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心狠

眾人轉到屏風後面見何刺史。

何刺史臉色有些蒼白,隱隱還泛著青色,他看向於盛,問道:「傅庭涵說的那些是你告訴他的?」

「不是,」於盛苦著臉道:「他說的有些東西,連我都不知道。」

比如他們現在的糧草和軍備數量,他這段時間並不在陳縣,哪裏知道還有多少糧草,多少軍備?

倒是各位將軍吃空餉的數量倒和他知道的差不離,但……

他咽了咽口水道:「他就看了寫軍報,還有斥候查探回來的信息,軍中的一些賬目而已,翻動的極快,我覺得他應該沒有記下多少東西才對,誰知竟……」

旬修表示懷疑,「哪有如此厲害的人?該不會是趙含章提前叫人查不出來,讓他在我們面前做戲的吧?」

何刺史擡起眼來瞥了他一眼,他們吃空餉的事,他都是查了許久才查出來的,趙含章才回汝南郡多長時間?

即便她背後有趙氏,何刺史也不覺得她能在他的軍中安插下那樣的人手。

何刺史垂眸思考片刻,突然又放松下來,「趙副將要去城樓上看匈奴的大軍,你們再不去就追不上人了。」

荀修等人一驚,連忙躬身告退,小跑著去追趙含章。

於盛想了想,留了下來。

何刺史等他們走了便看向於盛,「你這幾日便跟著傅庭涵,看看他是真有這個本事,還是因為趙含章。」

於盛應下,憂慮的問道:「使君,您的身體……」

何刺史伸手摸了摸胸膛,眼中黯然,「日子已經不長了,我一死,軍中士氣必大受打擊,荀修這幾個都不老實,伱要助趙含章收服他們幾個,無論如何要守住豫州。」

他頓了頓,沈默了好一會兒,還是狠狠地閉了閉眼睛,再睜開時便冷冽了許多,「若是受不住,那就提前將百姓驅趕離開,堅壁清野!」

於盛大驚,「使君,這……這是遺臭萬年的毒計啊。」

何刺史眼中卻閃著寒光,狠戾的道:「若豫州一定會被破,劉淵賊子也休想從我豫州得到一粒糧食,只有我們比他們還狠,方可止住他們南下的路。」

於盛渾身發涼。

趙含章此時已經站在了城樓上。

城門對著的官道上旌旗飛揚,趙含章眼神還不錯,可以隱約看到旌旗上的「漢」字,那裏駐紮了一隊匈奴軍,此時他們沒有攻城,所以是遠遠駐紮著。

「有多少人?」

跑來的荀修扭頭就要找斥候,傅庭涵已經道:「根據昨晚的煙柱估算,大概五萬人左右,只是斥候很難近身,所以不知他們的布置。」

趙含章就扭頭問荀修,「那一片的地形圖有嗎?」

荀修這才找到話說,「有。」

趙含章微微頷首,問道:「對面領兵的是誰?」

「是劉淵四子劉聰。」

趙含章意味深長的「哦」了一聲,「是他呀。」

趙含章深深地看了一眼遠處的駐地,那邊的人似乎也發現了城樓上正有人盯著他們看,於是跑出不少士兵對著他們大聲取笑。

可惜離得太遠,聽不到他們說什麼。

那些胡人渾得很,當場脫了褲子就沖他們的方向撒尿,極至侮辱之能事。

趙含章默默地看著,傅庭涵臉一黑,側身擋在她身前,和她道:「走吧,你該去見一見三軍將士了。」

趙含章點頭,又往遠處看了一眼,這才轉身下樓。

那麼遠,除了能看到他們的動作外,還能看清啥?

但這份侮辱她收到了,趙含章有些手癢,決定回敬一二。

說是三軍,但其實只是部分士兵,大部分都還守在前線的各個點上,丁點不敢松懈,所以能夠出來列隊讓趙含章閱兵的士兵並不多。

趙含章也只是意思意思見一見,在他們面前,她沒有戰績,見面不過是讓他們更加沒有信心罷了。

所以見過之後,趙含章直接和自己人開會討論,「我決定夜襲。」

趙寬嚇了一跳,忙道:「郡丞,不是,郡守,我們遠兵而來,正是疲憊之時,這時候夜襲不怕他們以逸待勞嗎?」

「要是王彌、石勒幾個領兵,我自然是不會做此決定,但劉聰,我們可以一戰,」趙含章道:「我要指揮得動豫州的兵馬,那就需要拿出戰績來,若我們不出擊,那就得等著他們圍城時反攻了。」

「但打守衛戰對士氣的效果不會很好,即便守住了,我們損失也不小,」趙含章聲音壓低,「現在士氣低落得很,若是敗了一場,我便很難再收服他們,甚至有可能會有大量的逃兵。」

趙含章說這麼多,不僅是說給趙寬聽的,也是說過其他人聽的。

趙駒立即點頭,果決道:「末將願領兵親去夜襲。」

趙含章沖他笑了笑道:「我和千裏叔同去。」

她看向孫令蕙,問道:「地形圖拿到了嗎?」

「是。」孫令蕙立即拿出來攤開給眾人看。

傅庭涵走過去,皺了皺眉,「這圖怎麼這麼粗糙?」

「將就看吧,」不過這圖的確很粗糙,趙含章看了許久後指著一處道:「千裏叔,我們兵分兩路,你在此處接應我如何?」

趙駒看了一眼後應下,「好。」

傅庭涵問:「你打算出兵多少?」

「兩千,」趙含章道:「一千騎兵,我領著他們去襲殺,還有一千油千裏叔領著接應。」

傅庭涵就點著圖道:「那就從這裏攻入,我剛才看了一下,雖然半邊營地隱在樹林後面,這一處應該是兵力薄弱處,」

趙含章心中一動,「得摸清他們糧草所在的地方。」

傅庭涵看向她。

「匈奴遠方來攻,糧草肯定跟不上,我們要是能燒了他們的糧草,一入冬,他們就不得不退兵。」

趙寬道:「只怕他們會從附近的城池和村落裏搶掠。」

趙含章面無表情道:「何刺史說,他們連破四城,其中屠了一城,城中留給他們的糧食應該不會很多,至於外面……」

趙含章目光微寒,冷聲道:「讓刺史府的人聯系其他城池和鄉野裏正,讓他們堅壁清野,所有人等離開現在的城池,或退入城中,或向南,向西避開你匈奴大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