手腳休息了一個時辰,她很幹脆的起身,對傅祗道:「傅祖父,你們現在就可以走了。」

傅祗一楞,「現在?」

趙含章點頭,「現在。」

傅祗沈默了一下,沒有多問,起身便讓人去通知大軍收拾東西啟程。

他看看站在一旁沈默的傅庭涵,再去看趙含章,不由的嘆息道:「我怎麼也沒想到三娘你能做到這一步……」

趙含章擡頭沖他笑了笑。

傅祗卻是沈默下來,這一刻,他心裏是有些迷茫的。

在為孫子和趙含章定親時,他是為他們的將來做了假設的,他只希望他們能夠活著,互相幫扶的在這個世道裏活得好一點兒。

他從未想過,趙含章會成為豫州刺史,且看著,她兵權之盛還在他的預料之外。

這一刻,傅祗張了張嘴,最後咽下了所有的話,只對倆人點了點頭便轉身離開。

「祖父,」傅庭涵叫住他,在他回頭時道:「我給自己取了一個字,叫庭涵。」

傅祗楞了一下後道:「伱寫信告訴過我,我已經知道了。」

傅祗轉身便走,這一次他沒有再停留和回頭,趙含章和傅庭涵站在一起目送他走遠,覺得他的背影佝僂了一些。

倆人對視一眼,趙含章道:「你帶著人先走,我斷後。」

傅庭涵點頭,只囑咐一句,「你小心。」

傅祗帶著他的兩萬兵馬先走一步,然後是傅庭涵帶上他們的部分兵馬挾裹著才俘虜的馬家軍離開,等淳於定收到趙染的消息,帶著兵馬急哄哄趕來時看到的就是黑夜中靜靜佇立的趙家軍。

點點火光,一什有一人舉著火把,趙含章只留下了一千騎兵,一百多支火把在昏暗的夜中點亮,卻因為分散讓人看不到到底火光之外的地方到底有多少人。

帶著大軍追來的淳於定看到,下意識的勒住馬,然後瞇眼看向前方,不是很敢靠近。

趙染大著膽子喊道,「前面是何人?」

他當時在山上遠遠的看到底下有異,只知道來了一支陌生的隊伍,應該是支援傅祗的,因為他看到他們站在一起了。

而馬家軍竟然一點兒反應也沒有,還被那支新來的隊伍和傅祗的大軍包圍起來。

當時趙染便覺得不好,於是立即調頭回去找淳於定稟報。

淳於定很不想相信趙染,但也知道趙染不會騙他,因此點兵趕過來。

經過傅祗的營地時,發現裏面都空了,他心就涼了,待追上來看到這一支軍隊,因為琢磨不到對方的底,他一時不敢上前。

趙含章騎在馬上,旁邊是趙二郎,倆人坐在馬上靜靜地看著趕來的淳於定,聽見趙染問,趙含章便輕笑一聲,踢了踢馬肚子上前兩步,還讓聽荷把火把移近了些讓對方能夠看見她的臉。

因為火光靠近,她座下的馬兒動了一下,趙含章伸手摸了摸它的脖子,安撫住它後擡起頭來,就著昏暗的火光看向淳於定,「淳於將軍,在下豫州刺史趙含章,這大半夜的,您這是要往哪兒去呀?」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