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哭唧唧

下朝以後,皇帝單獨召見了傅祗,他拉著傅祗的手道:「東海王如今一心與茍晞相爭,在朝堂上也越發跋扈,朝政被他把持,朕便是有心也無力。」

「說到底還是因為朕無兵權在手,豫州若失,中原便陷落,洛陽也難獨存,此是我大晉之危。」皇帝起身鄭重的沖傅祗行禮,「還請傅愛卿助朕一臂之力,驅逐東海王!」

傅祗連忙躬身扶住皇帝,他心中明白,皇帝這是想把他推到臺前和傅祗相扛,若是從前,他便是心中不喜東海王也不會在兵權上觸犯他。

但這一次,豫州危在旦夕,大晉危在旦夕,已經容不得他猶豫,哪怕他走出這個宮門可能就要死在東海王手中。

傅祗一下握緊了皇帝的手,沈肅著臉跪下,「臣必不負陛下所托。」

皇帝見他果然應下,一時欣慰,忙將他拉起來,低聲道:「我這就讓人送傅中書出城。」

傅祗沒有拒絕。

皇帝當即給他寫了密旨,然後讓人送他出京。

皇帝身邊都是東海王的人,當時他又是當著王衍的面提起招兵之事,要是從前,東海王早提著刀進宮來問皇帝的罪名了。

但今年,自東海王和茍晞內戰開始到後來匈奴的大軍圍攻洛陽,皇帝不止一次的當面提起讓人出去招兵買馬,大部分重臣都被他找過了,包括趙仲輿。

只不過大家懾於東海王的威勢,誰都不敢應下,次數多了,東海王也就當個笑話看。

一開始還會約見那幾個被召見的重臣,甚至提著刀來看望一下皇帝,後來東海王就當一個笑話看,最多眼神刀一下那個被召見的重臣。

所以這一次,皇帝舊事重提,大家面上照例做震驚狀,轉身出朝堂還是照舊,不過還是有人跑去東海王那裏告密,說起皇帝讓傅祗招兵的事。

東海王聽得多了,並不往心裏去,冷哼一聲道:「傅祗不敢。」

告密的人也覺得傅祗不敢,他手中可沒兵,他要是敢出京為皇帝招兵,東海王能派人快馬加鞭的追上去砍了他。

死了也是白死,這幾年王爺都被成串的砍,誰還會真的在意一個臣子的生死?

所以朝中重臣,別看也有整天上諫東海王的,其實並不敢狠得罪他,畢竟洛陽在東海王手裏,不僅他們的性命,家人的性命也都在東海王手中。

只不過,因為他這一年來的作為,不少大臣,包括一直擁護他的那一撥人也產生了意見。

不是誰都像他如此短視又意氣用事的,東海王這樣不顧大晉國運的行為還是讓很多人心中不滿,雖然這種不滿在他的威勢下不敢宣揚出來。

但鏡面已經有了裂痕,大家就難再同框,傅祗出京還是有人察覺到了的,但他們在思索過後便當做什麼都不知道。

他們想,東海王如此威勢,總會知道的,他們何必去做這個惡人呢?

一不小心還有可能千古留名,當然,留的是惡名。

於是大家默契的不做聲。

王衍也沒做聲,只要不觸犯到他的利益,他萬事不理。

等東海王知道此事時,傅祗已經走了一天一夜,都快到雍州了。

長安被攻下後便歸屬於東海王控製,但他實際上對長安一帶的控製力並不強。

河間王的部屬雖然打輸了,長安不得不被東海王收入手中,但大家心裏並不是很服氣,長安一帶的豪族士紳也不服東海王,更不要說一直身陷混亂和多重捐稅壓迫下的百姓了。

所以,長安依舊是遊離在東海王的勢力之外,至少在這裏,他不能說殺了誰就殺了誰。

傅祗帶著密旨到達長安,長安的士族豪富皆認,加上傅祗有美名,不少人還是服氣的,何況,他的兒子和兒媳也在此處。

他的兒媳還是晉室公主。

夫妻二人出面,為傅祗聚攏了不少錢財糧草,借著這些錢財糧草,傅祗開始招收兵馬。

而此時,趙含章他們也趕到了陳縣外。

何刺史舊傷復發,加上這段時間戰事激烈,茍晞做壁上觀,援軍退去,全身的重擔哐的一下壓在了他身上,因此他現在又病又傷,趙含章看見他時,差點兒認不出他來。

整個人老了十歲都不止,眼底青黑,頭發花白,臉色憔悴,身上的衣裳空蕩蕩的,趙含章有種他下一刻就要駕鶴西去的感覺。

她沈默了一下,連忙快步上前拜見,何刺史見她果然帶著來,也連忙將軍中的將帥都叫來,親自迎出門來。

兩廂見面,全都淚眼汪汪,何刺史:「含章,你終於來了!」

趙含章:「下官來遲,竟致使君如此憔悴,含章慚愧。」

兩邊的將帥靜靜地站著看倆人表演,好在他們也不是非常的黏糊,等灑下三滴淚,何刺史就請趙含章入內敘話。

趙含章留下大軍,只帶了傅庭涵、趙駒和孫令蕙三人進去,嗯,聽荷隨侍左右。

進了前廳,何刺史請趙含章在下首落座,其他將帥皆在她之下。

趙含章目光掃過屋裏的人,發現一個眼熟的人也沒有,也就是說,其他君的郡守和縣令沒來。

趙含章便問道:「不知前線情況如何,這次有多少兵馬來援?」

何刺史滿心憂慮,思及自己的身體,也不隱瞞,「我們打退了匈奴大軍三次的進攻,援軍……目前只有你汝南郡來人了。」

趙含章皺眉,「其他郡縣還未來人嗎?」

何刺史嘆息道:「是,只怕他們是不會來了。」

趙含章抿嘴,「陳縣若破,匈奴進豫州猶入無人之境,難道他們的郡縣就可以幸免嗎?」

何刺史沒說話。

危機是有了,但手中握有兵權之人,大不了他們放棄郡縣,帶兵離開豫州就是。

主要是利益不夠。

說起來尷尬,之前灈陽被圍,何刺史指揮不動各郡縣,便放出消息說他重傷不治就要死了,各郡縣誰先趕到灈陽救他,誰就是下一任刺史……

但過後,何刺史雖然是受傷了,卻活得活蹦亂跳的,一點兒也沒有死後讓賢的意思,

所以這一次就沒人相信何刺史了。

可這一次,他是真的要死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