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集結

趙含章堅壁清野的命令一下,刺史府裏反對和贊成的人各占一半,但還沒等眾人爭論出一個結果來,何刺史直接下令眾人聽命於趙含章。

於是命令開始傳下去。

避著人,何刺史和於盛道:「本以為趙含章是女子,會心慈手軟,沒想到她比我想的更果決和狠辣,此時下堅壁清野的命令,罵聲必定更多。」

於盛卻松了一口氣,道:「有了她這道命令,使君之後再下豫州堅壁清野的命令,罵聲便少了。」

何刺史扯了扯嘴角,他是在乎名聲,但其實更在乎實際上的利益。

他垂下眼眸思考片刻,拉住於盛小聲道:「家中子嗣不爭氣,我雖送他們去了西平,但豫州若守不住,西平也不安全,到時還請於先生帶他們南下。」

於盛一口應下。

何刺史這才放心。

他有兩個兒子,每一個都比趙含章大,但……唉,他倒是有心將權柄交予他們,可他們太無能了。

臨行前他還在糾結,最後把兩個兒子叫到跟前看了一眼,還是下定決心讓他們萬事不沾,帶上家中財物離開。

他兩個兒子壓不住荀修等人。

此時再看,趙含章和傅庭涵這樣的人物都要小心翼翼,真把他兩個兒子留下來,只怕他前腳一閉眼,後腳他兩個兒子,甚至是全家就能追上他的腳步。

何刺史嘆息了一聲,他一生愛財追奢,最後卻要把自己最重要的兩樣東西給外人,要說不心痛是不可能的。

但相比於錢財,還是家人的性命更重要。

何刺史在心痛又心痛,一再和大夫確認他傷口惡化,已經沒幾天好活後叫來了趙含章和他一個族弟。

他指了他族弟和趙含章介紹,「這是我族弟何衡,汝南郡的鐵礦便是他管著的。」

趙含章微訝,她萬萬沒想到何刺史竟能做到這個地步,連鐵礦都能讓出來。

何刺史扯了扯嘴角道:「這鐵礦本也歸屬朝廷,當年你祖父為這礦產差點罷了我的官,這些年雖是我在采礦,但也沒少上貢朝廷,所以歸根結底,這還是朝廷的。」

他道:「如今你是汝南郡郡守,這鐵礦便交由你管著吧。」

何刺史意味深長的看著她道:「畢竟趙公說的沒錯,鐵礦乃國之資產,不得私有。」

他倒要看看,趙長輿的孫女拿了礦產,那是私有化,還是公有化?

那當然是公有化了!

只不過這個公有可能會僅限於汝南郡而已。

趙含章一臉感動,心裏其實也很感動,事後她偷偷的和傅庭涵道:「當年為了這礦產,何刺史幾乎要與我祖父成仇,沒想到他竟然說給就給,愛財自私如他都能有此決斷,朝中的大臣卻還沈醉於內鬥,為一己得失躊躇不前。」

傅庭涵:「佩服他嗎?」

趙含章想了想還是點頭,「這份決斷和心胸就不是人人都有的,希望將來我落到此境地時,也能以大局為重,不因為對方是仇人就心懷芥蒂。」

傅庭涵知道她說的是趙濟一家,想了想後道:「趙仲輿也就算了,趙濟怕是沒有那個值得你托付的能力。」

趙含章:「那可不一定,誰知道到時候我需要托付給他們的是什麼事呢?」

傅庭涵面色一正,沈聲道:「我們不會有那樣一天的。」

如果有一天他們都需要托付趙濟這樣的人,可見情況惡化到了什麼地步。

傅庭涵突然間有些擔憂,問道:「晚上的夜襲你有多大把握?」

趙含章垂眸道:「六成。」

傅庭涵皺緊眉頭,「劉聰很厲害嗎?我在軍報上看到他在此前連下兩城,而且兩月前就是他攻破東海王的防線圍了洛陽。」

趙含章笑了笑道:「很厲害,不過也正是因為他之前連勝這麼多場仗我才敢夜襲他。」

「他是一個很容易驕傲的人。」

傅庭涵略微放心了點兒,想了想後道:「我和你一起去吧,我腦子裏有地圖。」

「我腦子裏也有,」趙含章道:「你已經做了你該做的,剩下的我來,這次我帶二郎去,你替我留守後方。」

傅庭涵抿了抿嘴,不過沒有再表示反對。

夜色降臨,陳縣內外都安靜下來,趙含章和將士們早已經吃過飯,此時正合衣睡下,她睡得很熟,但梆子聲一響她就睜開了眼睛。

眼中清明如水,似乎從未睡著過。

她動了動脖子,緩和了一下躺著僵硬的肩頸,她伸腳推醒聽荷,道:「去看一下時辰。」

聽荷驚醒,揉著眼睛打著哈欠去看時間,不一會兒回來道:「子正了。」

趙含章已經穿好衣服,聞言道:「去把二郎叫起來,讓趙駒過來見我。」

聽荷低頭應下,「是。」

趙駒和孫令蕙等知道要夜襲的人全都沒怎麼睡,趙含章一叫他們就醒了。

除了趙二郎和趙駒,其他人臉上都有些困倦。

趙含章對他們笑了笑,「出征的是我,怎麼反倒是你們睡不著?」

孫令蕙緊張擔憂得半個晚上沒睡,「郡守……」

趙含章伸手止住她的話,臉色一肅,直接下令道:「叫醒將士們,醜時便要在城門口集結完畢。」

眾人應聲而去。

這時候正是人一夜中睡眠最好的時候,也是最困倦的時候,被點到的隊主在收到今天提前一個時辰入睡時便猜到今晚會突襲,因此早有準備,命令一下,他們立即叫來各什長,什長再通知手底下的士兵。

隊伍很快集結完畢,趙含章一身甲衣,手握長槍騎馬過來,眾將士皆沈默的看著她。

火光中,趙含章面色堅毅,她道:「我們來陳縣不是睡覺,也不是摸魚吃飯的,而是為了解除豫州之危,今晚這一戰便是讓匈奴知道我們豫州並不是無人,也讓他們知道我汝南郡的勇猛,將士們可願隨我殺敵?」

隊伍低低地應了一聲「願!」

趙含章滿意的點頭,擡著下巴道:「所有人上馬,走!」

城樓邊的小門悄悄的打開,趙含章打轉馬頭,往邊上看了一眼,傅庭涵正攏著手站在那裏,見她看過來,他便沖她點了點頭。

趙含章笑了笑,打馬率先從小門裏躍出……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