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前後夾擊

申時不到,趙含章和趙寬分兵,趙含章帶著兩千騎兵離開,趙寬則帶剩下的人和繳獲的東西回城。

傅庭涵也跟著她,他現在算是她的活地圖,她記得不夠清楚的問題得問他。

一行人繞過戰場,直奔安嶺而去。

趙含章全都預測成功,荀修等人在長富山一帶成功伏擊前來支援的匈奴軍。

消息雙向傳遞,一邊傳到了劉聰大軍,一邊傳到了安嶺。

安嶺是王彌的大軍,他一聽說他派去的援軍被埋伏,略一思索便派出另一支援軍,劉聰是劉淵的兒子,現在他被人拖在陳縣,他必須得把人救出來,不然他也吃不了兜著走。

斥候提前探知,趙含章等人全部靜默躲在了山林中,等待這一支援軍過後才出來。

傅庭涵道:「騎兵兩百,步兵大概三千人,王彌很大方了。」

趙含章看著他們遠去的方向,招手叫來斥候,當即寫了一封軍令給他,「即刻送往安嶺駐地,令駐守安嶺的柳敬酉時反攻,今晚我們要在安嶺裏面過夜。」

安嶺只是一個比較大點兒的鎮,但這個位置至關重要,誰拿住這個地方,誰就能擋住南北在西面這一條路上的通道。

而趙含章要救援管城,安嶺是必經之地,甚至,之後傅祗要是帶著援軍過來,也必須經過安嶺。

豫州之前丟了安嶺,但又沒有完全丟掉,柳敬就帶著一隊兵馬占了安嶺的一半,雙方時不時的你打我一下,我搶你一塊地盤,目前王彌也沒有完全占下安嶺。

不過以現在的態勢來看,也快了,時間問題而已。

因為陳縣自顧不暇,幫不了柳敬。

柳敬自己也已經做好不行跑路的準備,結果趙含章的軍令到了。

他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一再和斥候確認,「我們晉軍確有援軍過來?」

斥候道:「我們將軍親自領兵前來,豈有作假?時間快到了,還請將軍即刻點兵。」

柳敬看了一下時間,的確快到酉時了,他糾結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點頭。

不過他最後還是留了一個心眼,雖然點兵了,卻沒有立即動手,而是打算等援軍先動手。

真有援軍他再來個左右夾擊,沒有大家就原地散去,該幹啥幹啥去。

趙含章此時已經到了安嶺外,這裏沒有城墻,但進鎮有關卡,只要沖過關卡便可入內。

趙含章壓了壓馬速,扭頭和傅庭涵道:「等趕走匈奴,我要在這裏建城池設縣。」

傅庭涵點頭:「好。」

趙含章看他,「怕嗎?」

他們是進攻的一方,而這裏是敵占區,不管在哪兒都危險,所以趙含章沒打算把傅庭涵留下,大家一起沖殺。

傅庭涵搖了搖頭,「又不是沒有經歷過,我已經不怕了。」

從洛陽裏逃出來時,他已經經歷過一次,這一年多來,他雖然不似趙含章每天都憐惜騎術,學習武藝,但也有鍛煉身體的。

一起沖鋒,他也不求自己能殺多少敵人,只希望不成為趙含章的累贅就好。

趙含章翹了翹嘴角,和秋武道:「你們保護好大公子!」

秋武他們知道傅庭涵的重要性,恭敬的應了一聲。

趙含章得了他的保證,便放開韁繩,一踢馬肚子,「二郎們,我們走!」

她身後的人齊聲應了一聲,嗚啊嗚啊跟著大叫起來,揮舞著大刀,身子微微往前壓,加快馬速就朝安嶺鎮沖去……

關卡上的匈奴兵聽到動靜,一邊快速的反應過來要抵擋,一邊要擂鼓示警,結果他才拿到鼓槌,還沒來得及敲下去,一支箭破空射來,直接從後背射穿他的胸膛……

傅庭涵收回手,仔細地將弓掛在馬背上,為此還壓了壓馬速低頭看掛穩了沒有,準頭,也就是他在戰場上唯一能拿得出手來的東西了。

有人接過鼓槌,擡手就要敲,一匹馬已經飛躍過關卡,一槍刺穿他的身體,他都沒來得及轉身,對方已經一槍掃落他眼前的大鼓,大聲喝道:「殺!」

緊跟在她左右的趙二郎幾人也快速的飛躍欄桿,一刀一個,一槍一個,有人快速的下馬,將關卡挪開,後面的騎兵便再沒有障礙的殺進小鎮。

趙含章已經一馬當先的沖進去了,有聽到動靜的士兵奔跑出來,看見,立即拿著刀槍要上前抵擋,鎮中瞬間亂成一片。

本來就已經殺得不剩下多少百姓的鎮中百姓聽到喊殺聲,立即啪的一聲關上門窗,緊緊地縮在家裏不敢動。

王彌聽到稟報,沒有慌張的往外跑,而是先穿上甲衣,同時一連串的命令發出去,「立即上馬,讓一幢二幢的人上前抵擋。」

他頓了頓後道:「立即派人去後方,戒備柳敬……」

而此時,柳敬也看到了信號,還聽到了廝殺聲,他立時眼睛一亮,抽出大刀來大聲吼道:「將士們,我們把安嶺奪回來!」

「奪回來,奪回來!」

柳敬帶頭沖鋒,「沖呀——」

王彌瞬間腹背受敵,但他來不及去反擊柳敬,因為趙含章帶著人一路殺到了他面前。

王彌看到騎在馬上兇猛無比的趙含章,見她幾乎是一槍一個,身邊幾乎沒有可以近身的人,立時一躍上馬,沖著她就殺去,「黃口小兒,我在這裏!」

趙含章一槍將沖殺過來的胡兵刺了一個對穿,溫聲看過來,拔出槍來,立即迎殺上去,趙含章偏頭躲過一刀,再用槍身擋了一下,倆人錯身而過。

跑出一段,趙含章勒轉馬頭回視王彌,冷笑道:「某雖是黃口小兒,卻也知禮義廉恥,不似老匹夫,簡直是有辱祖上,今日,我這個現任汝南郡守就代你祖父教一教你禮儀規矩!」

王彌氣得臉色薄紅,「好伶俐的口齒,我倒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王彌騎射迅捷,臂力過人,他手中的刀一轉,直接朝著趙含章殺去……

趙含章目光微凝,毫不畏懼的上前迎戰,王彌快,而她比他更快,也更加靈活,倆人你來我往,不過一個錯身間便交手三四招。

趙含章沈迷於對戰,傅庭涵也在秋武等人的保護下沖殺進這條大街,他只掃了一眼便道:「他們在聚集了,要不要沖散?你們或許應該從東邊穿插?」

秋武:……他就是個護衛,這種事怎麼能問他呢?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