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找到傅祗

趙含章舉目四望,在兩條路之間來回的看,「你說東海王會在哪裏攔截傅祖父?」

傅庭涵沈思,反問道:「你說他要是支援豫州,會走哪條路?」

倆人略一思索,目光一起放在了右手邊那條路上,「傅祖父為人方正, 他一定想不到東海王會半路攔截他,所以他會走最快到達豫州的路。」

傅庭涵點頭,他也是這麼想的。

趙含章一轉馬頭,直接就走,「走,我們去看看。」

他們轉道向西南而去,沒有直接南歸豫州。

趙含章在管城征召了一些兵馬, 加上俘虜,此時身後帶著八千大軍, 雖然一大半是步兵,但急行軍的速度也挺快的。

軍隊跑了兩天,趙含章幾乎以為要到長安的時候,他們看到了半攔在半道上的人。

那是一條三岔路口,一邊是一座山,傅祗被攔在了路前。

斥候先一步查探好情況,和趙含章稟報道:「傅中書帶了兩萬人,正好被攔在這裏,今日已是第五天,前面領兵的是馬將軍, 後面阻攔傅中書離去的則是淳於將軍。」

趙含章:「哪個馬將軍?」

「東海王下馬家恩將軍,看著也約有兩萬人,更具體的我等探不到。」

趙含章:「後面的淳於將軍又是誰?」

「長安守軍淳於定。」

趙含章感嘆道:「司馬模啊。」

司馬模是司馬越的親弟弟,哥哥現在是攝政王,弟弟當然要聽哥哥的, 兄弟倆關系還不錯, 通力合作,一起無視大晉百姓, 只顧手中權柄。

趙含章將手中的槍丟給身後的聽荷,拿起長弓背在肩膀上,一踢馬肚子喝道:「走,我們去會一會馬將軍!」

傅祗被攔在這裏五天了,他焦躁的在營地裏走來走去,卻一點兒辦法也沒有。

東海王只派兵攔住他,沒有動手的意思,但他們若是沖關,他們一定會動手的。

一共五萬大軍在此,對方占了三萬,一旦動手,吃虧的是他們。

最主要的是,這都是大晉的軍民啊,他們還沒見到匈奴的面,先內耗起來。

每每想到此處,傅祗就心痛得無以復加,也因此遲遲拿不定主意沖關。

但也不能總困在此處,豫州已經打起來, 還不知情況如何, 而他們帶的糧草也不多了。

傅祗走出營地, 青著臉上馬,決定再去找對方談一談,當下還是應該以國事為重,內鬥就不能等匈奴走了再鬥嗎?

他剛上馬,便有斥候飛奔來報,「中書,前面有一隊兵馬過來了?」

傅祗臉色一青,以為是東海王又加派了兵馬,氣得鼻子都冒煙了,問道:「有多少人,離得還有多遠?」

「我們探知時已到五十裏外,現在應該到二十裏外了,粗粗一看,有近萬人,騎兵有三千左右。」

傅祗微楞,「這麼多騎兵?東海王想幹什麼,直接剿殺我?」

與此同時,對面馬家恩的斥候也探到了這支兵馬,趙含章並沒有掩飾自己的行蹤,只要斥候不眼瞎,都能看得到。

和傅祗不一樣,馬家恩清楚的知道這不是東海王的軍隊。

王爺要是往這裏加派兵馬,他不會不知道的。

因此他立即下令全軍戒備,然後上馬去前面看消息。

傅祗和他同時到達路口,雙方一碰面,眼圈都有些紅,這五天來,大家雖然沒有動刀動槍,但肢體沖突是少不了的。

傅祗更是站在陣前大罵馬家恩及其祖宗,已經快數到對方的第十八代祖宗了。

所以一看到傅祗,馬家恩臉都青了,但表現還算克製,擡了擡手抱拳道:「傅中書,這是來接你的援兵了?」

傅中書一聽,眼睛微瞇,不動聲色的道:「那馬將軍過來幹什麼?」

馬家恩冷哼道:「過來看看誰這麼大的膽子敢跟王爺作對,傅中書,不是我說伱,你也太短視了,王爺此舉本就是為了大晉好。」

他還要再說,耳邊便聽到了馬蹄疾馳的聲音,他立即收住話音,扭頭看去。

傅中書也無心與他打探了,一起扭頭看去,就見塵土飛揚,為首兩騎帶著身後數不清的兵馬疾馳而來。

馬家恩的人立即繃緊了脊背,握緊了手中的刀槍,有士兵得到馬家恩的示意,騎馬上前攔住,「停下,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趙含章卻沒立即停下,而是帶著大軍直逼到馬家恩面前,停在一射之內。

她的軍隊剛剛才打完仗,一個多月的戰鬥讓他們身上都帶著濃重的血煞氣,和一直溫和攔人的軍隊一點兒也不一樣。

便是馬家恩身下的馬都不由躁動的後退了兩步,顯然被他們的肅殺嚇到了。

一直到趙含章和傅庭涵停在了不遠處,傅祗才認出倆人來,他又驚又喜,忍不住高聲叫起來,「大郎,三娘!」

馬家恩瞇眼看去,也認出了趙含章,他一下握緊了手中的韁繩。

和傅祗看自家孩子自帶濾鏡不一樣,馬家恩看待趙含章和傅庭涵要更加客觀一些。

這兩年趙含章在豫州崛起的事他是知道的,加上當年他可是直面趙含章,看過她報喪的,此人性格堅韌,心智超群。

一看到她,他腦海中就閃過她當年那雙清淩淩的眼睛,沒多少表情的註視他……

馬家恩打了一個寒顫,定定地去看趙含章。

此時的趙含章卻和一年多前的不一樣,她嘴角淺淺翹著,目光更加的溫和,但身上氣勢冷冽,目光落在他身上時,他便感受到了一股肅殺之氣。

趙含章將馬家恩上下打量過,這才看向傅中書,在馬上躬身打招呼,「傅祖父!」

傅庭涵也開口了,「祖父。」

就這麼一會兒,傅祗心中閃過許多念頭,見倆人風塵仆仆,他們身後遠處還陸續跑來步兵,身上還帶著血跡,不由痛心疾首,「你們怎麼來了,豫州如何?可是失了豫州?」

趙含章道:「沒有,劉淵退兵了。」

傅祗被圍在這裏,消息不通,但一旁的馬家恩是知道的,所以他臉上表情沒多少變化。

見傅祗大松一口氣的模樣,馬家恩便道:「傅中書放心了吧,我們王爺是知道輕重的,如今豫州之困已解,還請傅中書帶兵回長安去。」

傅中書垂下眼眸,只思考了片刻便擡起頭來道:「我要回洛陽面見陛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