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末世

劉淵自籌糧草的命令一下,所有在防線之外的豫州地區都遭殃了,甚至豫州之外的兗州、司州一帶的百姓也深受其害。

各匈奴漢國的將軍都派出征糧隊搶掠百姓糧食和財物,不少小塢堡因此被攻破,塢堡內外的百姓被劫掠,有的被直接殺死,還有的則被推到了前線,擋在了匈奴前面。

其中以王彌所領的軍隊最為殘忍,他如今支援劉聰,大軍就在劉聰邊上,陳縣周圍的村鎮被他搜刮了一層又一層。

之前趙含章下令堅壁清野,不少百姓被迫遷入城池中,更多的則是選擇附近的塢堡依附。

塢堡主接受趙含章的命令,一直派人堅固堡體,劉聰兩次派人征糧,並未傷及他們根本。

但這一次王彌派人去征糧,則是直接領兵打破這些塢堡,將裏面的財物劫掠一空不說,還把能殺的人都殺了,不殺的則推到了陳縣城外,讓他們走在前面擋箭,然後對陳縣發起進攻。

豫州內外一片哀嚎,陳縣不斷的收到各塢堡主求救的信件,趙寬看著這些求救信,似乎看到了趙氏的將來,一邊讓人將事情報給趙含章,一邊想辦法盡量將外面的百姓救回陳縣。

趙含章收到此信息,狠狠地閉上了眼睛,最後睜開眼睛冷冽的道:「我們去管城!」

趙含章去和茍晞辭別,倆人已經約定好作戰計劃,劃分好所要反攻的範圍和時間。

趙含章和茍晞道:「將軍之功可比明星,必流芳千古,含章在豫州靜等您的佳音。」

茍晞翹了翹嘴角,微微頷首應下。

趙含章便恭敬的躬身退下,帶著傅庭涵轉身離開。

閻亨看著他們倆人的背影消失,和茍晞道:「將軍,此二人非池中之物,趙含章有將帥之才,又有傅庭涵相助,只怕當世之人少有能及二位者。」

昨天他們談了一天,主要是談對匈奴的作戰,傅庭涵的博聞強記和學識大家都看在眼裏,便是茍晞都心動的想要把人搶過來。

但他知道,趙含章和傅庭涵關系匪淺,他搶不過,所以只能盡量收服趙含章。

但趙含章……

茍晞眼光在這兒,他自然看得出來,趙含章說會以豫州報答他,但並不是臣服於他,而他也看得出趙含章身上的傲氣,想要收服她,且還有得磨呢。

不過,這會兒管她呢,能把東海王打趴下就好。

茍晞想到趙含章承諾他的事,嘴角翹了翹道:「何暢比之趙含章差遠了,要不是他一直左右搖擺,豫州何來此禍?」

閻亨沒說話,何刺史要是不左右搖擺,豫州是沒了匈奴之禍,但一定有別的禍難,很有可能今年茍晞和東海王才打起來時就完蛋了。

趙含章和她留在城外的兵馬匯合,茍晞還算大方,知道趙含章他們沒有糧草,所以給他們送了三天的糧草。

她也只需要三天的糧草,畢竟是輕騎兵,一般只帶兩三天的幹糧。

休息了兩天,將士們精神好了不少,餵飽馬,眾將士隨趙含章上馬。

趙含章嘴角含笑的告訴大家,「茍將軍已經答應出兵,豫州之禍很快便能解,我們現在便回陳縣去,這一次我們繞道管城。」

眾將士不知為何要繞道管城,但這不妨礙他們聽她的命令,因此齊聲應下。

趙含章便帶著他們往管城去,一路上都沒遇到敵軍,只是看到了被匈奴軍征糧隊焚燒後的村莊。

村莊裏橫屍滿地,只聞聽烏鴉的嘎嘎的叫聲,沿途村莊都很安靜,趙含章領著兵馬經過,並未停留,只是眼中常含淚水,但她沒有收回目光,反而倔強的偏著頭去倒伏在路邊已經看不清面目的屍體,然後驅使著馬從他們身邊跑過。

只有停下消息時,大家才會沈默的在路邊挖個大坑,把目之所及的屍體搬過來,一起疊在坑裏掩埋了。

傅庭涵一路上看多了屍體,各種淒慘狀態的都見過,這會兒已經能夠面不改色的和趙含章一起擡著屍體放進大坑裏。

他從草叢裏找到了一對母子的屍體,孩子只有三歲左右,只是胸口有一個大洞,緊貼著他的母親身上亦有,長槍應該是從他母親身後刺過來,刺穿了身體後傷到了他。

傅庭涵沒有分開母子,而是將瘦骨嶙峋的倆人一起抱起,輕輕地放在了坑的最上面,他比劃了一下,覺得放不下人了,於是和士兵們道:「掩埋吧,再挖一個坑,再放進去,很容易就被野獸刨出來了,要埋得深一些。」

士兵們應下,就在不遠處找了塊空地繼續挖坑。

趙含章將土掩埋回去,最後累得坐在草地上發呆。

傅庭涵也坐到了她的身邊,與她一起默默地望著這兩個屍坑,「堪比列強欺壓和日本侵略我們的那時期了,我有些明白你了,含章,我們得更努力一些,如此末世,我不願再見。」

趙含章就把眼淚憋回去,輕聲回道:「好。」

大軍略一休整便繼續往行軍,快入夜時,趙含章他們終於發現了匈奴軍的駐地。

斥候回來稟報,「前二十裏處駐紮,粗略數了一下營帳,大約有五千人,裏面似乎有大量的漢民。」

趙含章看向傅庭涵:「管城離得還遠嗎?」

傅庭涵拿出地圖給她看,「不遠了,再往西八十裏就是,這應該只是其中一個駐軍,附近是不是有塢堡?」

趙含章看向斥候,斥候羞愧的道:「沿途都找不到人相詢,我們看了一下,匈奴駐紮偏東三裏處好似是有一個塢堡,只是斷壁殘垣,已經被攻破。」

那看來,匈奴營中就是從塢堡和附近村莊裏劫掠來的漢人了。

大家等著趙含章拿主意。

趙含章沈默片刻後道:「讓將士們就地休息,吃飽喝足,待到深夜。」

眾人心領神會,立即應聲退去。

趙含章領著的這支隊伍自出來後就一直在打,且從未有過敗仗,大家都悍勇無比,這兩天沿途看到如此多的屍體和被焚燒的村莊,胸中早沈著一股氣,這會兒聽到上面的命令,猜出晚上要夜襲匈奴了,便都狠狠地咬了一口幹糧,將這口氣留著,決定晚上好好的發泄出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