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受傷了嗎

糧草和財寶都被押送回管城,還有俘虜!

北宮純的兩千步兵這時候派上了用場,他們將俘虜押送回去。

趙含章懶洋洋的靠在一根柱子上看,眼皮微微耷拉著,讓人看了不知道在思索什麼。

傅庭涵從她眼前走過,只覺得她在睡覺。

因為缺覺,他現在火氣有點兒大,對士兵們臉色臭臭的,誰要是清點東西出錯,他便忍不住發火。

但此時看到她忙中偷懶,臉色卻一緩,他回頭看了一眼正在裝車的士兵們,伸手牽住趙含章的手,「要不要坐車回城?」

趙含章頷首:「也好。」

於是趙含章就窩在一堆糧袋中間半睡著入城。

北宮純撇下他的將士們找過來時看到的就是她半隱在糧袋中的樣子,這一看就是困極,他便沒有上前打攪。

傅庭涵看到他,壓下馬速,等他上來後微微躬身道:「北宮將軍,我們有一部分將士押著一隊俘虜護送百姓落在後面,算算時間也快要到了。」

北宮純一聽,心領神會,立即道:「我這就派人去接他們。」

傅庭涵轉頭吩咐趙二郎,「二郎,你也去。」

趙二郎正郁悶,一聽立即高興起來,屁顛屁顛的帶上自己的人就跟上黃安。

北宮純不由看了一眼趙二郎,感嘆道:「少年人就是有活力呀。」

傅庭涵深以為然的點頭。

北宮純見了不由挑眉,上下打量傅庭涵笑道:「傅大公子也是少年人,怎麼如此老成?」

傅庭涵道:「我心老了。」

北宮純並不相信,他目光落在靠著糧袋睡著的趙含章身上,再看向傅庭涵,輕輕一笑,「心老的人可不會來支援管城,而傅大公子能追隨趙郡守到這裏,心更不老。」

在北宮純看來,傅庭涵別的不看,僅僅他願意屈居趙含章之下,隨她征戰南北就是世間難得的開明人了。

而開明的人心都不會老。

一進入管城,趙含章便睜開了眼睛,她聽到了百姓歡呼的聲音。

於是她一睜開眼睛就對上了騎馬跟在車後的傅庭涵,往左右一看,夾道歡迎的百姓正在高興地沖他們揮手,她立即展顏歡笑,也揮手示意。

傅庭涵看了忍不住一笑,緊追兩步,「要不要騎馬?」

這段時間一直在馬上,這會兒她靠著糧袋,可以攤開手腳,後腰有墊,哪裏會再上馬遭罪?

因此立即搖頭拒絕。

管城百姓對前來支援的趙家軍非常熱情,所以哪怕趙含章是坐著糧車進城,大半個身子都窩在了糧袋裏,但依舊吸引了所有人的註意。

雖然管城被圍,但百姓們對外面的消息卻並不閉塞,這一定程度上歸功於北宮純。

他被困在管城,偏他又不是管城本地的官員,他是被朝廷調來援助管城的。

結果管城的駐軍參將帶著一幫手下跑沒影了,管城縣令戰死,他來時直接接手整座城池。

但他對管城不熟,管城的百姓對他更是陌生。

隨著被圍時日越長,城中百姓情緒愈加的躁郁,他不得不把更多的情況公之於眾,好安撫百姓,同時也為了能夠得到民心,最好上下一心抗擊匈奴。

比如,朝廷遲遲不派援軍,他就說,朝廷現在正在努力的為大家招兵買馬,等他們招到了兵馬,肯定會來救我們的;

比如,何刺史一退再退,退到了陳縣,他就說,現在整個豫州北境就遺留下了我們管城,此是管城上下一心的結果,只等何刺史點好大軍,我們管城就可以與他南北夾擊,一舉擊潰匈奴,城中每一個百姓都是功臣;

又比如,何刺史廣告天下,提汝南郡丞趙含章為副將,同時升她為汝南郡守,使她成為了天下第一女官,他就說,西平趙含章驍勇善戰,用兵如神,曾經打敗過匈奴劉景,她為副將,匈奴的好日子就不長了……

可以說,北宮純受了老大委屈了,明知他們被拋棄在後方了,還是得昧著良心使勁兒說朝廷和豫州的好話,生怕百姓生亂。

而今,就連北宮純自己都沒想到,管城會來援軍,還是趙含章親自過來的。

但百姓們想到了呀,在北宮純的洗腦下,他們堅信援兵一定會到,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看,現在援軍不就到了嗎?

還是北宮將軍說的特別厲害的,大晉唯一的女官趙含章帶的兵,所以她雖然窩在糧車裏,卻依舊得到了大家的熱烈歡迎。

不過……「趙將軍為何坐在糧車裏,而不是騎在馬上?」

「呀,不會是受傷了吧?」

「傷得厲害嗎?」

「好像是傷到了腿,看著動彈不得了。」

眾人聽了感動不已,有人直接落淚,「趙將軍為我等犧牲良多呀。」

「看來北宮將軍沒騙我們,豫州的確沒放棄我們,要知道趙將軍她現在可是豫州副將,僅在何刺史之下。」

「不知道趙將軍傷得嚴重嗎?是不是得吃些好東西補一補?」

「我家有雞蛋。」

「我家有羊!」

於是,待趙含章等一行人才在縣衙落腳,還未來得及就未來的局勢進行探討,縣衙外面就來了一群百姓,全是給她送糧送菜和送肉的百姓。

趙含章聽到外面的流言,雖然不明白她怎麼就重傷不治了,但依舊感動於百姓們的心意,然後讓秋武把東西都退回去,「城中缺糧,我們怎好與百姓搶吃的?」

這樣的話北宮純都是第一次聽說。

他自認比大晉絕大多數的朝臣都愛護百姓,但在他心裏,士兵依舊排在百姓之前,要是有一天,兩者只能選其一,他一定選擇的是保全他的士兵,而不是百姓。

也就沒有所謂的和百姓爭搶食物的說法了。

趙含章說完還特意叮囑一句,「告訴他們,我平安得很,活蹦亂跳的,一點兒傷也沒有。」

傅庭涵:「你出去走一圈都比他說十句的說服力強,何苦為難他呢?」

但趙含章懶勁發作,就是不想動彈呀。

她正要回話,聽荷小跑著進來稟報道:「女郎,二郎君他們回來了。」

趙含章一聽,立即起身,「行,我出去走一走,北宮將軍一起嗎?我路上遇到一隊匈奴,俘虜了不少。」

她道:「你也知道,我趙家軍人數不多,因此不敢收太多俘虜。」

北宮純一聽,立即起身,「好,我與你去見一見。」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