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信任

王臬和謝時從小習劍,雖然沒有很精通,但看著年紀比他們小,身量也比他們小的趙含章,他們自覺還是可以贏過的,直到他們真的和趙含章動起手來。

他們是世家公子,目前為止,習劍還只是習劍,並沒有見過血,更不要說殺人了。

而趙含章是殺過人,上過戰場的,劍一出鞘便不一樣了,更別提她這一年多來苦練劍法和槍法,又有以前習武和打架的經驗在,比沒見過血的倆人可強太多了。

趙含章堅信,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所以她的劍法便以快為主,而在她有意的學習下,本就以快為特點的劍法在她的手中更快了。

這套劍法是趙銘特意為她尋來的快劍法,是君子劍,只不過趙含章打算用在戰場上,所以在學會以後就調整了一下,以做殺人之用。

劍劍在取人性命,便是有緩和的招式,那也是為了更好的使出下一招必殺技。

趙含章出劍迅捷,謝時拔劍後只來得及看見劍刺過來的寒芒,他下意識的一擋,劍和劍碰撞在一起發出清脆的聲音,未等他反應過來,趙含章已經變招,快速的回劍後刺向他的右胸,謝時脊背一寒,同時感受到劍尖點在他胸口上的刺痛……

謝時臉色一變,不再回守,而是變守為攻,也沖趙含章出招。

趙含章微微一笑,回劍格擋,謝時信心大增,想要更快速的進攻,而就在他變招的空隙,趙含章手中的劍如遊龍般從他防守的間隙裏直刺他的脖子……

劍尖堪堪在他的脖子前停下,趙含章收回劍,抱拳道:「承讓!」

謝時卻是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胸,那裏被刺出一個口子,卻未曾見血,可見她控製住了力道。

對力的控製如此精妙,可見她的劍法不弱,若是生死之戰,他會死得更快。

謝時正色起來,抱拳回禮,「趙郡丞手下留情了。」

趙含章微微一笑,沖他微微頷首,並沒有否認這一點兒。

她歪頭看向王臬,「王郎君來要一場嗎?」

王臬:……他都打不過謝時,而謝時只在她手底下走過幾招而已,他再打還有什麼意義呢?

王臬拒絕了。

謝時便道:「趙郡丞,謝某字子辰。」

王臬也抱拳道:「在下字準之。」

趙含章嘴角輕挑,很幹脆的請他們前廳說話。

聽荷給他們奉茶。

趙含章別的都不問,就問道:「兩位覺得這一場仗該怎麼打?」

謝時和王臬對視一眼,謝時便問道:「趙郡丞可出兵多少?」

「一萬而已。」

謝時就皺眉,「太少了。」

趙含章感嘆道:「事發突然,我手中兵馬不多,這一萬人還要從各縣駐軍中抽取,除此外就是現招了。」

王臬道:「以趙郡丞現在汝南郡的威望,招兵並不困難,郡丞可想過招兵幾何?」

趙含章當然想過,但她治軍的思想是貴精不貴多,現招的士兵拉到戰場對上身經百戰的匈奴兵,基本是當沙包用,給他們送人頭的。

每一個人在她這裏都很珍貴,所以她道:「我只打算再招三萬人。」

謝時和王臬同時皺眉,覺得太少了。

趙含章道:「何刺史手中此時有八萬人,而茍刺史更是陳兵二十萬在側。」

王臬心中一動,「趙郡丞想請茍晞出手?」

謝時臉色臭臭的,「只怕不容易,他和東海王鬥得正狠,哪肯在這時候消磨兵力?」

趙含章便看向王臬,「若王司徒肯出面,此事應該能成。」

王臬:……他就是個旁支,跟王衍一點兒也不熟,最要緊的是,他就是熟,以他的能耐也說服不了王衍啊。

謝時瞥了他一眼,和趙含章道:「茍晞好名,趙郡丞不如從這方面入手。」

趙含章若有所思起來,笑著點了點頭,提起招兵的事,「我想將平輿和新蔡招兵的事交予二位,不知二位可能助我一臂之力?」

謝時和王臬一怔,沒想到他們一來趙含章就把這麼重要的事交給他們。

趙含章特別真誠,不僅手書一封給平輿和新蔡的官員,讓他們協助謝時和王臬招兵,還讓範穎和趙雲欣跟著他們。

趙含章先介紹範穎,「這是我郡守府戶房的記室,才能傑出,可助二位招兵買馬。」

「趙雲欣是我族妹,也是我身邊的主記掾,二位但有所需,可與她說。」

謝時和王臬也都不是扭捏之人,趙含章既然如此看重他們,他們自然不磨嘰,立即接了東西,直接道:「我們明日就去平輿和新蔡。」

倆人看向站在一旁的範穎,很擔心她能不能跟上,畢竟是女子。

範穎卻很激動,臉色薄紅的和趙含章道:「女郎放心,我必不負女郎所托。」

從剛才看趙含章和謝時切磋她就滿心激動,此時更是恨不得為趙含章肝腦塗地,別說讓她去平輿和新蔡招兵買馬,就是讓她上前線也行啊。

她自告奮勇,「我這就去找雲欣回去收拾東西,明日一早啟程。」

趙含章笑著應下。

因為要出兵,趙雲欣和孫令蕙也忙碌,此時天已經完全黑了,但她們也沒下衙,正在和眾官吏一起做事。

範穎過來拉她,她從公文上擡起頭時還有點兒懵,問道:「何事?」

「女郎讓我們二人隨謝時王臬去平輿新蔡招兵。」

作為趙含章的秘書之一,趙雲欣當然知道謝時和王臬是誰,她楞楞,「不是說要考試嗎?」

一旁的孫令蕙頭也不擡的道:「上午銘舅舅來找郡丞,郡丞答應見他們了,不過隨後便有軍情來報,汝南郡要出兵,招賢考應該考不了了。」

趙含章卻打算如期執行,將此事拜托給汲淵,「這場仗不知打到何時,不能因為前線就荒廢了後方,所以招賢考還是繼續,糧草一事也托付給先生了。」

汲淵一口應下,道:「今日下午,西平和上蔡的糧草已經清點出來,第一批糧草已經出發,女郎只管往陳縣去,糧草暫時不用擔憂。」

趙含章很是滿意,她就知道汲淵能幹,這事兒交給他沒問題。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