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得手

有的馬還栓在柱子上,但也只是意思意思,畢竟馬馴服了,只要繩子綁著它們就會很老實,但此時馬兒一用力,就能拖著柱子一起往前沖,跑出來應敵的胡兵被馬撞倒踩踏,或是被柱子掃到倒下。

但匈奴騎兵多,馬棚自然不止這一個,不一會兒便有人上馬前來應敵,趙含章迎面殺上去,她正戰意勃發,而對方正心驚膽戰,一交手便占了上風。

趙含章一槍挑飛他的武器,再一劃,對方圓睜著眼睛,一手捂了一下脖子倒下,趙含章已經飛躍而過,殺了半晌,見對方越來越有序,趙含章便命道:「吹角,我們退兵!」

令兵一直跟著趙含章,聞言立即拿出號角嗚嗚的吹起來。

敵營裏的趙家軍一聽,開始邊殺邊靠攏,並往外殺去。

趙含章就想要穿插出去,回轉馬頭時掃過身後的人,沒發現趙二郎和他那一什的士兵,目光一凝,問道:「二郎呢?」

秋武也殺紅了眼,聞言掃了一眼跟著的士兵,沒發現二郎,頓時一慌,「屬下不知!」

趙含章握緊了手中的長槍,咬了咬牙,還是下令:「鳴角收兵!」

她雙眼通紅的回頭看了一眼混亂的敵營,沒找到趙二郎,心裏就跟被火焚燒一樣,但她身後是八百將士,她不能拖著他們陷在敵營裏,更不要說他們身後還是整個豫州。

這次夜襲要是失敗,對豫州士氣將是一個沈重的打擊。

趙含章正要打馬殺出去,突然耳尖的聽到一道熟悉的「啊——」

趙含章立即循聲回頭,一片火光中,她看到了陷在遠處的趙二郎,他正雙手握著長槍擋住砍下來的刀,離得那麼遠,趙含章幾乎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卻能在一片嘈雜聲中聽到他咬緊牙關,迸發出力氣的那一聲微弱的「啊!」

趙含章立即一扯韁繩回頭,快馬朝那殺去,同時下令,「變陣,直插進中軍,從西側突圍出去!」

令兵一聽,立即吹號角,改收兵為進攻,同時他身邊的旗兵緊跟上趙含章。

令旗隨主將走,而士兵皆是跟著旗走,這是戰場上的規矩!

將士們沒有質疑趙含章的決定,也沒有尋找原因,聽到進攻的號令,下意識的回頭找到他們的戰旗,立即朝著戰旗的方向殺去。

趙含章已經一路挑殺過去,馬速極快,甚至一躍飛過路上塌著的火柱……

趙二郎臉上青筋暴突,死命的撐住長槍,但刀還是一點一點的壓下,無限接近他的脖子……

劉聰臉上閃過嗜血的殘忍,黃毛小子也敢來襲他……一縷輕輕的風似乎卷過劉聰的耳朵,劉聰瞳孔一縮,身體比大腦更快速的反應過來,他猛地收回大刀,同時身子往後一倒,後背緊貼著馬背,幾乎同時,一槍從他剛才脖子所在的方向刺過……

一槍刺穿,長槍一點遲疑沒有,直接往下一劃,劉聰反應更快,在看到臉上破空而來的長槍時順勢翻身滾下馬,避過了第二招……

對方一下卸力,趙二郎猛的朝前一撲,旁邊一胡兵正好一刀砍下趙二郎的從軍,見狀立即把刀狠狠地往前一刺。

趙含章長槍下劃,見再次落空,也不戀戰,直接伸手拽住趙二郎的後衣領,往後一拽,手中的長槍一變方向,將對方的刀挑掉,刺穿對方手腕,再往前一刺,直穿對方心臟,她好似毫不費力的收回槍,長槍一掃,將上來援助的胡兵都掃落在地……

趙含章沖趙二郎吼道:「走!」

趙二郎已經理智回籠,跟在姐姐身後往外殺。

劉聰落地之後立即躍出趙含章長槍的攻擊範圍,然後伸手拽下一個胡兵,自己一躍上馬,見趙含章要走,哪裏肯放他們離開,立即上前阻攔。

趙含章擋住殺來的大刀,手臂微震,她毫不畏懼的回刺,倆人立即殺在了一起。

趙二郎和秋武皆不能近身,只能在一旁穿插替趙含章擋住其他胡兵,並等待後面各隊主帶著人殺來匯合。

劉聰勇猛,威望又足,他攔住了趙含章,後方混亂的軍營慢慢有序起來,不斷的有胡兵騎上馬前來支援。

趙含章知道,他們不能戀戰,不然所有人都走不出去。

因此她出招極為狠辣且迅猛,她手中的長槍密集的刺出,劉聰堪堪擋住,但她招式多變,瞅準了一個空隙,她手中的長槍像蛇一樣貼著他擋過來的刀往前一刺,擋的一聲刺在了他右胸的甲胄上……

按照劉聰的經驗,刺在這裏用處不大,他的甲胄可以擋下這一刺,所以他並不慌張,但他幾乎感受不到她的停頓,她還在狠狠地往前一刺,劉聰感覺到了刺痛……

他臉色一變,卻沒有低頭去看傷口,甚至都沒去看趙含章,而是手中的大刀一變攻擊方向,狠狠地吵趙含章的脖子處一劃……

趙含章拔回槍,同時往後一倒,緊貼著馬背,同時座下的馬快速的往前一奔,與劉聰錯身而過,她腰身一用力坐起來,頭也不回便回槍一刺,劉聰的副將見狀,想也不想便飛身一撲,直接撲在劉聰的右身上,一柄槍刺穿他的身體,他未來得及說話,長槍收回,他瞬間失了力道,壓著劉聰便從左邊倒下……

劉聰大驚失色,大叫道:「呼延朗!」

趙含章惋惜不已,雖然很想回頭再戳一下劉聰,但她也知道,機會已經失去,不能強求。

果然,他們一落地,立即有胡兵上前圍住,將倆人保護起來。

趙含章只回頭看了一眼便道:「走!」

旗手跟著趙含章跑,將士們跟著旗子跑,不一會兒他們就從西側殺了出去,匈奴軍也組織好了追兵,從後追出……

與此同時,季平終於摸到了糧草,一百士兵悄悄的摸近,因為營地大亂,看守糧草的士兵跑出去不少支援,他們順利的摸進去,分散在各處。

季平吹響哨子,各處同時起火,一擊得手,眾人立即後側,怕火不夠旺,他還發信號讓李天和放火箭。

就在他們退出去時,李天和的火箭不斷的朝起火的地方射來,落在糧草上,瞬間燃起熊熊大火。

敵營越發混亂。

劉聰捂著胸膛起身,看到堆放糧草的地方一片火光,恨得眼睛都冒火了,「晉人,晉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