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合作

趙含章正色道:「我知道將軍的憂慮,所以含章願以豫州助您一臂之力。」

茍晞眼睛微瞇,有些感興趣了,「哦?」

趙含章道:「如今豫州做主的人是我。」

茍晞沒有對這一點兒表示反駁,因為他得到消息,何刺史已經死了。

他傷得重,傷口已經惡化到了極處, 趙含章剛出來第七天,他就高燒昏厥,中途醒過來一段,當時便是召見了趙寬、趙駒和荀修幾個,下令讓他們秘不發喪,只做出他生病不出的姿態。

豫州的事情全部聽趙含章命令。

趙含章用兩千兵馬引走了大半圍著豫州防線的匈奴兵,匈奴對豫州的攻勢弱了很多, 荀修等人已經可以守住豫州。

而趙含章還時不時的傳回消息去, 他們依據她的命令時不時的出擊, 倒是贏了幾場,目前的局勢看著對豫州有利,似乎是她贏了的。

但熟知兵法和當前局勢的趙含章和茍晞都知道,這只是一時的,時間拖得越長,現在的優勢便會慢慢消失,然後變成劣勢,到時候豫州將會承受匈奴更劇烈的報復。

就茍晞收到的消息來看,如今豫州軍民上下一心,的確都認趙含章,又有何刺史的遺言在,趙含章的確是豫州名正言順的繼承人。

朝廷……

朝廷早就控製不住地方了,所以有沒有朝廷的指令都一樣。

若是豫州站在他這邊……

茍晞垂眸沈思。

趙含章再接再厲, 「東海王身為晉室血脈, 卻不能為國分憂,對陛下不敬,朝中大臣早有意見,我叔祖父曾來信說,朝中豫州出去的官員心中憤恨不已,卻又懾於東海王威勢,敢怒不敢言。」

「若是茍將軍需要,我等都可為將軍驅使,」趙含章鼻頭一酸,眼含熱淚,幾乎要哭出聲來,她起身走出來跪下,眼含期盼的道:「將軍,含章一族皆在豫州,上千族人啊,一旦匈奴攻破豫州……」

她眼淚滑落,叩頭道:「只要將軍肯救豫州,我趙氏必肝腦塗地,以死相報。」

這是很重的承諾了。

閻亨等人立即看向茍晞,希望他能答應。

明預更是道:「將軍,匈奴人出來的時間也長了,再吃幾次敗仗,必定厭戰,而且天就要冷了。」

趙含章擡起頭來, 不顧臉上的淚,連連點頭,「將軍,到時再有傅中書派來的援軍,何懼匈奴呢?」

「至於東海王,含章一直覺得不必擔憂,他沒有領兵之能,而現在他大失民心,陛下派傅中書去長安招兵,連王司徒都未曾阻攔,可見朝中大臣也多有意見,到時候他不出手還罷,一旦出手,天下可攻之。」

趙含章意味深長地道:「陛下顯然也早忍耐不住,不然何來密詔之說,現在又派傅中書去長安招兵買馬呢?」

茍晞心中一動,終於想起至關重要的一點兒來,小皇帝派傅祗去長安招兵,待招到兵馬,他就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皇帝了。

茍晞目光一縮,當機立斷,「好!豫州有難,我們的確該援之。」

幕僚們沒想到茍晞這麼快就應下,雖然他們也有此傾向,但這也太快了。

不由面面相覷起來,一時沒說話。

沈著臉坐在矮桌之後,一直緊握著拳頭的傅庭涵微微放松了點兒,看向趙含章。

趙含章大受感動,連連拜謝。

茍晞嘴角翹了翹,見她臉上都是淚,便揮手道:「但出兵之事還需詳談,今日時間不早了,趙郡守不如先住下,我們明日再談。」

趙含章應下,從善如流的跟著人出去休息。

進了客房,聽荷立即去給她打來一盆熱水凈臉,趙二郎心疼的看著他姐姐,「阿姐,我給你擦眼淚。」

說罷撩起衣擺就要給她擦淚,沒辦法,他身上還穿著甲胄,袖子掏不出來。

趙含章嫌棄的拍掉他的手,傅庭涵伸過來一張帕子。

趙含章接過,先擦了擦臉上的灰和淚,等水端來了才洗臉,她問傅庭涵,「我剛才的表演如何?」

傅庭涵點頭,「很受感動。」

趙二郎看著一點兒看不見悲傷的姐姐,一臉懵。

趙含章將帕子擰幹後隨手晾在架子上,和傅庭涵道:「等傅祖父到了得和他說,要看緊手中的兵馬,可別被茍晞搶去了。」

傅庭涵:「你說趙氏願為他肝腦塗地的話是真是假……」

趙含章道:「當然是真的,我可不是騙人的人,不過趙氏也有風骨,雖可以為他肝腦塗地,前提是他做的是正義的事。」

她道:「像驅逐外敵這樣的事,我們趙氏會義不容辭的。」

傅庭涵忍不住笑了一聲,搖了搖頭後道:「你開心就好。」

趙含章當然開心了,能請動茍晞,那把劉淵的大軍趕出去就只是時間問題了。

趙二郎嘟嘟喃喃,「阿姐,這些話派使臣也能說,為何我們要親自過來?繞了那麼多路,費了這麼多時間,直接去打匈奴多好。」

「傻子,伱以為打動他的是什麼?」趙含章道:「不是什麼他正直清廉,名聲很好,也不是我趙氏願意為他肝腦塗地,而是,我掌控的豫州願意站他這邊;還有,陛下開始有自己的勢力了,東海王在朝中已經失去了民心。」

大多數的話的確可借由使臣的口說出來,但豫州可以聽茍晞驅使這樣的話,使臣說了沒用,他們也不會信。

只有她,只有她或是何刺史親自到茍晞面前承諾,這事兒才算作數。

茍晞不信任何刺史,而何刺史也拿不出將豫州交給茍晞的魄力,不然……

趙含章想到現在正飽受戰火波及的豫州百姓,笑容微淡,「我們明天去談作戰,庭涵與我同去,我們得為豫州百姓爭取更多的生機。」

傅庭涵點頭,「我知道怎麼做。」

劉淵還在找趙含章,發現總找不到她的蹤跡之後,他終於不再想著被她牽著鼻子走,但……要是抓不到人,他們的後方又總是被攻擊。

將士們前方打仗,脖子後面卻一直懸著一把刀,任誰也不能好好的打呀。

士氣大受打擊。

尤其趙含章幾次搶奪和毀去他們的糧草,這讓他們軍中有些缺糧。

於是想了想,劉淵只能咬牙下令,「就地征集糧草,讓各軍自行想辦法。」

這是劉淵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因為他還是想將漢人和匈奴一起管理,希望他們能夠親如一家,因此一直下令下面的軍隊不可過於劫掠。

當然,大家也很少聽就是了,其中搶奪百姓財物,殺人最狠的是王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