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社死現場

避開人,何刺史單獨見了趙含章,他將中衣解開,讓趙含章看他胸前的舊傷。

趙含章張大了嘴巴。

何刺史就拉著她的手哭道:「三娘啊,各郡縣只有你來援救,難道你就不知道對上匈奴大軍兇多吉少嗎?說到底還是你善心,不肯放任豫州落入匈奴手中。」

何刺史淚流滿面,「陳縣之外還有四個縣,皆被匈奴攻下,他們屠了一城,還有三城,裏面的百姓也十不存一,我不敢松一線啊,若是匈奴大軍從我手裏攻入豫州,我真是萬死難辭其咎,只怕要被寫在史書上任人生生世世唾棄了。」

「如今你也看到了,我將命不久矣,我今日便將豫州交托給你,請你守住豫州,一定要守住豫州啊。」

趙含章張了張嘴巴,艱澀的點頭應道:「含章會盡力的。」

何刺史就眼含熱淚的松了一口氣。

倆人相攜而出,何刺史當著眾人的面宣布道:「趙含章才能出眾,品德高潔,擢升為汝南郡郡守,另加為豫州統軍副將,為前鋒,從此時起,除我命令外,三軍皆聽從於趙含章。」

眾將士和刺史府官員皆是一驚,紛紛看向何刺史身邊的少女。

趙含章還是一身盔甲,腰上挎著長劍,目光沈靜的回視看向她的目光,不驚不慌,不卑不亢,亦沒有惶恐和驚喜。

眾人便頓了一下後擡手行禮,齊聲應道:「是!」

和孫令蕙都激動起來,特別是孫令蕙,拳頭緊握,雙眼發光的註視著趙含章。

何刺史很幹脆,宣布完趙含章的晉升後便讓她代他在軍中行事。

趙含章應了下來,卻沒有立即見刺史府的官員和豫州的將士,而是讓趙駒去把他們的人帶進來,孫令蕙跟著他走,她要去安排好他們帶來的一萬兵馬。

傅庭涵在她下首找了個位置坐下,問道:「何刺史怎麼了?」

趙含章:「他快死了。」

她聲音平淡,卻帶著自己都沒察覺到的痛惜,「他胸前的傷不止是舊傷,應該二次受傷過,已經壞了,如今是強弩之末,他活不了多久的。」

傅庭涵沈默下來,片刻後道:「這樣一來,局勢對我們更不利。」

趙含章點頭,「外敵環伺,而我們內部突然換將,雖然我對自己很有信心,但我也知道,以我的年紀和閱歷,很難讓豫州的將士和官員們信服,要真正的統領他們,我們需要一場勝仗。」

傅庭涵眉頭緊皺,片刻後起身道:「我去看現在斥候收集到的信息。」

趙含章點頭,招來於盛,對他道:「還請於先生帶傅大公子去看軍報。」

於盛是何刺史的心腹幕僚,在這刺史府裏很有話語權的,由他領著,沒人敢攔傅庭涵。

於盛想到何刺史的叮囑和現在的身體狀況,恭敬的應下,側身請傅庭涵先行。

傅庭涵和趙含章點了點頭,轉身出去。

趙含章則是沈靜許久,最後扯了扯嘴角,努力擠出笑容來,微微擡著下巴自信的往外走。

把她的人帶了進來,她正式接見刺史府的官員和將士。

雙方見過,刺史府的將帥和官員是有些看不起趙含章的班底的。

裏面比較能讓人信服的估計就是趙駒了,剩下的,不管是趙寬幾個,還是站在她身邊的傅庭涵,看著都過於年輕,更不要說孫令蕙了。

年紀小不說,還是個女的!

刺史府中的軍報並不多,傅庭涵翻了一遍就記住了,他還看了豫州軍斥候探回來的各種情報,雙方互通姓名,算見過以後,他就開始匯報雙方的情況。

「劉淵的大軍號稱有二十萬大軍,但根據這幾次出戰的規律和各地的情報來看,應該只有十二萬左右,其余的要麼是後勤,不作戰,要麼就是被挾裹的普通百姓。」傅庭涵道:「而我們這邊可以作戰的人更少。」

傅庭涵擡起頭來掃了一眼刺史府的眾將士,道:「號稱是八萬,但實際作戰人數不足五萬,全部屬於虛報人數。」

眾將不樂意了,荀修代表同袍們大吼道:「傅大公子說話可要負責,你是說我們吃空餉?」

傅庭涵面無異色道:「現在朝廷會有空餉給你們吃嗎?你們要吃,吃的也是何刺史的空餉,不過這些數據都是從何刺史給你們的糧草中算出來的,也就是說何刺史是知道你們吃空餉的,養你們的人都知道的事,也就算不上空餉了。」

荀修:……

躲在大屏風後面偷聽的何刺史:……

趙含章掀起眼皮掃了他們一眼,示意傅庭涵道:「繼續。」

接下來傅庭涵就開始空手匯報其他情況,比如豫州庫房現在的糧草情況、武器軍備情況,各路將軍手底下大概的人數,馬匹情況……

甚至還有接下來幾天的天氣預報。

眾將吃驚的張大了嘴巴,紛紛扭頭去看於盛。

懷疑這番話是於盛教傅庭涵說的。

但於盛也驚訝呀,半晌回不過神來。

眾人大受震撼,一時不能不知該怎麼質疑趙含章的能力。

剩下的半天時間就在傅庭涵的匯報中渡過。

趙含章聽傅庭涵說現在匈奴的大軍分成四部分圍著豫州,其中對方的中軍就圍在陳縣之外,立即感興趣的起身想去城樓上看看。

眾人自然要跟隨,但在去之前,荀修等人一把拉住於盛,幾個重要的將領和官員就落在了後面。

荀修不高興的問他,「如此重要的事,你不告訴我們,卻告訴傅庭涵,你何時投靠了趙含章?」

於盛:「……如此重要的消息我也是才知道的,荀將軍,你都沒告訴過我你手下才有八千人,你不是號稱有一萬五千人嗎?」

荀修目光遊移,然後又理直氣壯起來,「虛報人數的又不止我一個,這不是最要緊的,若此事不是你說,那他們是怎麼知道的?雖然他說的不對,其實我是有九千人……」

荀修聲音減低,又有些底氣不足起來,「於先生,使君也太偏心了,趙含章雖然來援助,但她手上也才一萬人,我們哪裏比她差了?而且我們跟了使君這麼多年。」

躲在屏風後面的何刺史重重的咳嗽一聲,一直拖著於盛說話的眾人身體一僵。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