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勸人被反勸

在傅庭涵的調配下,第二天一早,午山那邊的新軍備便送了過來,趙含章將其配給兩隊精兵,其余士兵用的還是以前的軍備。

趙含章拿上佩劍便大踏步往外走,趙二郎一身盔甲的跟著她屁股後面,王氏一臉憂愁的站在大門裏送他們,看到倆人過來,她扯了扯嘴角,勉強笑道:「你們一定要平安歸來。」

趙含章應下,趙二郎把胸口拍得哐哐響,「阿娘放心,我一定保護好阿姐。」

王氏溫柔的摸了摸他的盔上的紅纓,「要好好聽你阿姐的話。」

趙二郎第一次被母親如此溫柔的對待,一時有些沈醉,他狠狠地點頭,頭盔就撞在他娘的手背上,一下就紅了。

王氏不動聲色的收回手,只是傷感也消了不少,她道:「去吧,我在家中等你們回來。」

傅庭涵早一步在軍中,了,看到倆人過來便點了點頭,「趙駒去點兵了。」

西平縣內外的部曲,她只留下兩百人,其余人全都要與她出征。

好在這時候秋收已經結束,他們離開不影響秋收,但再過不久就是種冬小麥的季節。

趙含章只要想到可能無人耕作的田地就憂愁,所以她叮囑常寧:「我走了以後,你們還是要收攏流民,盡量將冬小麥種下,不能荒廢了田地。」

常寧應下。

趙含章:「人力有盡時,還是應該多養牲畜,以畜力代人力。」

常寧躬身道:「下官會讓人留意牛馬騾子,盡量多養。」

趙含章頷首。

趙駒點好兵馬,趙含章便騎馬來到軍前,看著軍容整肅的大軍高聲道:「此一去不僅是為了保護豫州,更是為了保我汝南郡,保護我們的父母家人!」

「大家都經歷過亂軍肆虐,甚至不少人的家人都是死在亂軍搶掠之中,這一年來,我汝南郡百姓安居樂業,而現在有人要壞了我們的和平,要讓我們重新陷入戰亂之中,將士們肯答應嗎?」

安靜的大軍立即爆發出怒吼,大聲回道:「不答應!不答應!不答應!」

「好!那我們便出發陳縣,將這些亂臣賊子擋在陳縣之外!」

全軍大吼三聲應下,趙含章一踢馬肚子,沈聲發令:「出發!」

旁邊的令兵立即吹響獸角,指令全軍出發。

趙銘在縣城之中聽到這聲悲遠的號角音,起身走到了窗邊,遠遠的望著城門方向。

趙程走到他身側,「兄既放不下,為何不去送她一程?」

趙銘道:「此一去也不知是生是死,她把二郎都給帶上了。」

趙銘面無表情的道:「是我小看了她。」

趙程卻很欣慰,「不愧是治之的女兒。」

他看了一眼趙銘道:「兄心懷宗族,而她心懷天下,這並沒有沖突。」

趙銘當然知道,不然他也不會把王臬和謝時倆人送到她身邊了。

倆人正對著窗戶感懷,外面突然一陣喧鬧,長青小跑著進來,氣喘籲籲地稟道:「郎君,東老爺過來了,管家正在前面攔著呢。」

趙程疑惑,「來就來了,攔著他做什麼?」

長青看了眼面無表情的郎君,聲音低了八度,「三娘將雲欣女郎派出去招兵了,這次打仗還帶著孫家的表小姐,聽說寬小郎君也要領兵去陳縣……」

趙程皺眉,「既做了朝廷命官,自然要聽上官號令,這有什麼可鬧的?」

趙銘一臉嚴肅的點頭,和趙程道:「你去見見趙東吧,我看他這幾年管理庶務,把從前讀的書都塞到狗肚子裏去了。」

趙程擡腳就往外走,不多會兒外面就傳來他訓斥人的聲音。

雖然趙東比趙程年紀大,但對這位族弟,趙東還真有些怕,最主要是,趙寬是趙程的學生……

趙程臉色沈肅,「三娘都能領兵出征,寬兒和雲欣怎麼就不能去招兵了?他們既做了朝廷命官,那就得盡朝廷命官應盡的職責,不然趁早辭官,將位置讓給別人。」

說到這裏,趙程臉色更加不好,訓斥道:「休要做王衍之流,我趙氏要是出這樣的子孫,我必將他逐出族外!」

趙東快哭了,跺腳道:「可程弟,戰場上刀劍無眼,寬兒也就算了,雲欣可是個女郎啊!」

「三娘不也是女郎嗎?」

「誰能跟她比?她殺人如切瓜,我們家雲欣卻是連一只雞都沒殺過的。」

趙程不高興了,「誰還是天生就會殺人的嗎?難道先前三娘不是如雲欣一樣的千金之軀,同樣不知殺雞殺魚嗎?」

「這,這……哎呀,你沒女兒,我跟你說不著。」

趙程卻甩袖道:「分明是你無理取鬧,快回家去,休要在這兒擾銘族兄清凈。」

「雲欣和寬兒若是在戰場上出事怎麼辦?」

趙程臉色一沈,一臉肅穆道:「那宗族會將他們記在族譜上,為他們立傳做祭!」

他道:「如今亂世,死的人還少嗎?和他們一起上戰場的人那麼多,死的又不止他們兩個,別人死得,他們死不得嗎?」

趙東張大了嘴巴,氣得口不擇言,「你,你,程弟,你別以為你是寬兒的老師我便不敢說,這是事情沒落到你身上,若是落到你身上……」

「你說的沒錯,」趙程擡頭看了一下天空,長嘆一聲道:「是我糊塗了,如此緊要時刻,我留在族裏能做什麼呢?」

他擡腳就往外走,和自己的長隨道:「回去收拾東西,我們去追三娘。」

這一下,趙東是徹底的瞠目結舌了。

跟著趙東來的管家也嚇呆了,雙腿一軟跪在地上,一把抱住他的腿道:「老爺,快去攔住程郎君啊,他要是走了,七老太爺非把咱家砸了不可。」

趙東醒過神來,立即去追趙程,「程弟,程弟,我與你玩笑的,你莫要當真啊……」

然而趙程要是能被人勸住,那就不是趙程了,不管趙東是哭是求還是耍橫,都沒能把人留下來。

等七叔祖從外面收租子回來,得知兒子帶上孫子去追趙含章,也要上戰場保護豫州後,身體一軟,眼前一黑,差點兒摔倒在地。

其實也摔了,不過左右下人眼疾手快將人扶住了而已。

趙瑚被掐著人中回神,他精神了一點兒,抖著手指道:「快,快去把人給我追回來。」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