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哭

趙含章帶著追軍一路跑,路過趙駒埋伏的地方時一步不停的往前跑,趙駒目光炯炯的盯著後面馬蹄聲陣陣追來的胡兵,眼見著他們越來越靠近,手一擡,等他們一靠近,立即下令,「拉!」

絆馬索瞬間拉起,黑夜中,絆馬索擁有天然的隱藏功能,追在最前面的胡兵猛地往前一栽,反應迅速的,立即低頭彎腰順勢滾下,而有的反應不及,跌下馬時便摔斷了脖子,或是被馬踩踏過去。

趙駒緊接著下令,「放箭!」

兩邊亂箭齊發!

今晚對劉聰大軍來說是一個難忘的膽寒之夜,追來的胡兵本來還有些信心,一心想要把這些狗膽包天的晉人留下,但此時,突然出現的埋伏讓他們心膽俱碎,有人轉身就跑,也有人亂跑著沖進了林中……

趙駒見他們已經失了信心,此時不殺簡直是對不起他們在林子裏餵了這麼久的蚊子。

於是帶人殺出。

趙含章一刻不停歇的帶著人沖回陳縣,守城的士兵確認是他們以後,立即打開城門大門將他們迎進來。

傅庭涵立即帶了人從城樓上下來,迎上趙含章,見她臉色沈凝冷冽,便停頓了一下。

趙含章看見他,臉色略微和緩了些,對他點了點頭後回頭看向後面,待所有將士進城,趙含章便對秋武道:「清點人數。」

然後扭頭看向趙二郎,擡腳就把他踹倒,趙二郎倒在地上,一臉懵的擡頭看姐姐。

眾將士提著心看著。

趙含章面沈如水,冷聲道:「下次再如此魯莽,我砍了你!」

趙二郎低下頭去應了一聲。

趙含章冷冷地哼了一聲,轉頭看見何刺史等人,臉上立即露出溫和的笑容,擡手行禮,「使君何時來的?」

何刺史等人:……這笑容真是怎麼看怎麼虛偽啊,和剛才的冷冽判若兩人。

自然是聽到他們回來的消息便立即趕來的,反正今天晚上就沒幾個人能睡著。

見他們的目光落在她身後的趙二郎身上,趙含章便溫聲解釋道:「家弟不聽話,所以訓了他幾句,倒讓使君和諸位將軍見笑了。」

「哪裏,」何刺史終於想起正事,問道:「夜襲的戰果如何?」

趙含章道:「秋武點兵去了,後面還有策應的趙駒和去燒糧草的兩隊未回,因此不敢立即報戰功。」

何刺史眼睛一亮,「你們找到了他們的糧草?」

雖然未有確切的消息回來,但趙含章對自己的推斷很信任,所以點頭道:「是!」

秋武很快點兵回來,躬身回道:「女郎,應回八百零六人,實到七百三十四人,傷一百六十八人,其中重傷十二人。」

趙含章道:「讓軍醫給他們救治,我一會兒便去看他們。」

「是!」秋武匯報完,擡頭看了一眼何刺史,略微行禮後便退下。

他不是朝廷的兵馬,而是趙含章的部曲,所以只認趙含章一個主子。

何刺史也不介意,聽見趙含章的兵馬傷亡不大,他便心一沈,問道:「你們只在外圍騷擾嗎?」

「不,我們沖擊了他們三分之二的營地,一度沖到中帳,」趙含章指了已經從地上爬起來的趙二郎道:「第一個沖到中帳前的就是他。」

何刺史等人也不知道信沒信,反正笑瞇瞇地聽著。

趙含章也不管他們信不信,反正他們總會派斥候出去打探的。

趙含章正在等,等趙駒回來,也等季平和李天和的消息。

受傷的士兵被帶下去包紮,趙含章幹脆也去看傷兵,能夠被拖上馬帶回來的兵,自然是還有一線生機的。

只是有的人傷得重,保不住胳膊腿,可能需要鋸掉。

而這樣大的傷口,很可能熬不過。

更多的傷是身上的刀上和槍傷,只要有藥,趙含章都能處理,因此她挽了袖子便上手。

傅庭涵在一旁給她遞剪刀,問道:「為什麼打二郎?」

趙含章哼了一聲道:「打他都是輕的了,毛頭小子沒輕沒重,一打起來就興奮,無視我的指令沖到了中帳。」

而此時,趙二郎正坐在地上哭,脫了半邊的衣服讓呂虎給他包紮。

他也受傷了,只是不重,他身上的甲胄很給力,雖然被砍了一刀,甲胄被砍壞了,但身上只留下了一道不是很深的口子,清理幹凈後止血包紮就行。

軍中的藥都是差不多的,呂虎這大半年一直跟著趙二郎訓練,也會包紮,所以軍醫騰不出手來,他便也可以給趙二郎包紮。

呂虎一邊給他上藥一邊安慰道:「二郎別傷心,女郎氣來得快,去的也快,明日你親自奉茶,女郎就不氣了。」

趙二郎搖頭落淚道:「朱大寶和方大力都死了,特別是方大力,他就死在我邊上,要不是阿姐拉了我一把,我也要死了。」

呂虎頓時不說話了。

趙二郎一直是什長,手底下帶著十個人,後來呂虎來了,他手底下便是十一個人。

每一什的士兵都是跟著什長移動的,而什長是跟著隊主移動的,當時趙含章便算是他們的隊主。

趙二郎殺紅了眼,沖著中帳去,他手底下的士兵就只能跟著他往裏面沖,這一次,他的手底下死傷最重。

呂虎不知該怎麼安慰他,只能道:「二郎也立了大功,我聽見他們喊那人大將軍,說不定就是劉聰,您和女郎重傷劉聰,這可是大功。」

趙二郎癟了癟嘴道:「那是阿姐的功勞,不是我的。」

正傷心著,趙駒帶著人回來了。

何刺史等人沒走,就等在城門不遠處,見回來的人不僅身上帶著血氣和煞氣,還隨手牽著不少馬,那馬鞍一看就是匈奴人的馬。

幾人眼睛微瞇,掃了一眼那些明顯不是他們馬鞍的馬匹,心中微微激蕩,「這有……上百匹吧?」

能繳獲上百匹馬,可以想見他們殺敵多少了。

連何刺史都坐不住了,立即叫來軍中優秀的斥候,讓他們即刻出去探知消息。

季平和李天和一起跟著趙駒回來的,倆人都很興奮,大聲的和趙含章道:「女郎,他們的糧草被燒了!」

趙含章嘴角微翹,頷首道:「天快亮了,清點好傷亡的人數後便去休息吧。」

「是。」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