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認親

李厚眼淚就落下來,他是真的悲傷,哭得不能自抑,「我李家只有一個小塢堡,前段時間他們去我塢堡中征糧,我自知打不過,已經願意替他們籌集糧食,誰知他們過了兩天又來,到底沒放過我們,縱兵劫掠,我李氏族人,還有塢堡中的村民,十不存一啊。」

一旁的中年人和青年也紛紛落淚。

李厚拉著中年人和青年的手道:「如今我身邊親近之人只剩下我這侄子和侄孫了,還請表妹憐惜,給他們一條活路。」

趙含章看了倆人一眼,問李厚,「那這裏面的人都是……」

李厚抹了抹眼淚後道:「多數是從各村莊劫掠來的百姓,還有些是我塢堡中的村民,還有我幾個族人。」

李厚忙讓李淶去把族人們都交上來拜見趙含章。

趙含章也沒拒絕,接了他們的參拜後道:「好叫表哥知道,我們現在還在打仗,並不能立即返回西平,所以我只能把你們送進管城。」

李厚臉色更加慘白,忙道:「可管城被匈奴人包圍,裏面的北宮將軍雖厲害,卻兵少糧缺,只怕守不了多久。」

管城要是破城,城中的百姓不還是一樣的下場嗎?

不是被殺,就是被劫掠進軍中。

趙含章道:「我們這次來就是支援北宮將軍的。」

李厚驚訝,然後眼睛大亮,「是不是大軍要來了?」

趙含章沒有否認,只是道:「我們只攻不守。」

李厚:……

李淶道:「不知北宮將軍可會離開?」

趙含章道:「這要看北宮將軍的選擇。」

李淶垂眸思考片刻,擡頭道:「我們願意進管城。」

他身後的青年卻是跪下道:「我想追隨女郎上陣殺敵,將漢國匈奴全都驅逐出豫州。」

趙含章看了青年一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回郡守,小子李肇。」

趙含章贊道:「好名字,誌向也很好,只是你會武藝嗎?殺過人嗎?」

青年擡起微白的臉道:「殺過!他們殺進來時,我殺過!」

只是最後他力竭時,他爹用力把他手中的劍丟遠了,並壓著他的頭跪下,向沖進來的匈奴兵投降,這才暫時保住了他這條小命。

趙含章這才贊許的點頭,直接把人收下了。

李厚和李淶都沒有表示反對。

這世道,誰知道是留在管城裏死得比較早,還是跟著趙含章上戰場死得比較快呢?

所以就隨孩子們高興吧,說不定跟著趙含章,反而活得比較長呢?

李厚表情呆滯起來,渾身透著一股死氣和悲戚,他的兒孫都死了,誰能想到,他年紀最大,最是無用,反而活到了最後呢?

趙含章問完李肇話,一回頭見李厚表情不太對,便嘆息一聲,微微用力抓住他的手腕,直接將他握得手痛回神。

見他看過來,趙含章便沖他露出笑容,將人用力扶起來,「表哥,營中還亂得很,您擔驚受怕這幾日,還是先休息吧,我讓人帶你們去帳篷中休息,明日天亮再敘話。」

李厚點頭,被扶到最近的一個帳篷裏住下。

營地才經歷一場戰事,到處是屍體和血,還有被火燒過的帳篷,能留存的完好帳篷沒多少。

趙含章一半給自個的傷兵用,一半則給被劫掠來的百姓用,受傷和婦孺都被安排進帳篷裏,先度過這一夜再說。

傅庭涵剛才清點傷亡去了,這回兒才找過來,見趙含章身邊跟著兩個陌生的男子,不由多看了他們一眼。

趙含章就和他介紹倆人,「這是我侄子李淶,這是我侄孫李肇。」

傅庭涵看著和趙銘差不多年紀的李淶,再看一眼比他們還略大幾歲的李肇,沈默了一下後點頭,打招呼道:「侄子好,侄孫好。」

李淶和李肇:……

趙含章就和他們介紹,「這是傅庭涵,我的軍師,也是我的未婚夫婿。」

這畢竟是親叔叔(親叔祖)給他們找的靠山,倆人勉強擠出笑容來,一人叫道:「傅大公子。」

一人則叫道:「姑祖父。」

父子倆不由的對視一眼,李淶默默地看著他兒子,他沒想到他兒子能如此厚顏;

李肇也看了他爹一眼,他沒想到他爹一把年紀了還這麼不識時務。

父子兩個默默地移開了目光。

傅庭涵對這兩個稱呼全權接受,和趙含章道:「我們的傷亡清點出來了,俘虜的人數也清點出來了,他們多數不是匈奴人。」

趙含章蹙眉,「不是匈奴人,那是?」

「羯胡和鮮卑,這是一支雜牌軍。」

趙含章微訝,和李淶李肇點了點頭,讓他們下去休息後便轉身和傅庭涵去處理這些匈奴。

被俘虜的胡兵不少,一千兩百人。

人數太多了,趙含章不打算留下這麼多人,畢竟她也才有兩千兵馬,這段時間傷亡一些,又補充了一些,基本上維持著這個數據。

「跑出去的多嗎?」

「不多,而且我們派了人守著西路,驚慌之下他們全都朝東跑了,暫時到不了西面。」

趙含章點了點頭,表示滿意,看了一圈後道:「讓他們的隊主和什長來見我。」

都是亂軍,留下的隊主和什長沒幾個,但也足夠趙含章問話了。

只是問話和處理公務,趙含章懶得去占一個帳篷,所以找了個倒地燃燒的木柱子邊坐下,招手讓人把那幾個隊主和什長帶來。

一共就五個人,兩個隊主,三個什長,其他的都是普通士兵,當然,也未必,說不定還有人躲在人群裏假裝是普通士兵,

不過趙含章也不是很在意就是了,反正主將已經被他一槍戳死了,他們現在人心渙散,躲在人群裏也沒多大用處。

趙含章先問了五人的名字和民族,得知五人不是羯胡就是鮮卑,竟然一個匈奴人也沒有,不由問道:「你們軍中匈奴人有多少?」

「不多,大約只有百多人,」一個叫程達的羯胡道:「我們的將軍倒是匈奴人,只是他不受重用,所以招的都是羯胡和鮮卑。」

趙含章道:「論驍勇,羯胡和鮮卑都不下於匈奴,何來尊卑之分呢?」

程達聞言擡頭看了趙含章一眼,復低下頭去道:「但在漢國,羯胡和鮮卑的地位就是在匈奴之下的,連漢人都比不上。」

一旁的魏右道:「漢國是陛下所建,陛下是匈奴,自然以匈奴為尊,好比晉國,它是漢人所創,便以漢人為尊,這不都是正常的嗎?」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