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戰果

而此時,距離他們不是很遠的匈奴軍營裏正哀嚎一片,他們身上的刀槍傷還好,最要命的是燒傷。

昨天在軍營裏被燒傷的人不少,面積大的,基本上沒有活的可能了,就算此時人看著還中氣十足,但傷口很容易就惡化。

劉聰也受傷了,他臉色蒼白的靠在床上,才被包紮後便捂著胸口問道:「糧草怎麼樣了?」

劉厲低頭,小聲道:「搶了四分之一回來,其余皆被燒毀了。」

劉聰臉色難看,片刻後冷笑道:「好,好,好啊,下令讓將士們出去找給養。」

他眼中閃過殘忍,「若是找不回來糧草,那就抓人,把他們的房屋田地全燒了,我們得不到的東西,他們也休想再留。」

劉厲抖了抖後應下。

雖然斥候沒回來,但看趙家軍身上的血腥氣和煞氣便知道他們經過了一場惡戰,所以對他們報上來的戰果,何刺史信了八分。

於是天未亮他便把刺史府所有官員都叫了來,趙含章和傅庭涵也列席會議。

何刺史:「堅壁清野的命令傳下去了嗎?」

「是,已經傳了下去。」

「派出幾隊人馬,讓他們在今日天黑之前將方圓五十裏內的百姓都趕進城中,同時給附近的城池下令,不得拒絕百姓來投,不得在鄉野中留下一粒糧食!」

「是!」

「各個關隘都要守住,小心匈奴報復……」何刺史只製定大的方針政策,然後把具體的命令交給趙含章。

趙含章笑了笑道:「先讓斥候探知各路消息,堅守關隘吧。」

於是大家散去,趙含章也回去補覺。

到了半中午,斥候的消息傳回,更多的作戰成果和信息被探知,「敵營哀嚎一片,死傷慘重,劉聰副將呼延朗被斬殺,糧草被燒了,今日天一亮便有胡兵結隊出去征集糧草……」

何刺史還罷,荀修等人是目瞪口呆,完全沒想到戰果這麼大。

何刺史也驚訝,但他穩得住,他掃了眾人一眼,嘆息一聲道:「現在知道我為何將豫州交給趙含章了吧?」

「其領兵之能不下於茍晞,」何刺史嘆息道:「如今能救豫州的,除了茍晞,便是她了。」

而茍晞現在是不會出手的,他只能把希望放在趙含章身上。

荀修低下頭去齊齊應了一聲。

何刺史見他們終於肯聽話,便道:「等趙副將醒了,你們去拜見吧。」

於是趙含章醒來便見到擠在院子裏的眾將,她伸手接過聽荷遞上來的布巾擦了擦臉,問道:「他們何時來的?」

「半個時辰前,說是見不到女郎就不走。」

趙含章問:「庭涵呢?」

「大郎君正在前面看東西呢。」

趙含章就把布巾遞給她,穿上外衣便嘴角含笑的出去。

房門一打開,院子裏坐著說話的荀修等人立即擡起頭來,紛紛上前行禮,「趙副將!」

趙含章微微頷首,笑問:「諸位將軍怎麼到這兒來了,有話前面說吧。」

趙含章僅用一天便收服了豫州的兵馬,傅庭涵則是把豫州刺史府裏的好多公文和信件看完了。

紛雜的信息在他大腦裏被歸納,一點一點匯總成一條條可以用的情報。

趙含章並沒有召集所有人,就帶著荀修幾個去聽他的報告會。

傅庭涵主要是給她講解現在敵軍的具體分布情況,還有他們的防守情況。

這都是昨天沒有說的。

昨天只是大致說了一下各自的人數和陳縣外的劉聰大軍而已,但現在被圍的不止陳縣。

豫州是大平原,匈奴人有很多進入的路徑,何刺史在一些重要關隘布防,主要在那幾處攔住匈奴大軍。

傅庭涵今日看了不少公文和信件,和趙含章道:「皇帝派傅中書去長安招兵,以援助豫州,按照時間來算,他應該剛到長安不久,不知何時能帶兵過來。」

「全都是沒經過訓練的新兵……」趙含章頓了頓,強忍下心痛,問道:「還有什麼消息?」

傅庭涵就從桌上挑出一封信給她,「這是管城的求救公文……」

荀修立即打斷他的話,「我們自己都自顧不暇,如何還能去救人?」

趙含章伸手接過,一邊拆開一邊道:「管城不也屬於我們豫州嗎?」

「但那裏已經全被匈奴人占了,管城如今是孤城,我們怎麼去救?」荀修道:「讓他們死守吧。」

趙含章蹙眉,待信拆開,看到寫信的人,一下坐直了身體,「北宮純?守管城的是北宮純?」

「是啊,」荀修不在意的道:「他受陛下指派來支援的,結果卻陷落在管城,這會兒反叫我們去救他……」

趙含章差點兒把信給砸到荀修的臉上,這是友軍啊,豫州的兵馬都一退再退,現在堪堪守住陳縣,而北宮純不僅守住了管城,在四方陷落的情況下還能堅守,這是多厲害的良將!

趙含章磨了磨牙,垂下眼眸想了想後道:「此事我來做,趁著現在我們士氣大振,我們反擊回去,趕在冬至前將匈奴趕出去。」

眾人微訝,面面相覷,「還要反擊?不應該堅守城池嗎?」

「是啊,他們現在受了打擊,只要我們堅守不出,天一冷,他們糧草不足,肯定會退兵的。」

趙含章:「進攻就是最好的防守。」

她很是強硬,「各位將軍回去準備吧,待我定下計策後便請諸位來相商。」

幾人對視一眼,應聲退下。

等走出主院,便有人道:「才贏了一場,這就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了?」

「噓,噤聲,沒見她剛才臉色難看嗎?我現在倒不憂心反擊之事,反正我們不打,匈奴也要打我們的,誰先出手都是打,我憂心的是,她不會想要去救北宮純吧?」

「北宮純如今陷落在管城,怎麼救?」

傅庭涵也在問趙含章,「你要救他嗎?」

趙含章點頭,眼睛閃閃發亮,「我在看到管城的時候就想到了,我們完全可以來一場遊擊之戰,逼迫劉淵退兵。」

傅庭涵對兵法知道的不多,但他知道雙方的懸殊,「和匈奴玩遊擊,你得有馬,我們就這麼點騎兵,你有多大把握?」

趙含章道:「但論對豫州的熟悉,誰也比不上我們,只要我們不讓他們抓到,他就拿我們沒有辦法。」

趙含章很有自信,眼中閃閃發亮,「我有自信讓他們抓不到我們,要是能順勢救下北宮純,那就更值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