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投奔

「沒錯,打仗是正經事,你們去吧!」有女郎高聲應和道:「若讓匈奴打下來,我們有一個算一個,全都要活不成了,所以你們一定要把人攔在外面呀。」

眾人情緒更高,向常寧逼近了兩分,紛紛叫囔道:「縣君,收了我們吧,我們不懼生死!」

「收了我們吧,我們願隨女郎上戰場!」

縣衙門口聚集的人越來越多,常寧額頭冒汗,不得不回頭和衙役道:「快去請郡丞。」

趙含章調兵的命令已經都下達,她此時正和傅庭涵清點軍備,聽到縣衙外面的喧鬧聲,只是側頭聽了一下便不放在心上,都是要求請戰的聲音,常寧應該可以解決。

只是沒想到衙役很快跑來找她,「郡丞,圍著縣衙的人越來越多了,都是嚷著要從軍的。」

趙含章怔了一下,問道:「很多嗎?公告才貼出去不久……」

「非常的多,還有人聽了消息正趕來呢,天要黑了,縣君憂慮人群再不散就要出大事了。」

趙含章想了想,讓衙役點燃火把出去。

趙含章對傅庭涵點了點頭,轉身便要走。

傅庭涵想了想,放下賬目道:「我和你一起去。」

如今正是關鍵,他也怕出事,聽外面的聲響動靜不小。

兩班衙役舉著火把從縣衙裏跑出來,分成兩路將聚在縣衙門口不願離去的百姓照清楚,趙含章和傅庭涵從大門內出來。

混在人群中的王臬和謝時一擡頭便看到了她。

很年輕的一個小姑娘,身邊跟著一個很年輕的俊俏郎君,只怕誰也沒想到汝南郡的實際掌權人竟如此年輕,而現在,她甚至能影響到豫州的存亡,甚至是大晉的存亡。

趙含章嘴角含笑的看著底下的人,常寧看到她立即躬身退到一旁,行禮叫道:「郡丞!」

趙含章微微頷首,擡手壓住叫著要從軍的眾人道:「我在縣衙裏已經聽到伱們的呼聲,也知你們的心意。」

她直接頷首道:「我接受你們從軍,汝南郡是大家的汝南郡,豫州也是大家的豫州,生死存亡之際,沒有誰可以獨善其身,只是,我也有幾個條件。」

她道:「從軍之人,獨子不入!」

底下的人立即鼓噪起來,不太甘願道:「女郎,我雖是獨子,但也要守衛父母呀。」

趙含章壓了壓手道:「這只是第一次出兵,若我們擋不住,自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更多次……」

眾人一聽,沈默下來。

「若真到如此境地,也顧不得什麼獨子不獨子了,怕是連老弱婦孺都要上戰場,」趙含章沈聲道:「不讓你們去,並不是你們便無事可做,將士們在前線需要糧草,天就要冷了,還需要被褥厚衣,更需要軍備,這些都需要留在後方的你們來做,其功不比上前線的小。」

趙含章擡手,沖眾人深深一揖道:「你們將性命交托於我們,我們便也將性命交托給你們,諸位,拜托了!」

百姓慌忙回禮,有人直接跪在地上給趙含章磕了一個頭,身邊的人見了,紛紛跪下,縣衙門前瞬間跪了一地……

王臬和謝時站在其中,一下便顯出來,傅庭涵的目光便落在了他們身上。

趙含章直起腰來也看到了倆人,她不知道他們是誰,但看氣度便也知不一般,她沖倆人微微頷首,對眾人道:「招兵之事由常縣君負責,明日才開始,所以你們明日再來吧。」

「女郎,你們明日就要走了嗎?」

趙含章點頭。

大家頓時淚眼朦朧,尤其是女郎們,紛紛落淚,「您一定要平安歸來呀。」

「女郎保重!」

趙含章沖眾人點點頭,將候在身後的範穎招來,指了一下謝時倆人便轉身回縣衙。

範穎躬身等趙含章進縣衙後才下去找王臬和謝時,「二位郎君,我們郡丞有請。」

倆人對視一眼,對範穎微微頷首便跟著她走。

見他們出去牽來兩匹好馬,身後還帶著隨從,範穎並無異色,直接領著他們往縣衙側院去。

倒是王臬看了她幾眼,覺得她氣度不似一般婢女,便問道:「你是趙郡丞上身邊的人?」

範女郎聽他這麼問,心裏隱隱高興,擡著下巴回道:「不錯。」

但她這高昂著下巴的樣子卻讓王臬確定了,她不是婢女!

果然,迎面走來的吏員停下腳步,和範穎點了點頭,「範記室。」

範穎沖對方點點頭,直接領著謝時和王臬去側院見趙含章。

趙含章正在院子裏和傅庭涵說話,聽見聲音回過頭來。

趙含章露出淺笑,沖倆人微微點頭,「兩位是?」

王臬和謝時道:「在下王臬。」

「在下謝時。」

趙含章面露驚訝,上下打量了他們片刻後頷首笑道:「原來是兩位郎君。」

她歉意道:「我收到了你們的帖子,銘伯父也和我提過你們,本來明日要去拜訪二位的,誰知竟不湊巧。」

謝時道:「與匈奴對戰是大事,我們來此便是投奔趙郡丞的,不用你去見了。」

趙含章挑眉,問道:「兩位要與我上戰場?」

王臬看出她的懷疑,手握佩劍道:「趙郡丞要試一試嗎?」

趙含章躍躍欲試,不由看向一旁的傅庭涵。

傅庭涵就明白了,道:「我去庫房清點,你去吧。」

趙含章便和王臬謝時道:「那去前院,那邊院子寬大,來人,將我的……」

趙含章見他們拿的是劍,便改口道:「將我的劍取來。」

聽荷應了一聲,轉身下去取劍。

傅庭涵並不擔心他們的切磋,他又那麼忙,所以沒有看,而是直接去庫房裏清點軍備,然後給午山那邊下達生產任務。

趙含章等劍的過程中,問倆人,「你們為何來投奔我?王郎君是王氏中人,不該去找王司徒嗎?」

王臬還沒說話,謝時已經哼道:「道不同。」

趙含章嘴角翹了翹,問道:「兩位覺得我們此次出兵援助陳縣,有多大的成功性?」

王臬和謝時都沒有說話,他們對趙含章的了解皆來自於流傳,並不知她真實的實力如何。

但僅看她剛才的處理方法,和現在對待他們的態度,倆人思慮片刻後道:「有五成吧。」

趙含章訝異,「兩位竟如此看得起我?」

「本來只有三成的,但若是趙郡丞領兵,應該有五成。」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