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大勝

北宮純一馬當先,他身後是西涼鐵騎,不管是功夫還是勇猛都遠在趙家軍之上,他們一殺入戰場就表現出不一樣的戰績來。

不過片刻,他們所過之處就被清空,有的匈奴兵只是遠遠的看到一眼便臉色蒼白的轉身逃跑。

北宮純順路追上去就砍了,不順路便只當看不見,他朝著最嘈雜,喊殺聲最大的營地中心沖去。

趙含章正被匈奴軍圍在中間,喬晞正遠遠站著指揮,身邊圍了不少人,所以趙含章殺不到他身邊去。

不過他們也傷不到趙含章,她控馬的技術還不錯,手中長槍又鋒利,幾乎見血封喉,匈奴人都不敢近前,只能遠遠的圍著。

北宮純看見她,眼中閃過贊賞之色,想也不想,直接帶兵沖著遠遠站著的喬晞殺去。

喬晞扭頭過來看見北宮純,臉色立時大變,他立即調轉馬頭,下令道:「合圍,合圍,攔住北宮純!」

但本來緊緊圍繞著他的匈奴士兵看見北宮純也兩股戰戰,不由的後退了兩步。

就這一遲疑間,北宮純帶兵殺到,雙方激烈交戰,但其實是,他們驚慌又竭力反抗,在擋在前面的同袍都一一倒下後,後面拿著刀的人忍不住一連退後三步,然後轉身就要跑。

他們這一轉身便徹底輸了,周圍的人跟著他們往後逃,但一轉身間,北宮純便帶著人收割了他們的性命,然後追著喬晞便沖去。

他被喬晞圍城二十多天,早窩了一肚子的火,此時就緊追著喬晞不放。

但他又極冷靜,並不會因為想要殺喬晞而不顧頭尾,他有意識的在營地裏穿插,驅趕著喬晞把更多的人卷進來,讓他們來不及後撤逃跑。

趙二郎殺紅了眼,替姐姐解圍後也瞄向了喬晞,打轉馬頭就去追北宮純。

趙含章喝了一聲,「二郎,回來!」

趙二郎回頭去看他姐姐。

趙含章道:「你隨我去沖斷他們後撤的路,不能讓他們再集結在一起。」

趙含章決定把他們徹底打散,就算不能全殲這些匈奴人,也讓他們再聚不起來,大戰在即,能讓他們少一份力量便少一份。

趙二郎只能打轉馬頭跟著趙含章沖殺出去。

趙含章領著她的兵馬追著逃兵而出,來回沖殺,讓他們四散著逃走。

她只追主力,不追散兵,能殺就殺,不能殺就沖散,讓他們聚不到一處去。

黃安看見趙含章招呼著她的兵馬沖殺出去,心中微凝,忍不住追上北宮純,趁著他拼殺的空隙告狀道:「將軍,他們退了!」

北宮純只回頭看了一眼便道:「她在斷他們的後路,給管城生機,我們將他的營地破了!」

北宮純就像是一只猛虎,在匈奴營地裏四處沖撞,逼得他們不得不放棄營地,四散逃走。

喬晞狼狽逃竄,他此時別說組織士兵反擊了,他只希望北宮純看不到他。

所以他丟掉了頭盔,帶著親衛便直接跑。

但北宮純雖然殺敵,卻也一直留意搜尋他,先前他一直找尋不到,誰知就在他快要殺出營地時,他眼角的余光就瞥見了他。

這一定是上天給他們安排好的緣分,北宮純縱馬殺去,喬晞看到殺到眼前的北宮純,心中已有預感,但依舊想要爭取一把,萬一上天眷顧他呢?

但這是不可能的,北宮純一槍戳穿了他,拿到他的人頭後便大聲宣告,「喬晞已死,爾等還不降嗎?」

有的人當即丟下刀槍投降,但更多的人是四散著逃跑,他們可不覺得落到北宮純的手裏就能活下來。

半個時辰後,趙含章才帶著隊伍從道路的盡頭回來,她還好,還有些力氣,傅庭涵回來時臉色都是麻木的,面無表情的在北宮純前勒住馬,擡頭看了一眼這個高大雄偉的青年。

北宮純只看了傅庭涵一眼便將目光落在趙含章身上,臉上帶出笑容,抱拳道:「可是汝南郡郡守趙含章?」

趙含章微微一笑,頷首道:「正是在下,我領命統管豫州兵馬,北宮將軍能堅守管城二十六天,實在英勇,只希望我沒有來遲。」

北宮純一聽,心中微嘆,面上卻不顯露,「趙郡守能親自來救,我西涼將士已是感激不盡。」

要知道,之前他和朝廷要援軍,朝廷給不出,把球踢給了豫州,而豫州自顧不暇,不找他要援軍就不錯了。

而他要糧草,不僅朝廷推脫,連豫州這邊都不能支援他一點兒。

他是來支援洛陽和豫州的,結果卻被當球兒一樣踢來踢去,別說通力合作,連最基本的溫飽都不能保證,要說心中不怨是不可能的。

但北宮純也不能丟下一城的百姓就走。

城破後百姓的下場,看周圍幾座縣城的情況便知,所以哪怕缺糧少人,他還是帶兵堅守管城。

但說實在話,如今軍營裏也不剩多少糧草,將士們都是飽一頓就餓兩頓,再下去,他不確定自己還能堅守管城。

趙含章現在是豫州管事管兵的人,北宮純雖有怨氣,但為了拿到糧草,他便將怨氣咽了下去,擠出一臉笑面對趙含章。

但趙含章自己都是原地補充糧草,她哪有糧草給北宮純?

不過……

趙含章立即扭頭去找傅庭涵,「匈奴兵都跑了,這營地裏肯定有糧草和財物,都找出來。」

她對北宮純道:「沒有糧食不要緊,我們以戰養戰,搶不到足夠的糧食也不要緊,我們用搶來的財寶買糧食,對了,管城裏有大地主和糧商吧?」

北宮純:「……他們未必願意賣糧食。」

趙含章道:「我去找他們談,他們會願意的。」

是管城被攻破後匈奴人上門去征集糧草,還是城中的百姓活不下去,不得不去和他們「借糧」,二選一之外,趙含章額外給他們補充一個選項,那就是現在把糧食賣給他們,價格略高一些也沒什麼。

傅庭涵帶著人很快搜出大量的財寶,當然,糧食也都還在,喬晞還不是很草包,臨走前下令士兵去燒糧草了。

只是領命的是個羯胡,對方愛惜糧食,一時沒忍心,遲疑過後就被趙家軍的士兵追了上來,所以沒燒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