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不信任

喬晞是劉淵的一員大將,他被殺死,管城之危解了大半,趙含章協助北宮純快速的收攏附近村鎮,將圍聚在四周的匈奴兵打退,占了好幾個交通要道。

也是因為這些戰役,趙含章新收編的羯胡很快和趙家軍熟悉起來,彼此間雖然還不是很親密,但敵意減輕了許多。

果然,戰場是讓人最快熟悉起來的地方。

連趙含章和北宮純之間都更熟悉了,這讓北宮純頻頻將目光落在傅庭涵身上,他也同樣想要這樣一個軍師或者副手。

誰能拒絕一個博聞強記,對所有地形和軍隊數據都掌握的副手呢?

看完傅庭涵,他再去看黃安時就很嫌棄了。

黃安似乎也察覺到了,最近有事沒事就在北宮純面前晃,提醒他,「將軍,您說打完這一次我們能回西涼嗎?」

所以您別肖想傅庭涵了。

傅庭涵能跟您回西涼嗎?

北宮純心中失望,面無表情的和黃安道:「肯定能回,士兵們思鄉,待豫州之危解除,我們立即回西涼。」

這一次,他決定不先通知朝廷了,等回到家再說。

趙含章不知道北宮純的打算,她正在和傅庭涵看地圖,其實是看傅庭涵畫地圖。

這幾天他們打下了好幾個交通要點,傅庭涵跟著去看了,他在畫簡易的地圖,這都是豫州的地盤,以後他們或許會用得著。

何刺史去世,留下了話,趙含章是下一任刺史,雖然她能不能坐穩這個位置還有待商榷,但她已經自動把自己放在豫州之主這個位置上了。

所以現在看傅庭涵畫圖,她就好似在看在畫自己家一樣,「管城這個位置很好,但這個位置也很要緊,城墻完全可以外移到這裏。」

傅庭涵看了一眼後道:「工程量太大了,你有這麼多人和錢嗎?」

趙含章的手指就點了點那個位置,若有所思,「那就在此處屯兵,將這一片都劃做軍屯。」

這個倒是可以,傅庭涵點了點頭。

倆人正商量著這一帶以後的建設發展方向,北宮純找了過來,「我收到消息,劉淵幾路大軍都分兵往管城來了。」

他看向趙含章,微微蹙眉,「是你引來的?」

趙含章和傅庭涵對視一眼,直起身來笑道:「不是正好?可與茍將軍,陳縣成合圍之勢,內外夾擊。」

北宮純提醒道:「茍晞要是不出兵,僅靠我們和陳縣是打不贏這一場的,到時候被覆滅的說不定是豫州。此計甚毒,是誰提議的?」

「我,」趙含章面色嚴肅了些,正色道:「茍將軍為人方正,他允諾了我,那就不會食言,我相信他!」

北宮純定定地看了趙含章半晌,臉上沒多少表情的點了點頭,轉身便走。

傅庭涵看著他的背影消失,看向趙含章,「這是怎麼了,北宮純和茍晞有矛盾嗎?」

「北宮純來支援洛陽,要聽王衍調派,而眾所周知,王衍是東海王的人,而且北宮純勇猛,卻又是西涼人,茍晞應該很忌憚他。」趙含章瞇了瞇眼睛,「你不問我都沒想起來,按說管城距離茍晞大軍所在不是很遠,同為晉軍,北宮純肯定和茍晞求援,但現在看來……」

茍晞沒給北宮純支援,他心裏好受才怪。也不怪北宮純不相信茍晞了。

黃安見北宮純生氣,立即緊跟其上,和他告狀道:「將軍,我就說要小心他們吧,朝中這些大臣都花花腸子,她果然和茍晞是一夥兒的。」

北宮純一聽,忍不住轉身拍了一下他腦袋,恨鐵不成鋼的道:「你能不能別光長個子不長腦袋?平時別光習武練兵,沒事兒也多讀一讀書。」

黃安委屈的捂著腦袋,不解的看著北宮純。

北宮純道:「我說這是毒計,你以為吃虧的是誰?是趙含章!」

他道:「她是餌,看來趙含章這段時間四處挑匈奴的地盤激怒了劉淵,前幾日我們又殺了喬晞,偏她又不走了,這不就把匈奴軍給吸引過來了。」

「她這是想減輕陳縣的壓力,同時和茍晞來個內外夾擊,此計甚妙,但前提是茍晞會按時按量的出兵,不然,」北宮純冷笑一聲道:「一旦茍晞不遵守承諾,陳縣遠在後方,一時支援不到,那我們和趙含章一起,就都被匈奴軍淹沒,到時候能不能突圍出去就不一定了。」

黃安大驚,問道:「那我們怎麼辦,她這不是坑我們嗎?」

北宮純想了想,不在意的道:「她不來救我們,我們也支撐不了多久,罷了,且看著吧,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現在就看茍晞的了。」

茍晞收到匈奴在向管城集結的消息,垂下眼眸略一思索便讓人點兵,也準備出兵了。

閻亨和明預等幕僚都沒意見,立即領命而去,但也有人悄悄提醒茍晞,「大將軍,管城還有一個北宮純。」

茍晞皺了皺眉,雖然很不喜北宮純,但想起趙含章答應他的條件還是道:「去點兵,陳縣那裏現在是趙銘和汲淵做主,趙含章若不安全脫困,她答應我的事趙氏不會認的。」

不過趙含章吸引火力的能力還是讓茍晞側目,他沒想到她如此招人恨,劉淵竟然從各路大軍裏調派了這麼多人去抓她。

這就意味著陳縣面臨的壓力驟減,而他這個在中線和趙含章成合圍之勢的人則面臨更多的敵軍。

不過,壓力最大的應該是趙含章。

茍晞沈凝,她膽子還真是大,敢招惹來這麼多敵軍。

劉淵並不知道趙含章中途消失的那段時間裏和茍晞達成了合作,她基本上打完一城就消失一下,轉移到下一城中。

匈奴們已經習慣,劉淵自然也不會懷疑。

當她出現在管城,殺了他的大將喬晞,還收攏了管城附近幾個據點之後,劉淵就知道了趙含章的目的,他道:「她想救北宮純,救管城!」

劉淵冷笑道:「她倒是狂妄,只領著兩千人就想在我漢國占領的後方解管城之困,哼,那我們就讓她見識見識我們匈奴的勇猛。」

為了預防趙含章再次鉆得沒影兒,這一次劉淵從各個方向的匈奴軍中調兵,為免有人不聽調令,他還用了比較嚴厲的措辭,總之,這一次一定要抓住趙含章,若是不能活捉,那就殺死她。

劉聰是趙含章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