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罵人

追是不可能追回來的,別說他們之間差了近一個白天的功夫,就說以趙程的固執,誰能把人追回來?

趙瑚親自出面都辦不到的事,更不要說下人們了。

但管家還是派人出去追,不說做做樣子,給趙程送些東西去才好呀。

結果人才出去,各家都有人哭上門來,管家一問才知道,「老太爺,郎君不僅把小郎君帶走了,還帶走了族裏好幾個子弟,還有學堂裏的學生。」

「現在各家都找上門來,老太爺,您,您要不要躲一躲?」

趙瑚目瞪口呆,反應過來後暴怒,「躲什麼躲,趙東呢,我們找趙東去!」

趙瑚是會躲的人嗎?

那當然不是了。

趙氏宗族裏渾的人不少,但老一輩裏最渾的一定是趙瑚,他直接出門,領上門外想要找他要兒子孫子的人家一起,直接打入趙東家,差點兒把人家給砸了。

最後還是趙銘攙著他老爹過來才平息這次沖突。

趙淞看著被砸了前廳的趙東家,氣得指著趙瑚的鼻子大罵,「你要幹什麼,造反嗎?」

「趙程是什麼脾氣你不知道嗎?誰能做他的主?你要撒氣回自個家裏撒去!」又說跟著趙瑚胡鬧的那些人家,「孩子們都大了,他們要做什麼自有他們自己的主意,如今這世道,縮在家裏才是死路一條,出去闖一闖,奔一奔,說不定還有一番前程,你們還能一直把孩子當奶娃娃一樣拘在家裏不成?」

眾家長低下頭去。

趙銘這才開口,「三娘都能領兵作戰,他們都還是三娘的兄弟,為何不能上戰場?」

他道:「被他們帶走的學生,年紀最長的十三歲,最小的也才九歲而已,相比之下,族中子弟年紀更長,學識更豐,諸位有什麼可抱怨的?」

趙瑚不服氣,和趙東一樣口不擇言,「話說得好聽,怎麼不見你去?你躲在族中,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趙銘和趙程可不一樣,他會被激得也甩袖就走嗎?

他目光清冷的落在趙瑚身上,正要說話,他邊上的爹已經暴跳如雷,指著趙瑚就罵:「他怎麼就是躲在族中了?你以為他樂意留在家裏管你們這些狗屁倒竈的事兒!他可是定為中上品的士,若不是為了宗族,他早出仕去了!」

「整日裏就是你給他找麻煩,這一年裏,族裏的人和佃戶長工告了你多少次?你還想把他激走,他一走,你是不是就可以反了天了?」趙淞特別憤怒,「現今是什麼時候了,匈奴人就陳兵豫州邊上,一個兩個都不管事,不是跑了就是做壁上觀,我告訴你們,你們最好祈禱三娘能擋住匈奴大軍,不然族裏有一個算一個,全給我戰死在西平!」

趙銘不由扶住他,「阿父!」

「你閉嘴,」趙淞無差別攻擊,指著他罵道:「你也是個不孝的東西,想讓我南遷,除非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族人皆靜,縮著腦袋不敢吭聲了。

趙瑚也安靜了下來,趙淞惡狠狠地瞪了他和趙銘一眼後轉身便走。

等趙淞走遠了,大家這才圍上趙銘,七口八嘴的問道:「銘族兄,我們要南遷?」

「情況已經如此危急了嗎?」

「朝廷在做什麼,不是說有援軍去救洛陽,為何不將匈奴軍一鼓作氣的趕出去?」

趙銘由著他們問,等他們問完了才開口一一回答問題。

南遷是族長的提議,若不到萬分艱難的時候,趙仲輿是不會提出整個宗族南遷的,他是族長,他要對整個宗族負責的。

一聽說是趙仲輿的提議,大家都灰下心來,知道事情已經危急成這樣,對自家兒孫招呼都不打便跑去前線一點兒意見也沒有了。

生死存亡之際,已經不是計較一人生死的時候了。

有人沈默,也有人和趙淞一樣,含著淚道:「我不走,便是死,我也要死在西平!」

「三娘智謀勇敢,或許可以擋住匈奴。」

「再智謀勇敢,她也才十五歲,那可是匈奴大軍,有騎兵的,連東海王都拿他們無法。」

「東海王,嗤,跟東海王有什麼可比的?大晉成了這樣,不就是他們這些人害的?」

「朝廷的人腦袋都進黃湯了嗎?豫州若破,他們能得什麼好?」

趙銘由著他們罵,因為他也是這麼想的,不過他是雅士,不想口出臟話,但聽見人罵還是舒爽的。

而此時,便是涵養如傅祗,佛性如趙仲輿也忍不住在朝堂上對東海王口吐芬芳!

傅祗看不得豫州陷入戰亂,聲嘶力竭的和東海王道:「豫州若破,則大晉危矣!」

他忍不住道:「東海王,您動一動腦筋吧!」

東海王穩穩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的和皇帝道:「陛下,傅中書說得對,還請陛下下令讓茍晞出兵援助豫州。」

豫州是趙仲輿的故鄉,他的宗族都在豫州內,自然也不能坐視不管,他直言問道:「茍晞自然要出兵援助豫州,但僅憑他之力是不夠的,王爺呢,王爺手中尚有二十萬大軍,還請王爺出兵豫州,通力將匈奴劉氏趕出中原。」

同樣家族在豫州的官員紛紛出列,躬身要求道:「請東海王出兵豫州。」

東海王能被他們逼迫嗎?

那當然是不行的,他直接起身,甩袖就走,「保衛洛陽一戰,我損失巨大,將士們傷的傷,亡的亡,他們總要休養生息,哪裏還能出戰?」

他道:「此事找茍晞去。」

說完就走。

傅祗氣了個倒仰,轉頭去找王衍,卻見他正坐在席上閉目養神,氣得一把上前拽住他,「夷甫,你既是司空,又是司徒,你說,豫州之困何解?」

王衍微微皺眉,將袖子扯回來道:「既是豫州之困,自然要問豫州刺史了。」

傅祗:……

坐在上位的皇帝幽幽嘆息一聲,知道找王衍是沒用的,他直接叫住傅祗,道:「傅中書,豫州危急,便由你去援救吧。」

眾臣瞪大了眼睛,傅祗也楞了一下,他倒是想去,但他沒人啊,怎麼去救?

皇帝已經直接道:「加封傅祗為大將軍,出兵援救豫州。」

至於兵從哪裏來,自然是現招了,皇帝讓傅祗去長安雍州等地招兵。

傅祗頓了一下後應下,也好,總比在朝上發脾氣罵人來得強,好歹有了點兒力量。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