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殺將

東海王派他們來,一是攔著傅祗去支援豫州,逼迫茍晞出更多的兵;二就是攔著他把這些兵馬帶到洛陽,以資助皇帝了。

所以馬家恩自然不會答應,他強硬的道:「還請傅中書不要讓我們為難,你即刻調頭回長安,這才是你好我好, 大家好!」

趙含章冷笑,「你一個中郎將,倒是能指揮起中書監了?給我起來,放傅中書出來!」

馬家恩沒動,「我奉王爺之命,誰也不能從長安往豫州和洛陽帶一兵一卒!」

傅祗生惱, 「東海王此舉是在亂國,這伱也要聽他的嗎?馬家恩,你別忘了, 你現在是大晉的中郎將,你該為大晉出力才對!」

馬家恩沈聲道:「傅中書怎麼知道我就是錯的?一個人身上兩條胳膊,它們要是聽話,力氣往一處使,自然可以兩條胳膊共存,可若是一條胳膊要往東,一條卻執意往西,那勢必會讓身體四分五裂。」

「所以,不如現在就斷一條臂膀,哪怕只剩下一條,但只有一個方向, 一個意誌, 那身體就不會出錯。」

傅祗心不斷的發沈, 知道自己說服不了他, 便轉頭和趙含章傅庭涵道:「三娘, 長容,我這裏你們不必擔心,你們盡快回豫州, 東海王這是要對茍晞出手,你們一定要攔住倆人,絕不能讓他們再相爭,這一年,因為他們相爭,中原百姓已經一年不曾耕種了,我們耗得起,百姓耗不起啊!」

趙含章沒說東海王和茍晞要打起來了,但匈奴已退,馬家恩又在這裏攔著自己,想也知道東海王下一步會對茍晞出手。

趙含章動都不帶動彈一下,直接告訴他,「東海王已經陳兵豫州,正和茍晞對峙,現在打沒打起來我也不知道。」

傅祗心中發沈。

趙含章卻面色平淡,一派從容,還有閑暇的玩著箭筒裏的箭羽,「馬將軍, 你是讓還是不讓?」

馬家恩道:「不讓!」

趙含章沖他展顏一笑,還側身回頭看了一眼她的後方, 見她的步兵們也都跟上來了,正列隊站在後面。

她這才轉回頭沖他最後笑了一下,手臂上握著的弓同時擡起,右手輕輕地抽出一直把玩的箭,搭在弓上一拉便射了出去,速度之快,讓一直留意她臉色變化的馬家恩都反應不過來。

他下意識的偏了一下身體,但箭還是直插入他的胸口,力氣之大,讓他從馬上跌落下去。

馬家軍嘩然,立即就要進攻,趙含章大聲道:「陛下的旨意在此,傅中書在此,你們誰敢動?」

眾人一驚,躊躇不前。

馬家恩的從將從馬上跳了下去,直奔馬家恩,見他胸口中箭,大驚,擡起頭喊道:「趙含章,你是要造反嗎?」

趙含章已經趁著他們下馬的功夫一踢馬肚子上前,聽荷從後面將槍丟給她,趙含章伸手接過,騎上馬去,長槍一落,直接落在從將脖子上……

馬家軍嚇得連連後退。

趙含章微擡著下巴問:「陛下旨意,令傅中書領兵支援豫州,誰敢不從?」

大家一時懾於她的威勢,不敢動彈。

傅庭涵在後面一招手,指揮弓箭手上前,做出要攻擊的姿態,騎兵們也目光炯炯的盯著馬家軍,戰意勃勃。

從將一下就能慫了,半跪在地上沒說話。

趙含章滿意了,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從將看了一眼懷裏暈死過去,看著也活不了多久的馬家恩,憋屈的道:「末將彭工。」

「你起來,讓各幢幢主來見我!」

一個幢主手底下基本上是一千人,馬家恩一共有十九個幢主,除了跟在他身側的兩個參將是幢主外,其他幢主都分在軍中,他們只能遠遠的看著這邊的情況,只知道他們將軍和人說著話,突然就被殺了。

所以被叫上來時,他們還有點兒懵。

趙含章看到他們,直接把人收了,幢主在這裏,軍中一下沒了領頭的人,趙含章一招手,身後的士兵立即上前接手這兩萬人。

他們這項業務做得很熟練了,畢竟這段時間他們沒少接收俘虜,大家清點人數和軍備,都沒找趙含章,直接報給了傅庭涵。

傅庭涵不僅要記下接收的人數和軍備,還要將他們安排開,使他們不能再串聯生事。

傅祗一臉懵的看著,他低頭去看倒在地上的馬家恩,半晌才找到自己的聲音,「你,你怎能殺了馬家恩,他是東海王的中郎將。」

趙含章不在意的道:「我答應了茍晞要站在他那邊,反正都要和東海王站對立面了,不差這一著。」

傅祗:「……你,你要摻和他們的爭鬥?」

趙含章擡起頭來看向傅祗,認真的道:「傅祖父,馬家恩其實說的不錯,一個身體的兩條胳膊是不能有各自的意誌,不然身體會被他們扯得四分五裂。」

「一具身體只能有一個意誌,只是他選擇錯了,如果一定要留下一條臂膀,那我選擇的是一條健康有力的臂膀,而不是一條會不顧及身體,又老邁病態的胳膊,」趙含章道:「東海王已老朽,他不適合留下。」

傅祗張大了嘴巴,他怎麼也沒想到趙含章會有這樣的想法,他震驚得無以復加,許久沒回過神來。

等他回神時,趙含章和傅庭涵已經接管了馬家恩的兵馬,甚至連馬家恩都被收殮了。

趙含章殺了他,卻不打算讓他曝屍荒野,因此將他的親衛找來,問他們,「你可以願意護送馬將軍回洛陽嗎?」

親衛們面面相覷,最後一起搖頭,並不想回去。

他們倒是不怕面對馬家人,他們怕面對東海王,兩萬大軍出來只回去他們幾個,想想就令人害怕。

趙含章也不勉強,見他們不樂意便在附近挖了一個坑把人埋了。

趙含章問傅祗,「傅祖父,斥候說你們身後還守著一隊兵馬,這邊動靜這麼大,他們也不過來問情況嗎?」

傅祗這才回過神來,「對,還有淳於定,他在我們後方二十裏處,那裏有一個關隘,易守難攻,他守住那裏我們想回頭換條路走都不行,我們一走他肯定知道,到時候一定會追我們的。」

趙含章挑眉,「所以我們不走,他就不知道?」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