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出兵

倆人年紀都比趙銘要小,但有些名氣,最主要的是他們的家族在這會兒還算龐大,世家相交,看的並不是年齡。

王臬樂哈哈的道:「我們出來得匆忙,離下個月十五還有段時間,這段時間就只能勞煩子念兄了,我們可沒有帶多少銀錢啊。」

趙銘淺笑道:「你們只管住,別說住到下個月十五,便是住到明年今日的也可以,能得兩位來做客,我趙家蓬蓽生輝。」

王臬和謝時笑瞇瞇的應下,他們和趙銘其實不熟,但神交已久,幾句話的功夫就熟悉了,王臬就直接問道:「外面有傳言,說汝南郡實際掌握在子念手中,不知這是真是假?」

趙銘:……

他忍下要出口的粗話,一臉正直的否認,「不是。」

倆人也不知信沒信,反正很認真的看了他一會兒後頷首,「那就是趙含章了,你們趙氏人才濟濟啊,一個女郎,不到兩年的時間便從一個孤女做到了郡丞。」

趙銘垂下眼眸沒說話,只要你膽子夠大,你也可以,甚至能做得更大、更快。

這樣的亂世,只要拿得出錢糧,振臂一呼,多的是跟隨之人,有了人,朝廷就算是為了安撫,封侯拜官都可以。

最主要的是,他們有沒有這個膽子?

平民中偶有這樣的人才出現,因為他們光腳不怕穿鞋的,已經沒有可失去的東西,所以能豁得出去。

相反,世家貴族做這些事反而要顧慮眾多。

趙含章……

趙銘此時已經不去猜測她是怎麼想的了,反正她膽子夠大是真的。

王臬表達了自己的願望,「還真好奇她是個怎樣的人,子念兄可能引薦?」

趙銘不知趙含章剛拒絕了他們,想了想後點頭應下,「我問問她。」

王臬挑眉,和謝時對視一眼,沒有直接應下,看來,趙含章的獨立性很強啊,還真不受趙銘和趙氏宗族控製。

趙銘出面,王臬和謝時都不覺得再見趙含章有困難,趙銘也不覺得會有,這點面子他還是有的。

趙含章也的確沒讓趙銘為難,他一提,趙含章就一口應下了,但最後他們也沒見成。

因為趙銘還沒來得及出縣衙,五騎便呼喝著沖進縣城,大叫著緊急軍報,一路從城門快馬奔到縣衙門口。

送趙銘出來的趙含章眼睛微瞇,站在臺階上等著。

馬上的人跳下來,目光一掃,直接略過趙銘沖向趙含章。

秋武一見,上前一步,手搭在刀鞘上呈戒備之勢,他上了兩個臺階,並沒有下跪,但對趙含章很恭敬,長揖道:「趙郡丞,何刺史有令,豫州危急,著各郡援兵。」

趙含章有種果然如此的感覺,沈靜地問道:「匈奴軍進攻豫州了?」

於盛楞了一下後道:「是,匈奴大軍壓境,陳縣危急,豫州危急!」

趙含章問:「東海王和朝廷的大軍呢?茍刺史的大軍呢?還有洛陽的援軍呢?」

很好,每一個問題都問在了關鍵。

於盛終於明白何刺史為何最終選擇趙含章了。

他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趙銘,垂下眼眸道:「趙郡丞,何刺史有密信與您。」

趙含章便也扭頭看了趙銘一眼,見他面色平靜的站著,便對於盛點了點頭,側身道:「使者請吧。」

趙含章和趙銘笑道:「銘伯父,庭涵正在後院,我讓人給您和他沏壺好茶。」

趙銘一臉嫌棄的道:「我不愛吃你們家的茶,讓人送一壇酒來。」

趙含章沒有拒絕,不過除了酒外,她還是讓人給送了一壺茶去,傅庭涵可不會工作的時候喝酒。

等趙銘去了後院,趙含章這才大踏步去見使者。

於盛是何刺史的心腹,趙含章還沒當郡丞時,汲淵就收集過他的信息,他可是很少離開何刺史身邊的。

有點兒像曾經的汲淵和趙長輿。

所以她很好奇,何刺史會給她什麼密信?

或者說,他能拿出什麼條件吸引她去救援?

這個世道,王爺不聽皇帝的,地方刺史不聽朝廷的,郡縣自然也有樣學樣,凡有本事自立的都可以不聽刺史的。

趙含章顯然就屬於這一種,她相信何刺史也心知肚明,所以要想她出兵,光靠命令是不夠的。

進了書房,於盛立即將懷中的盒子拿出來,「這是使君的誠意。」

趙含章接過,打開看到盒子裏的印章,挑了挑眉,問道:「刺史這是何意?」

於盛正色道:「趙郡丞,汝南郡歸屬豫州,您和使君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若匈奴大軍真的攻破陳縣南下,那汝南郡也難以獨存,還請趙郡丞出兵援助。」

他道:「使君如今身體不好了,連日來的奔波,加之舊傷復發,此時已經……臨行前,使君已經在安排後事,而豫州上下,使君選了又選,還是覺得趙郡丞最合適接替他。」

趙含章瞇了瞇眼,卻沒有樂昏了頭,而是道:「使者還未回答我在縣衙門口的三個問題。」

於盛頓了一下,嘆息一聲道:「東海王怯戰,匈奴大軍一退出洛陽,他便據守洛陽不出了。」

「茍晞見東海王保存實力,他便也怠戰,所以前線的情況很不好,各路援軍見狀,都紛紛退走,如今陳縣前線只有刺史一人苦苦支撐,」於盛眼含熱淚,低頭和趙含章請求道:「還請趙郡丞出兵援助使君!」

趙含章臉色沈凝的點頭,「好!」

使君大喜,忙問道:「援軍何時出發?」

「得給我時間點兵,但前線危急,我不會耽誤時間的,」趙含章道:「我會分兵兩路,明天便可讓人帶著第一路大軍出發,大後天第二路,我們可以路上匯合。」

於盛大松一口氣,連忙道:「趙郡丞大義,刺史大人定不會忘了您的恩義。」

只要他記得他的承諾就行。

趙含章轉身要下去安排,於盛想了想,還是道:「趙郡丞,此次不僅我來報信,何刺史的家小也來了,不過落在了後面。」

趙含章驚訝,「他們來是?」

於盛嘆氣道:「何刺史特特讓我送來的,讓趙郡丞看看刺史的誠意,還請趙郡丞多照顧一些何家人。」

送來給她當人質?

趙含章皺了皺眉頭,總覺得有哪裏不對。


本站網址:https://www.yuyuzhu.com


如果您發現此章節內容有誤,請在下方留言,小編看到後會及時處理,萬分感謝您的反饋