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夜襲

士兵們有序的緊隨而出,夜色下,騎兵全都出去以後,趙駒這才帶著他的人馬出去。

他們將會在路上設伏接應趙含章,以步兵為多。

這裏的動靜自然瞞不住城中的一些人,荀修抱著被子坐在床上,老半天才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好膽,敢夜襲劉聰,她是真有本事,還是純粹自大?使君沒攔著嗎?」

「沒有。」

荀修皺眉,「使君不會不知道吧?」

「刺史院中亮了燈。」

那就是知道了,荀修挑眉,「使君竟對她如此自信,看來她是真有幾分本事的。」

「劉景就是死在她手上,聽聞她還擊退過石勒。」

荀修臉色嚴肅了些,正色道:「前者還有憑有據,後者不是傳說是趙氏為了她造勢,因此將趙銘的功勞按在她頭上嗎?」

幕僚沒說話。

當時畢竟只有趙氏的人在,誰也不知道實際情況是怎樣的,所以就只能見仁見智了。

在此之前,他和荀修一樣的想法,覺得可能是趙氏在給趙含章造勢。

荀修睡不下了,掀開被子起身,「於盛,還有高將軍幾個呢?」

幕僚便往外看了一眼,「我在來前,於盛應該在刺史那裏,高將軍幾個……我馬上讓人登高看一看他們的院子亮不亮燈。」

荀修點了點頭。

幕僚立即出去,找了一個護衛,讓他爬上屋頂看有多少人的院子亮著。

而就在刺史府的官員和將軍們開始重視趙含章時,趙含章已經帶著人迂回逼近他們要夜襲的地方。

趙二郎第一次幹這事兒,又興奮又緊張,趙含章也是第一次,但她心理卻很平靜,就跟半夜起床喝口水一樣心無波瀾,她帶著人上了一個小矮坡,從這裏可以看到大半敵營的情況。

趙含章掃視一眼,將看到的記在腦子裏,那裏燈火點點,但絕大部分是隱在黑暗中的,可,火柱有規律,自然營帳搭建也有規律。

只看火光量的地方便可大致推算出營帳的地方,以及……中帳的位置和糧草的位置。

趙含章目光炯炯的盯著一大片漆黑的地方看,她招手叫來季平和李天和,低聲道:「你們一人帶一隊,季平,你從那兒繞到他們的西北邊,看到那三個火柱後面漆黑的一片了嗎?」

季平瞇著眼看了一會兒後點頭。

「那裏多半是糧草所在的地方,你去查探一下,證實後放火燒了他們的糧草,得手後立即撤退回城。」

季平應下。

趙含章給李天和下令,「你則從這邊繞到北邊,見機行事,接應季平,只要他一得手,立即將兵力吸引過去,只要拖他們一刻鐘就行。」

趙含章問季平,「一刻鐘,你們能走脫了吧?」

騎兵的一刻鐘,足夠了。

季平一臉嚴肅的點頭應下。

趙含章滿意,「只要確定是糧草,若是你不能全毀,那就給李天和發信號,讓他以火箭支援,務必要將他們的糧草燒掉。」

「是!」

趙含章讓倆人帶隊離開,她估算著時間,覺得差不多了,便一抖手中長槍,使眾人看過來後便放聲道:「兒郎們,我們走!」

說罷一踢馬肚子便俯沖而下,趙二郎興奮起來,但謹記來前姐姐的話,要安靜,除了她的命令外,不許要其他大的聲響,所以他壓著興奮,一踢馬肚子便緊隨著姐姐快馬往下沖,身後的八百士兵也雙眼放光的俯沖下去!

馬蹄奔騰發出的巨大聲響,營帳中有士兵聽到通過土地傳來的馬蹄聲,一下從地上躍起,抓起手中的武器便往外沖,「快醒,快醒,似有敵襲!」

沒有用耳朵貼著地面的士兵則是翻了一個身,不太高興的道:「大半夜的哪來的敵襲?晉人都被打怕了,豈敢敵襲嗎?」

沒有人回答他的問題,因為沖出營帳的士兵才一擡頭便迎面撞見俯沖下來的趙含章,趙含章眼都不眨一下,手中的長槍一劃,士兵瞳孔一縮,眼前一片血色,他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伸手捂住脖子,一股鮮血噴湧而出,還未來得及說話便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趙含章未曾停留,一殺後便快馬從他身邊經過,越過一個火柱時手中的長槍一掃,裏面的火把便被掃飛起來,直接落在帳篷上……

營帳瞬間大亂,有人叫嚷起來,有人沖出營帳,迎面便是趙家軍的刀槍。

趙含章不斷殺著從營帳裏跑出來的人,同時將火柱中的火把掃到帳篷上,她身後的將士有樣學樣,一邊殺人一邊擴大火勢。

趙含章掃空一片營帳,目光炯炯的盯著已經開始有序起來的匈奴軍,大聲令道:「分兵!」

各隊主立即照著之前趙含章叮囑的分別帶著賬下騎兵朝著各個方向沖去,迂回穿插,本來已經開始有序起來的胡兵再次被截斷,徹底亂起來。

到處是殺人和火光,不少胡兵被火燒到,渾身是火的到處亂跑,眾人心中恐慌,便是參將出面也很難再令他們冷靜下來。

趙含章領著身後的一百人如入無人之境一般殺進殺出。

這就是騎兵的可怕之處,他們就相當於坦克,對步兵,尤其是一群剛從睡夢中驚醒起來的步兵,連武器都拿不全的士兵來說,那簡直是單方面的屠殺。

趙二郎殺瘋了,不知不覺就遠離了趙含章,專門沖著人多的方向殺去。

而胡兵們都下意識的朝中帳跑去。

劉聰提著大刀走出中帳,面色鐵青的看著混亂的營帳,伸手抓來一人,下令道:「吹號,所有人往中帳靠攏,我的騎兵呢,我的騎兵呢,讓他們上馬!」

敢夜襲他的營帳,敢和他們拼騎兵,劉聰眼中狠戾,決定讓晉人自食惡果!

趙含章帶著人穿插殺了出去,調轉馬頭要殺回去時發現了他們的馬廄,眼睛一亮,立即帶著人殺過去,將沖過來要上馬的人挑下馬,左右看了看,選了一個方向將火柱中的火把投到馬廄裏……

馬兒的尾巴著火,立時受驚,加上這邊火光沖天,它們揚起馬蹄,嘶鳴一聲就沖著營帳深處跑去。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