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請戰

趙銘看著她半天說不出話來,趙含章也不勉強他,自己慢悠悠的將杯中酒喝光,起身和他行禮道:「我知道伯父是個心軟之人,我阿娘就拜托您了。」

這一次趙銘沒有再出言反對。

趙含章起身離開,亭子裏只剩下趙銘一人了,他轉著手中的酒杯許久,最後還是一仰脖子將酒飲盡,這才丟下酒杯起身離開。

王臬和謝時正在塢堡裏等著聽好消息,誰知道趙銘回來後就連續不斷的見人,等想起他們來時已是傍晚,他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只能去和倆人道:「含章倒是想見二位,只是事不湊巧,明日她要出兵陳縣,所以不能見二位了。」

王臬和謝時大驚,「出兵陳縣?陳縣出事了?」

王臬不知想到了什麼,臉色瞬間難看,「難道東海王和茍晞退兵了?」

趙銘贊許的看了他一眼,一臉憂慮,「東海王已經退兵,茍晞怠戰,雖未退,但也和退差不多了,其他各路援軍見狀紛紛退去,如今只有豫州兵馬還在抵抗。」

謝時忍不住一拍桌子,「簡直鼠目寸光,難道只有洛陽是大晉的,豫州不是嗎?」

豫州可是九州中心之地,一旦失去,大晉離亡也不遠了。

王臬只是略一思索就摸透了他們的想法,咬牙道:「東海王這是逼茍晞出兵保豫州,他若在此戰中兩敗俱傷,東海王便可坐收漁翁之利。」

「但東海王都能想到的事情,茍晞會想不到嗎?」王臬道:「茍晞顯然知道,一邊真心放不下豫州,一邊又不願如東海王的願,所以怠戰,做壁上觀。」

王臬臉色臭臭,「其他援軍見倆人鬥成這樣,自然也不願為豫州拼命。」

所以現在能為豫州拼命的人,只能是豫州人,還有天下那些未曾泯滅良心的俠義之士。

謝時氣得原地轉圈圈,最後罵道:「朝中這麼多大臣竟放任東海王如此任性妄為,不諫不阻,實為祿蠹!」

他扭頭和王臬道:「王夷甫實為誤國之人。」

夷甫是王衍的字,顯然,這一位沒有顧及和王臬的友誼。

王臬不高興了,抿著嘴角道:「你不去說罪魁東海王,罵王族兄有何用?」

「他作為司空和司徒,放任東海王與茍晞相爭,毫無作為,這不是誤國是什麼?」

「東海王權勢深重,他哪裏能做東海王的主?」

謝時一臉嚴肅的道:「他不是東海王的司空司徒,他是大晉的司空司徒!」

王臬立時不說話了。

趙銘由著倆人爭吵,坐在一旁慢悠悠的喝酒,等他們吵完了才道:「明日含章便要出兵,今日她既要調兵遣將,又要清點糧草,實在抽不出時間來見兩位。」

謝時想了想後轉身就走,「我去隨軍。」

說走就走,謝時回屋去取行李和佩劍,王臬也走,「我與你一起。」

趙銘等他們走出去老遠才放下酒杯追出去,也不攔他們,而是道:「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走。」

謝時和王臬卻是急性子,一刻也等不得了,拎了包袱就走。

趙銘只能把倆人送到塢堡大門外,與他們鄭重的道:「保重!」

謝時和王臬握了握拳便上馬帶著隨從離開。

等他們趕到縣城時,城門正要關門,倆人趕著即將要關閉的城門進城。

守城的士兵只是掃了他們一眼便不在意的繼續關門,最近因為招賢令而趕來的人不少,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所以他們並不稀奇,甚至還好心的給他們指了一下路,「順著大道直直往下就是縣衙,現在衙門已經關了,你們要住店可以在縣衙附近找客棧,都安全得很。」

王臬和謝時:……前天他們進城時他們也這麼說過,這是已經忘記他們了。

倆人牽著馬就往縣衙方向去,天色將暗,但奇怪的是縣衙那兒卻圍了不少人。

本來是想直接去找趙含章的倆人也停住腳步,跟著上前看。

倆人長得高,加之華服佩劍,手上還牽著馬,身後跟著隨從,大家下意識的給他們讓開路。

倆人很順利的走到了布告墻前,上面是縣衙前不久貼出來的公告,趙含章親筆所寫。

東海王、茍晞和何刺史等各路援軍合力才把匈奴軍打退,趙含章不覺得自己這點兒兵力能比得過東海王和茍晞。

所以她需要更多的人。

貼這個公告,一是為了招兵,二則是為了安撫民心。

民心和戰意很重要,胸中的一股氣可以讓將士們不畏生死,所向披靡!

所以趙含章親自執筆寫了這一封公告,並下令讓公告傳至各縣。

她並沒有替朝廷遮羞,直言東海王退兵之事,言明,現在豫州已是生死存亡之際,天下雖有勇義之人在幫助他們,但更多的要靠他們自己!

他們的父母妻兒兄弟姐妹都在豫州,容不得他們退卻,所以他們必須守住陳縣,將匈奴大軍攔在豫州之外。

文是白話文,凡是識字之人都能讀明白,凡是聽讀之人也都能聽明白,過來圍觀的百姓議論紛紛,胸中升起一股豪氣,有人大聲道:「我願隨女郎去抵擋匈奴!」

立即有人應和道:「我也願往!」

「算我一個!」

「我也去!」

眾人情緒高昂,直接就往縣衙去請命。

王臬和謝時站在公告墻前,胸中也燃起一股豪情,倆人互相對視一眼,便也不走後門了,直接跟著人群往縣衙門前去。

常寧不得不親自出面安撫眾人,「郡丞已經收到伱們的心意,但從軍是大事,不該沖動之下做出選擇,那公告上還說要你們在後方好好耕作,為前線將士準備好糧草軍備呢。」

「那也太娘們唧唧了,好男兒就該上戰場殺敵!」

「沒錯,播種還有家中的娘子呢,她們也都能做的!」

「那紡織做軍服一類的事更是娘子們的事,我們留下無用,還是跟著女郎上戰場殺敵吧!」

一群女郎聽到消息從各個街頭巷尾趕來,聽到男人們的叫聲,立即高聲道:「不錯,縣君讓他們去吧,家中有我們呢,我們可以奉養舅姑,撫養孩子,耕地播種紡織我們都可以,家中人少的也不必憂慮,鄰裏鄉親會幫忙的!」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