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遊擊

趙含章他們離開安嶺時路上遇到過幾波,她將匈奴人全都殺了,然後把那些漢人都解綁松開,把匈奴人搶掠來的糧食分給他們,「不要去陳縣,沿途皆是匈奴兵,你們越不過去,去梁國,不然就近躲入林中吧,等明年開春再出來。」

「開春?」被塞了一小袋糧食的女人一臉麻木的問道:「開春匈奴人就走了嗎?」

趙含章點頭,認真道:「開春,他們就走了!」

目送他們往深林裏去,趙含章上馬,沈吟片刻後道:「我們去莘縣和陽谷縣。」

傅庭涵瞬間了悟,「你要繞一圈再去管城?」

趙含章微微擡著下巴,目光堅毅,「我想見一見茍晞。」

兗州是茍晞的地盤,但其實,現在梁國、濮陽國一帶也被他占去了。

因為他和東海王相爭,他一路打到了洛陽,順路就把這些地方都占了,很不巧,這些都是屬於豫州的地盤。

豫州是九州之一,又在九州正中心,它占地有多大呢?

它名下郡國有十,汝南只是其中一個略大一點兒的而已,以現代的劃分來看,它包含了河南絕大部分,東邊山東、安徽的一部分,北邊河北、山西的少部分,還有湖北的一部分,囊括的範圍特別廣,但實際上,何刺史控製的地方並不多。

十郡國,真正在他控製中的也就五郡,趙含章要是真的當了刺史,從他手上繼承過來的也就是這五郡,剩下的,就要靠她的本事搶回來了。

而現在失去的地盤大多在茍晞手中。

趙含章從沒想過要和茍晞搶這些地盤的控製權,現在她想的也不是搶地盤。

現在最要緊的是外敵,短期內,趙含章不願與他內耗。

本來,她想的是推動各方去說服茍晞出兵,但現在她改主意了,她要親自去見一見他,陳縣之外還有這麼多百姓,難道就任由他們暴露在匈奴人的鐵蹄下嗎?

堅壁清野之後,匈奴無功而退時,他們勢必要承擔匈奴人無處發泄的怒火。

趙含章攥緊了韁繩,立即改了前進的方向。

當天下午,趙含章便攻下了陽谷縣,但她並沒有停留,將縣內的匈奴趕走兵趕走,讓縣內的百姓立即遷移離開或者進入山林之後,她讓隊伍帶上兩日的口糧便又走了。

她四處晃蕩,匈奴人根本摸不透她前進的方向,明明看著她向東去了,劉淵已經派兵去往東邊的城池防守,想要以逸待勞,甚至想要伏擊她,結果她卻攻破了豫州北部的縣城,同樣是只攻破,收繳足夠的戰利品,把匈奴兵打散後離開,並不守城。

劉淵不得不著令各軍派出大量的斥候,但依舊沒摸清她的前進方向,她竟然沒有繼續向北,而是回南邊,在他調兵去北邊縣城援助時從東邊離開。

哦,把他們之前躲著想要埋伏她的縣城打了一通,雖然沒攻破縣城,但他們也損傷慘重。

劉淵立即將跑到一半的援兵又跑回去,結果到的時候趙含章已經離開,又不見了蹤跡。

劉淵此時正在範縣統領全局,聞聽戰報,氣得砸了一個碗,怒道:「那到底是一支隊伍,還是多少支,你們連人的影子都沒摸到嗎?讓人來來回回的當猴耍!」

「或許不止一支,」當即有人順著他的話道:「領兵之人行蹤成迷,說是西平的趙含章,但誰也不能真正確定就是她,或許是有多支隊伍冒名行事。」

劉淵又不傻,冷笑問:「豫州,不,晉國何時有此能耐,可以拿得出這麼多良將和戰馬?」

「兩千騎兵,竟然還是多支隊伍,你當戰馬是大風吹來的嗎?去查!讓斥候給我把人找出來,挖地三尺也要找出來!」

眾人只能低頭應下。

劉淵原地轉圈,壓著怒火問道:「陳縣還是沒攻下嗎?」

「是,他們防線堅固,很難攻破。」

最主要的是,他們最近被趙含章牽著鼻子走,四處想要滅火救人和抓人,前去支援劉聰的人根本不多,哦,有一個同樣被打得失去駐地的王彌去了,但陳縣據守不出,甭管他們在城門外怎麼罵,他們就是不開門迎戰。

王彌倒是擅攻城,攻過幾次,但傷亡慘重,城裏的人很興奮,緊守城樓,根本攻不進去。

劉淵就走到桌子邊看地圖,他手中的地圖很簡陋,但也能大致看出豫州的輪廓,他皺緊眉頭,將趙含章攻打過的地方點出紅點,覺得毫無規律可言,「她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或許沒有目的,只是單純的擾亂我們,畢竟,自她出現,我們後方的確混亂起來了。」

劉淵眉頭緊皺,半晌後緩緩搖頭,「不,她一定有目的,你沒聽斥候匯報嗎,何暢倚重趙含章,特封她為副將軍,如今豫州是聽她號令,她現在算豫州主將,主將不守城而是到我後方來,她會沒有目的?」

劉曜一驚,忙問道:「難道是為了找陛下?」

劉淵一驚,也有此想法。

劉曜便冷哼道:「她好大的膽子,不怕來了就走不了嗎?」

劉淵卻放松下來,摸著胡子道:「她若真是如此想法,那我們可以逸待勞。」

有人覺得不會,「趙含章不傻,只帶兩千兵馬,怎敢來襲擊陛下?」

劉淵卻道:「觀她用兵,顯然是個極膽大的人,年輕人嘛,膽大包天是正常的,說不定她想的就是殺我滅國,建立不世功勞的想法。」

事實證明,趙含章的想法沒那麼跳脫,她腦子也沒壞掉,帶著兩千人就敢直奔敵軍大本營,所以她在繞了半圈,把人都繞暈,徹底失去他們蹤跡之後,她進了兗州的地界。

趙含章直奔東平國,現在茍晞便在東平國,大軍也主要在此處。

只要他們想,騎兵的速度可以很快,趙含章只用了一天時間就接近了東平國,然後茍晞也發現他了。

不愧是大晉名將,他對兗州的掌控又強,即便趙含章已經盡量避開人煙,快速行軍,茍晞還是知道了,並且早早的便領著大軍在東平國界限處等她。

趙含章從斥候那裏知道前面有大軍,點了點頭,也不驚訝,從懷裏拿出一封信遞給斥候道:「送去。」

斥候伸手接過,躬身而退。

趙含章回頭和傅庭涵道:「這裏畢竟是他治理的地方,在信息收集上,他可比劉淵強多了。」

傅庭涵:「所以他知道來的是你,也知道你這段時間幹的事?」

趙含章點頭,「我們謙恭些,等他要見我們了,我們再去見。」

不然她轟隆隆帶著兩千騎兵奔過去,很怕會打起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